←返回
艾里奧斯村 [6237號村]
~既然搬家了那就入鄉隨俗吃鍋吧~

希望職業制實際時間制 (日: 4 分 / 夜: 3 分)[4:3]初夜的替身君村人君模式投票票數公開自動公開靈界配置闇鍋模式不使用副職業
1 2  [] [] [] [] [] [] [] [] [] []
icon 初日犧牲者
(生存中)
icon Centurion
(生存中)
icon Mad Paradox
(生存中)
icon Iblis
(生存中)
icon Nova Imperator
(生存中)
icon 毘天
(生存中)
Nova Imperator 「◆Iblis …我知道了。」
Iblis 「◆Nova Imperator 朕可是信任你才把這個工作交給你的,可別讓朕失望啊♪(看到對方的反應後滿意地拉開了距離)」
Nova Imperator 「◆Iblis 是嗎。」
Nova Imperator 「◆Iblis …!(狼耳語尾巴在肉眼可見的程度下炸了毛顯現主人的驚嚇程度,腳跟往後些微移動忍住了退步,很快得又冷靜下來看著變化的對方)」
Iblis 「◆Nova Imperator (猛地施展Altar of Evil後飄到對方面前,並和對方額頭碰額頭)不然,朕就繼續用朕的方式來。」
Nova Imperator 「◆Iblis …這我倒是不能保證,對我來說能見到"你們"的時間點也只有現在,但我會盡力。(耳朵低伏而下,表情卻沒有變化)」
Iblis 「◆Nova Imperator 這可是你說的~?朕下次見到的時候可要看到成效♪(莫名地又笑了起來)」
Nova Imperator 「◆Iblis 那是自然會做的。(狼耳在說話的同時抖了幾下)」
Iblis 「◆Nova Imperator 哼嗯──(打量了對方一會)雖然朕覺得你的說法聽起來挺有趣的,不過你怎麼不考慮一下先好好教育一下小傢伙。」
Nova Imperator 「◆Iblis 我會用我的方式阻止你的行為。」
Nova Imperator 「◆Iblis 以Centurion的狀況考慮與妳為敵的選項。(而後又低頭沉思的下)不,是我失言了。」
Iblis 「◆Nova Imperator 再看到的話,你打算怎麼樣──(任由對方將自己放下,只是微歪頭地看著)」
Nova Imperator 「◆Iblis 別再讓我看到。(嘆了口氣後放開對方,雙手往上將人從身上抱下來)」
Nova Imperator 「◆Iblis ……妳的方式不好。」
Iblis 「◆Nova Imperator (注意到對方的動作後微微挑眉)沒做什麼?小傢伙的記性有點差,所以朕稍微提醒了他一下。」
Nova Imperator 「◆Iblis !…………(皺起了眉仍沒有放開對方)」
Nova Imperator 「◆Iblis Iblis,能跟我說件事?在開始前你和Centurion在做什麼。(本在穩住對方而抓著對腳的右手收緊)」
Iblis 「◆Nova Imperator 嗯嗯,那這樣呢──(猛地以爪子握住眼前的狼耳)」
Nova Imperator 「◆Iblis ……並不會。(試著放鬆尾巴認對方把玩)」
Iblis 「◆Nova Imperator 喏呵呵♪(似乎對對方的反應很滿意,用自己的尾巴纏住對方的狼尾)吶──這樣會痛嗎?」
Nova Imperator 「◆Iblis (停頓了下)…你開心就好。」
Iblis 「◆Nova Imperator 還好──(看了看對方的反應)不過當作消遣的話還行♪」
Nova Imperator 「◆Iblis ……(感覺到碰觸,耳朵快速的抖了抖,然後伏貼下來)……好玩嗎?」
Iblis 「◆Nova Imperator 沒什麼♪(伸出爪子撓了撓狼耳)」
Nova Imperator 「◆Iblis (雖然看不到人,但眼睛還是往上看去)怎麼?」
Iblis 「◆Nova Imperator 嗯嗯──(隨意地回應對方,雙眼盯著對方的狼耳看)」
Nova Imperator 「◆Iblis (緩住對方跳上來的衝力,試著讓人坐得穩)運氣是在所難免的。」
Mad Paradox 「……不會。(看起來並不在意)」
Centurion 「上回的邱比特也好這次的暗殺者也好,怎麼都是我不擅長的領域呢?」
Iblis 「◆Nova Imperator 抱歉啦♪不過朕就只是隨便選而已──(蹦蹦跳跳得爬到對方肩上)」
Nova Imperator 「很抱歉讓各位有這樣的體驗,辛苦了。(點頭)」
遊戲結束:2018/03/17 (Sat) 23:53:18
[村人勝利] 成功根絕了人狼的血脈。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Nova Imperator的遺言
(巨大的烏鴉站在雷文死去的地方緊盯著你不放)

日落,黑暗寂靜的夜晚降臨
Nova Imperator 被表決處死
第 2 日 (第 1 回)
Centurion0 票投票給 1 票 →Nova Imperator
Mad Paradox0 票投票給 1 票 →Nova Imperator
Iblis1 票投票給 1 票 →Nova Imperator
Nova Imperator4 票投票給 1 票 →Iblis
毘天0 票投票給 1 票 →Nova Imperator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Iblis 「◆Mad Paradox 是那樣的話,你們就自己加油吧♪朕十之八九會被咬的~」
Centurion 「那就這麼辦吧。抱歉了,NI哥哥?」
Nova Imperator 「這樣的人數上,限制與發展都能夠預測,就不多浪費各位的時間了。」
Mad Paradox 「就能確定神話入狼。」
Mad Paradox 「那今天投黑單。如果沒完場……」
毘天 「人數過少也是個問題...」
Centurion 「嘛,畢竟是出乎意料的情況,也在所難免。」
Nova Imperator 「做的很好。(淺淺的笑著」
Iblis 「喏呵呵,捉迷藏什麼的,朕可是很擅長的♪」
Nova Imperator 「可惜的是,並沒有準備占單讓各位見笑了。」
Nova Imperator 「這可真是相當好的直覺呢。(笑了笑)」
Centurion 「一開始就發現了?」
Mad Paradox 「跟一張首日黑單。」
Mad Paradox 「有一個暗殺。一個神話。」
Iblis 「找到囉──♪」
Centurion 「……早上好。」
Nova Imperator 「早上好。」
Iblis 「狼躲在哪裡啊──♪
D1 ◆Nova Imperator 狼」
毘天 「各位大人,早安!」
Mad Paradox 「村人2 占卜師1 暗殺者1 人狼1 神話迷1」
日出,2 日目的早晨來臨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初日犧牲者的遺言 我不知道該說些甚麼呢……
初日犧牲者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登場職業:村人2 占卜師1 暗殺者1 人狼1 神話迷1
遊戲開始:2018/03/17 (Sat) 23:45:28
Iblis 「(在一旁坐下並用地板磨著爪子)」
Centurion 「嗯。……沒事的。」
Nova Imperator 「是嗎。(看著)」
Centurion 「◆Nova Imperator ……敬謝不敏,會弄髒的。(乾笑著婉拒了對方的手帕)謝謝NI哥關心。」
Nova Imperator 「*上衣的側邊」
Nova Imperator 「◆Centurion ……不介意的話,這個拿去用。(從上的側邊拿出了條手帕給人)」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Tempest Burster離開村莊了
Tempest Burster 對 Tempest Burster 投票踢出
Tempest Burster 「嗯?(拿起震動著的通知器)...真不是時候啊。(嘆氣起身離開)」
Centurion 「◆Nova Imperator ……沒事。我沒事。(抹著嘴角勉強站起身子)不用顧慮我。」
Nova Imperator 「◆Centurion Centurion,還好?(轉回注意,走向對方左手輕輕的撫了撫對方的背)」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Time Tracer離開村莊了
Time Tracer 對 Time Tracer 投票踢出
毘天 「各位大人晚安,小女子來遲了,實在對不住各位!(急忙向著村內鞠躬」
Tempest Burster 「(靠回牆上,閉眼休息等著開始的夜幕)」
Nova Imperator 「(注意到◆Mad Paradox的變化,只是皺了下眉,但也很快的就恢復表情)」
毘天 來到了幻想
Centurion 「咳咳……唔、噁——(忍不住胃液翻騰的不適感,跪倒在地吐了出來)」
Iblis 「◆Nova Imperator 晚上好呀♪(似乎沒有很在意剛才的事被對方看到)」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好吧,只能等他下次出現了(望著又縮小的人)」
Centurion 「呼——哈啊,咳、咳……」
Mad Paradox 「Mad Paradox 的登錄情報變更。
頭像:No. 1224 (MP) → No. 1216 (DE3)」
Mad Paradox 「…(注意到◆Nova Imperator的視線只是回看一眼,但是緊接著關閉了組裝模式)」
Nova Imperator 「◆Tempest Burster ……(僅以點頭表示回應)」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我不知道,那不是我能控制的。如果,他不想死的話。」
Tempest Burster 「◆Nova Imperator 晚安,雷文先生。」
Iblis 「◆Centurion 喏呵呵呵♪(似乎很開心地欣賞著對方呼吸困難的表情)嘛,這次就先放過你吧♪(甩了甩手讓魔獸手將對方放開)」
Tempest Burster 「不行啊,要想想開心的事情。(起身站好)差不多要開始了啊。」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他下次,該不會就會變成你這樣吧」
Nova Imperator 「晚上好……?(隱約感覺的氣氛不太對,看向◆Mad Paradox又看了看◆Centurion與◆Iblis的方向)」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當然有看到」
Centurion 「◆Iblis 唔、咕嗚……什,呼——(向魔族求饒?不,就算是同伴……以莎爾克之名,也絕不允許……)」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他都吐血了,你沒看到嗎。」
Mad Paradox 「無論是不肯承認我的你還是我都好。都是那麼……可悲。」
Nova Imperator 來到了幻想
Tempest Burster 「......希望公主沒事啊。」
Iblis 「◆Centurion 啊哈♪(微笑著用爪子掐住對方的脖子,將對方揪到自己的面前)你求朕啊──」
Tempest Burster 「離開了啊。(看著消失的裂縫)那傢伙也是滿可憐的...不過嘛。(連能不能回到公主身邊都不知道的自己也沒好的哪裡去)......唉...」
Mad Paradox 「(擺回了雙手抱胸的姿勢看著◆狂噬者離開,用沒有人聽得見的音量喃喃自語)真可悲。」
時間追擊者 「時間追擊者 的登錄情報變更。
村民名稱:時間追擊者 → Time Tracer」
Centurion 「◆Iblis ……那個,換你放我下來囉?好妹妹?」
時間追擊者 「◆Mad Paradox ...那傢伙的狀況這麼遭嗎」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狂噬者離開村莊了
狂噬者 對 狂噬者 投票踢出
Tempest Burster 「(看著村兩側的溫差)...哎呀...真是不能習慣。(輕輕嘆氣,苦笑。將火炮放下)」
狂噬者 「…………但我又為何要找他……?」
Iblis 「◆Centurion ♪(落地後輕拍了幾下從傳送門中伸出的魔獸爪,似乎沒有要放開對方的意思)」
狂噬者 「……在哪裡……(伸手在空中劃開裂縫緩慢的往裡面移動)」
Centurion 「◆Iblis !!(趕緊把人輕輕放到地上)抱、抱歉,這樣?」
狂噬者 「咳、咳咳……!(看著自己咳出的漆黑液體)……哈、哈哈哈,到了最後的最後……」
Iblis 「◆Centurion 你再不放開朕的話,還有更危險的哦♪(露出了一抹微笑)」
時間追擊者 「...(真不想變成那兩個的樣子」
狂噬者 「◆Mad Paradox 所以說不想變成你這樣讓人作嘔的……」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Herrscher離開村莊了
Herrscher 對 Herrscher 投票踢出
狂噬者 「◆Mad Paradox (低下頭摀住了臉,顫抖著肩膀)…呵、呵呵……是這樣啊。」
Mad Paradox 「◆狂噬者 感覺也是一個沒有意義的詞語,在把自己當作實驗材料的那一刻開始。(兩手一攤)永遠在無限的時間裡徘徊吧,你。」
時間追擊者 「......(身體不堪負荷了嗎)」
Centurion 「◆Iblis 哦哦?!(被突如其來的懸空感嚇著了,連帶把懷裡的小女孩擁得更緊一些)危險、危險——」
Iblis 「◆Centurion 哼嗯──(看了將自己抱住的人一會)Evil Claw──(召喚出一隻魔獸爪將對方從地上托起)」
Tempest Burster 「(默默拿出火炮準備好)」
狂噬者 「◆Mad Paradox …………」
Mad Paradox 「已經撐不下去了吧?」
Mad Paradox 「◆狂噬者 那麼想知道,你自己試試看?」
Mad Paradox 「◆狂噬者 (維持著抱胸靠牆的姿勢與人對視一陣,隨後咧嘴一笑)」
狂噬者 「◆Mad Paradox 吶?(尖牙露出,與對方臉相當的接近)」
時間追擊者 「.....(他是怎麼了阿)」
狂噬者 「◆Mad Paradox 把自己切割在空間中的感覺是什麼————?」
Tempest Burster 「(右手將瀏海撥起,維持著這樣子看了看村內,放下手後找了個角落坐下)」
狂噬者 「◆Mad Paradox (明明嘴角上揚著誇張笑容卻看起來一副快哭的樣子)你要告訴我,」
Centurion 「咦咦!?(憑著直覺先擋下揮過來的爪子揪住,轉身之際將小小的◆Iblis抓進懷裡)……真是的,這麼橫衝直撞很危險哦?」
Iblis 「◆Centurion 哦──聽起來很有意思,不如來試試你的反應快還是朕的速度快~?(說著說著猛地舉起爪子撲過去)」
狂噬者 「(踏上了迪那魔往◆Mad Paradox突然的快速湊近)吶。」
狂噬者 「……(突然想到了什麼又摀臉大笑起來)哈、哈哈說起來為什麼我這麼在意?」
Centurion 「◆Iblis 嗯不,因為有莫名的免疫力了。(突然飛過來掀起地板……之類的?)」
狂噬者 「◆時間追擊者 …不是你。」
Iblis 「◆Centurion 哎呀♪躲掉啦~?嘛,這種程度躲不掉也奇怪──晚上好呀♪」
時間追擊者 「◆狂噬者 怎麼了阿,一臉煩躁的樣子」
狂噬者 「……這是最後一次了,再找不到………(忍不住煩躁的磨牙)」
Herrscher 「(出現在村莊角落)」
Tempest Burster 「◆Centurion 嗨,澄。」
Herrscher 來到了幻想
Centurion 「◆Iblis !!(感知到某種東西(?)於是趕緊朝一旁跳開)……啊,認錯人了?」
時間追擊者 「...(他們兩個視節了甚麼仇阿)」
狂噬者 「(注意到◆Mad Paradox的視線,砸了下嘴,表情更加難看)嘖。」
Iblis 「Land Crasher──(從遠處猛地躍進村莊並掀起一大塊地板)」
Centurion 「◆Tempest Burster 晚上好啊,ROSE姊姊♪」
時間追擊者 「◆Mad Paradox 今天還真安靜(平常都會跑過來鬧一下的,也好,這樣可以處理一下身上的傷口,慢慢用小型SOT恢復中(?)」
Tempest Burster 「晚安!」
Tempest Burster 來到了幻想
Iblis 來到了幻想
時間追擊者 「...?(◆狂噬者再找甚麼嗎'」
Mad Paradox 「◆時間追擊者 沒。(本來還想說什麼但督見◆狂噬者之後便閉上了嘴)」
狂噬者 「(壓低著視線掃過全場)…………果然要在這裡找他是幾乎不可能的嗎。」
Centurion 「(又多一個?)」
時間追擊者 「...阿。」
狂噬者 「…………(難得沒有笑容的臉陰沉著從裂縫中踏出)」
狂噬者 來到了幻想
時間追擊者 「◆Mad Paradox 幹嘛?我這樣出現有很奇怪嗎」
Mad Paradox 「◆時間追擊者 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只發出了個單音節)」
Centurion 「◆時間追擊者 是你還好,但如果掉下來的是CC就不只受傷了……」
時間追擊者 「◆Centurion 反正又不會受傷,怕甚麼」
Centurion 「◆時間追擊者 很可怕。如果哪天我家天花板掉下來一個人,我也會大叫。」
時間追擊者 「◆Mad Paradox 今天是有精神的樣子阿...」
時間追擊者 「◆Centurion 有必要夏成這樣嗎」
Mad Paradox 「(雙手抱胸靠在一旁瞟向◆時間追擊者)」
Centurion 「……你們可還真喜歡神出鬼沒。(對心臟不好,噫。)」
Centurion 「哦哦?!(看著從天而降的◆時間追擊者,驚叫出聲)」
時間追擊者 「咳,回去得整理實驗室了...」
時間追擊者 「(從天花板上的裂縫摔下來)」
時間追擊者 來到了幻想
Mad Paradox 「(剛進來便聽見驚呼聲,挑眉)嗯哼。(沒多理會的走到了一旁)」
Centurion 「哎啊睡著了嗎……(扶著腦袋起身,一眼就看見◆Mad Paradox)啊,今天是大的。晚好。」
Centurion 「……呼啊!(打盹時突然被自己重重的點頭嚇醒)」
Mad Paradox 來到了幻想
Centurion 「嗯……唔……(怎麼搞的,昨天開始就犯睏……)」
Centurion 「(木樁猴都好用多了。而且便宜。)」
Centurion 「(……應該不行。被咬一下就沒了的東西,沒什麼實驗價值。)」
Centurion 「(那隻娃娃可不可以拿來當作炸彈的實驗品啊?)」
Centurion 「(百無聊賴地坐在牆邊,雙手撐頰)啊——一個人也沒有。」
Centurion 「鍋物啊?鍋物呢……這種要熱不熱要冷不冷的天,該說適合不適合呢……」
Centurion 來到了幻想
村莊建立:2018/03/17 (Sat) 21:5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