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艾里奧斯聊天磨皮村 [6236號村]
~不曉得會不會吵架呢,敬請期待~

實際時間制 (日: 4 分 / 夜: 3 分)[4:3]初夜的替身君村人君模式投票票數公開早晨待機制自動公開靈界配置闇鍋模式不使用副職業
 [] [] [] [] [] [] [] [] [] []
icon 初日犧牲者
(生存中)
村莊已經廢置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Time Tracer離開村莊了
Time Tracer 對 Time Tracer 投票踢出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Mad Paradox離開村莊了
Mad Paradox 對 Mad Paradox 投票踢出
Mad Paradox 「……(緩慢地用走的跟在後頭,在接近出入口附近時直接分解了形體。)」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Dominator離開村莊了
Dominator 對 Dominator 投票踢出
Time Tracer 「◆Dominator 啊,跑真快(馬上跟在後頭」
Dominator 「兩位願意賞臉真是太好了。那麼、被丟下我就不管了。(這麼說著變逕自踩上迪納摩離開)」
Time Tracer 「嗯,走吧」
Mad Paradox 「嗯。(站起身整好衣擺和兜帽)那走吧。」
Time Tracer 「◆Dominator 看來吃之前還是先上一次Seal of time好了」
Dominator 「真有毒也會給你們解毒劑的,別擔心。(笑著說)」
Mad Paradox 「(在旁邊聽著兩人的話,眨了眨眼)沒所謂。真有毒也死不了。」
Time Tracer 「◆Dominator 這種事情只有做實驗才知道了」
Dominator 「◆Time Tracer 當然是一般的甜點,你把我想成什麼了。(歪了下頭)不過不知道能不能合你們的嘴呢。」
Time Tracer 「◆Dominator 若是一般的甜點倒是很樂意幫你」
Mad Paradox 「◆Dominator ……?(露出了不解的神色,聽見◆Time Tracer的問題等人回答)」
Dominator 「◆Time Tracer 從你口中說出來就感覺是我會在裡面加些什麼毒啊…我不過是最近有些無聊,做多了罷了。(掩起嘴笑了幾聲)」
Time Tracer 「◆Dominator 你在做甜點實驗?」
Dominator 「不過時間也不早了,兩位願意賞臉當我的實驗白老鼠嗎?冰箱最近多了不少甜食讓我有點頭疼。(從迪納摩上起身)」
Dominator 「◆Time Tracer 這倒也是。(抬手展開光屏看了看上頭的資訊)」
Mad Paradox 「◆Dominator (側起頭,不太確定對方指的是什麼不過沒有追問下去)」
Time Tracer 「◆Dominator 還有點時間,待在這也沒甚麼不好」
Dominator 「◆Mad Paradox 哼……?(發出了沒什麼意義的音節)不過這樣或許也不壞就是了。」
Dominator 「◆Time Tracer 你不能期望他們一直都待在這裡的,傻孩子。應該說,你要的話其實也可以離開?」
Mad Paradox 「◆Dominator (眨了眨眼)要吃還是可以吃的,沒有生理需求而已。」
Time Tracer 「一下子都不見啦...」
Dominator 「◆Mad Paradox 也是,畢竟是那種身體呢。不能體會美食說不定令人惋惜的一點。(笑了笑)」
Mad Paradox 「◆Dominator 嗯。(點頭)反正我不需要。」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Doom Bringer離開村莊了
Doom Bringer 對 Doom Bringer 投票踢出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Code:Ultimate離開村莊了
Code:Ultimate 對 Code:Ultimate 投票踢出
Doom Bringer 「那就這樣了,我還有事得做。(離開前確認下◆Dominator那邊,判斷沒大礙了才慢慢晃出去)」
Dominator 「◆Mad Paradox ……(像在思考似的看著對方一陣子才伸手要接過)那麼、就不客氣了?」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嘖,花我那麼多力氣。(扭扭頭,稍微舒展下筋骨)……而且都這時間了。」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嗯,差不多了。(咬著巧克力跳下他的肩膀)」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Code: Sariel離開村莊了
Code: Sariel 對 Code: Sariel 投票踢出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巧克力也給你了,高興了沒?我肩膀痠了。」
Time Tracer 「 ◆Doom Bringer 謝啦(接過巧克力慢慢咬」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哦,那就給你吃啦。(從大衣口袋裡掏出巧克力交給對方)」
Mad Paradox 「◆Dominator ……啊。(過了一陣回過神來把巧克力遞了過去)吃嗎。」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75%?這種純度難不倒我的」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你吃75%巧克力?吃的話給你也無所謂。」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甚麼啊巧克力還分甚麼大人小孩,況且我也成年了(揉捏著觸感很好的毛領子,這甚麼材質啊,戰鬥的時候不會掉毛或髒掉嗎」
Dominator 「◆Mad Paradox ……(靜靜的看著對方)」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有是有,但不是你小孩子愛吃的那種巧克力。(也不在意他隨手抓自己大衣,就這麼任他摸)」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毘天離開村莊了
毘天 對 毘天 投票踢出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你居然沒有隨身攜帶巧克力嗎?(果然是不同的未來,連個性都差好多)(對他的大衣感到好奇,摸了摸那毛茸茸的衣領)」
毘天 「(時間晚了,倘若拖延到練武的時間可不能……縱然可惜,但還是下次再和各位大人們逐一問候吧!)(向著眾人的方向行禮後轉身離開)」
Mad Paradox 「◆Dominator 我要在意就不會坐在這裡看你們無所事事浪費時間——(突然想到了什麼似地剝巧克力的手頓了頓)……」
Dominator 「◆Mad Paradox 的確,你看起來不像是會在意的人。(撐起頰看著對方)」
Mad Paradox 「◆Dominator ……(一黑一白的眼與人對望一陣)其實我沒什麼,不像那個小的。(撿起了巧克力剝開包裝)悲傷又沒有意義。」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不然你要怎樣?我可沒有巧克力能給你。」
Doom Bringer 「◆Dominator 嘖。(所以才不想找這傢伙……算了,懶得吵。)」
Time Tracer 「...(雖然不可否任心情沒那麼鬱悶了)」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也才小三歲。(不滿的輕戳他的頭)你這樣我也不會高興到哪裡去啦」
Dominator 「◆Doom Bringer 怎麼?當我沒注意你嗎?收回你的視線,我有我的作法。」
Doom Bringer 「(回頭瞪了◆Dominator一眼)」
Dominator 「◆Mad Paradox 是呢、那我就坐在這裡看著你吧,免得有人說我不幫忙。(坐在迪納摩上看著對方)」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本來你就比我小。(扛著人走來走去)」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這傢伙還真高)把我當小孩子嗎」
Mad Paradox 「……(看著◆Doom Bringer把巧克力扔過來又抬眼看向◆Dominator)你是沒什麼能幫的沒錯。」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沒做什麼。(用心不在焉的語氣回答,順帶替對方轉換姿勢,讓他坐在自己肩上)」
Dominator 「◆Mad Paradox 雖然是不覺得你需要我的什麼幫助,不過我也是受人之託了。(只是看著對方)」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喂你這傢伙做甚麼啊!(本來還在悲傷中突然被扛起來,一臉不知所措」
Dominator 「◆Doom Bringer (看著對方的動作,然後將視線移到◆Mad Paradox身上)」
Doom Bringer 「◆Dominator 嘁。(總感覺哪個交給他都沒好事……)……我挑眼罩,Paradox給你。(說著把◆Time Tracer扛到肩上,從他口袋裡抓出那條巧克力放到◆Mad Paradox面前)」
Dominator 「◆Doom Bringer (指了指兩個人,看著對方)可以,你選一個自己處理。」
Code: Sariel 「......。(看向◆Mad Paradox那裏)」
Doom Bringer 「◆Dominator 廢少點話。你幫不幫?」
Dominator 「◆Doom Bringer 你造成的局面還想要我幫忙收場啊?(緩步走到對方身旁,低下頭看著另外兩個人)」
Doom Bringer 「◆Dominator ……喂,你,搭把手。(垂頭許久,終究選擇拉下面子求助這人)」
Code:Ultimate 「……好。摩比拉比,偵查結束。(將王座喚出坐下,開始分析起戰鬥以及觀察的資訊)」
Doom Bringer 「……(啊——煩死了,這低氣壓是怎樣。)」
Time Tracer 「.......(媽媽...)(見話題已經接不下去,跟著抱膝蹲坐)」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嗯。(……這是她希望的。)」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嘛,也是,看你這樣也過的挺快活的」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不必。(別開頭,打算盡早結束這話題)我這樣就夠好。」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搞不好你這沒接觸過的反而能找出新的研究方式不是嗎」
Doom Bringer 「……(本猶豫著該說些什麼,又很快作罷,只是拍拍◆Mad Paradox的頭)」
Mad Paradox 「…。(交互看了◆Doom Bringer和◆Time Tracer一眼)」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Paradox搞成這副模樣都弄不成的事,你覺得我能試出什麼?」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不打算嘗試嗎」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見人放棄了便放下手曲起膝,呈一個抱膝蹲坐的姿勢)」
毘天 「各位大人都有非同小可的變化呢…但見各位大人安好,小女子也放心了。(環視村內一圈後,勾起淺笑)」
Apsara 「Apsara 的登錄情報變更。
村民名稱:Apsara → 毘天」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你說呢?(毫不在意地聳聳肩)就算我說想又能怎樣。」
Code:Ultimate 「……夜安。」
Apsara 「各位大人,夜安。(向著村內微微傾身)」
Apsara 來到了幻想
Code:Ultimate 「◆Code: Sariel …。(見對方否認且似乎進入待機狀態,便將視線轉向村內的他人,打算進行觀察)」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你都不想回去嗎」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Bluhen離開村莊了
Bluhen 對 Bluhen 投票踢出
Code: Sariel 「◆Code:Ultimate (閉眼、搖頭)」
Dominator 「◆Mad Paradox ……?(看了對方一眼,然後將視線收回來)」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是沒必要。對我沒有用處。」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嘖。(反應真快。)我也不是喜歡管你才跟你廢這麼多話……算了。」
Code:Ultimate 「◆Code: Sariel ……是否有事項需要執行。」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亨,知道辦不到所以怕了吧」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反射性捂住了前額)…算了吧,半斤八兩。」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不需要。我沒那個美國時間搞你那種研究。」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不然下次代碼借你你去穿越看看阿,哪這麼容易」
Dominator 「(開啟光屏將剛才的資料都保存起來)」
Mad Paradox 「……(瞟向◆Dominator,把兜帽帽沿拉低了一點。)」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哼,難怪都說你還差得遠。」
Code: Sariel 「◆Code:Ultimate (目視著)」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這話我原封不動還你。(伸手彈了對方額頭)」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管好你自己再來說我。(依然直勾勾地注視著,不帶感情的)」
Code:Ultimate 「◆Code: Sariel (看了看周圍的位置,移動到對方身邊)」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今天的能量用完啦,沒辦法在跨越時間了」
Dominator 「……果然還是這樣比較好。(低語)」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你管的真多。怎麼不多挪點心思在你的研究上?」
Doom Bringer 「嘁,惹人厭的傢伙來了。」
Code: Sariel 「◆Code:Ultimate (頷首)確認、Code:Ultimate。」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這樣啊。(拿開手,視線飄向別處)」
支配者 「支配者 的登錄情報變更。
村民名稱:支配者 → Dominator
頭像:No. 1149 (MM_KiO) → No. 1233 (Dom)」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鬧人也一樣啦。」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哈,蠢小子。(攤開手掌,揉亂那頭銀紫頭髮)我要欺負人哪不出力的。」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你管我。」
支配者 「……果然還是不行嗎,在這種模式下。」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所以?是真沒電還是節能模式?(瞇著眼睛,上下打量對方)」
Code:Ultimate 「◆Code: Sariel (確認為執行Code:Sariel同位個體存在。)……夜安。Sariel,吾是Ultimate。」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嗚!(被壓的低頭)」
Code: Sariel 「◆Code:Ultimate 夜安。」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一黑一白的眼直盯著人看)」
Code:Ultimate 「(座標無誤。……判定為前次蓄能地點的空間帶。)」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乙太魔導離開村莊了
乙太魔導 對 乙太魔導 投票踢出
乙太魔導 「唉......書都在皇宮裡,還是回去看吧,這裡好不方便呀。」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喲,這管叫欺負?(另一顆拳頭同樣壓了壓對方的腦袋)」
Code:Ultimate 「(等待能源恢復完畢)………夜安。」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你可別太欺負未來的我啊」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聳了肩)沒怎樣。(拳頭輕壓了壓那顆小腦袋,蹲下來看人)」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一直盯著直到對方停下手,不過也沒有阻止或者反抗)」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維持坐著的姿勢抬頭看人)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
Code: Sariel 「(在遠處看著◆Code:Ultimate)」
Bluhen 「◆支配者 只是看錯了而已啊。(聳聳肩」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是是是,你好好休息。(還是忍不住揉揉他的頭,這兜帽挺可愛的」
乙太魔導 「啊、伊芙又回來了。(看著降落的◆Code:Ultimate)」
Mad Paradox 「……(轉向了◆Code:Ultimate降落的位置)真的回來了。」
乙太魔導 「◆Bluhen 別把我算進去啊!雖然愛紗也是紫色系的!(氣呼呼地看著)」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哦,沒電了就縮小了?(回神看人又成了小孩狀態,走上前問道)」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看了看巧克力又望向坐下的人)沒需要,我說幾次了。(把巧克力還給對方)」
Code: Sariel 「......。」
Code:Ultimate 「…轉為蓄能模式。」
Time Tracer 「◆Bluhen 哪五個?」
支配者 「◆Bluhen 你的眼睛確實出了點問題。(挑眉)」
Code:Ultimate 「(降落在村莊中央,折疊起雙翼)」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吃了吧。(還是把巧克力塞到對方手裡,跟著坐在旁邊)」
Code:Ultimate 來到了幻想
Bluhen 「嗯?是我眼睛出問題了嗎?一、二、三、四、五,五個古代人?」
Mad Paradox 「……(撇了一眼◆支配者不過懶得理人,轉回來看見面前的◆Time Tracer)還好。」
支配者 「◆Time Tracer 嗯。(揮了揮手打發對方)」
Time Tracer 「◆支配者 那我就等你的通知啦」
支配者 「◆Time Tracer 有時間的話我會通知你的。」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嗯?累了嗎?(過去看看這比自己小隻的傢伙,拿了個巧克力在他眼前晃晃」
Time Tracer 「◆支配者 唔,那就等你有空再打一場」
支配者 「◆Time Tracer 獨存暴力之人,抑或是把身體搞壞掉的傻子?(停頓了下)不過你也可以不用在意我說的,我有空的話是可以……雖然最近沒什麼時間。」
乙太魔導 「(看了看四周似乎沒得搭話了,走到一旁拿出厚厚的法書翻閱著)」
Time Tracer 「◆支配者 嗯?你指誰」
Mad Paradox 「(抬手整好兜帽之後靠著牆滑落到地上坐下)」
Bluhen 「嗯~晚上好呀。(在村莊前介入後,走進)」
Bluhen 來到了幻想
支配者 「◆Time Tracer ……明明有更好的人選卻挑我呢?」
Mad Paradox 「Mad Paradox 的登錄情報變更。
頭像:No. 1224 (MP) → No. 1216 (DE3)」
Mad Paradox 「……(百無聊賴地靠在一旁食指撩著髮尾,看上去是沒什麼事了便關閉組裝模式。)」
Time Tracer 「◆支配者 嗯...那改天陪我對練吧,覺得我的體能該好好加強一下」
Code: Sariel 「(望著◆Code:Esencia離去)」
支配者 「◆Time Tracer 那就別讓我再說了呢。(輕笑)」
Time Tracer 「◆支配者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Doom Bringer 「(托腮看著剛被扔回地上的鹹魚迪納摩)」
支配者 「◆Time Tracer (撐頰看著對方幾秒)那麼,就只能好好再訓練你自己了。」
Time Tracer 「◆支配者 來不及用就先把裂縫關上了啦.......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錯位的有點嚴重,反嗜也很強阿」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Code:Esencia離開村莊了
Code:Esencia 對 Code:Esencia 投票踢出
Code:Esencia 「……先行離開了,各位晚安。」
Code:Esencia 「……環境確認,資料搜集完畢。(將納斯德雙子星搜集的資料輸入)那麼,任務告一段落。」
Doom Bringer 「如果是比4Y還強的倒有得用。」
支配者 「◆Time Tracer 哼——?那就是你的防護措施做得不足了,上次給的東西你沒有用嗎?」
Doom Bringer 「不缺。(果斷)」
Time Tracer 「◆支配者 剛才開了一次往過去的道路,不過好像開到魔族窟了,現在身體痛死了ˊ...」
Doom Bringer 「+7 【未鑑定】鹹魚迪納摩……哈啊?這種東西是武器?」
支配者 「◆Time Tracer 看你相當無聊啊,你自己的研究呢。(將屏幕收了回來,看向對方)」
Time Tracer 「◆支配者 嗯...那還真可惜...(ˇ打了個呵欠,似乎沒甚麼事情做的樣子」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符文殺手離開村莊了
符文殺手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踢出
Doom Bringer 「迪納摩,分析。」
Code: Sariel 「◆乙太魔導 ......?謝...謝?」
支配者 「◆Time Tracer ……什麼都沒有。(覺得相當無趣的樣子)」
Doom Bringer 「……(注意到地上躺著一條曬乾的魚,用指尖捻著尾鰭抓起來)這什麼?(一臉嫌棄)」
Time Tracer 「◆支配者 都收集到甚麼資料(似乎很好奇的樣子」
Code:Esencia 「(用指尖輕戳摩比)辛苦了。」
支配者 「◆Time Tracer (指了附近的人、最後指著對方)大家喔。(笑著回答)」
Time Tracer 「◆支配者 嗯...觀察誰?那個思念體?還是伊芙?」
Code:Esencia 「(伸手讓檢察完畢的納斯德雙子星回到身邊)……這樣。」
乙太魔導 「◆Code: Sariel 其實啊,愛紗我一直覺得,伊芙們飛翔的樣子真的很漂亮呢!」
支配者 「◆Time Tracer 不算是。應該說,只是在觀察其他人,順便處理一些昨天沒處理完的代碼。」
Time Tracer 「◆支配者 支配─其他人都好無聊啦,你這邊在研究甚麼?一樣是你的無人機代碼嗎(只好又換一個人湊近」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阿,真兇。(覺得這傢伙真無趣)」
Doom Bringer 「◆Time Tracer ……嘖。(小小咋舌聲帶點不耐煩的意味。偏過頭去,斜眼看人)沒什麼,別來煩我。去去。」
Code: Sariel 「(識別到聲音、視線轉至◆乙太魔導身上)......夜安。(點頭回應)」
Code: Sariel 「......。」
乙太魔導 「◆Code: Sariel 晚安啊伊芙!(朝人一笑)」
Code: Sariel 「(抬頭望向◆Code:Ultimate離開的方向)」
Code: Sariel 「(走進的同時邊解除了隱身,飄落的光點被◆Code:Ultimate推進的風吹走)」
Time Tracer 「◆Doom Bringer 你在發甚麼呆阿(漂過去盯著他看」
Code: Sariel 來到了幻想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Code:Ultimate離開村莊了
Code:Ultimate 對 Code:Ultimate 投票踢出
Doom Bringer 「呵,沒差。也不是一添兩天的事了。」
Code:Ultimate 對 符文殺手 投票踢出
乙太魔導 「◆Code:Ultimate 嗯、祝妳順利。(小幅度的揮手與對方道別)」
Code:Ultimate 「(翼核心釋放能量推進升空,很快的身影就消失在雲端間)」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跟Time Tracer……Mastermind也在?混亂得真誇張。)」
Code:Ultimate 「◆乙太魔導 (頷首)……吾還會回來。」
Mad Paradox 「◆Code:Ultimate (任由對方打量著沒說什麼,直到人起身也只是靠在一邊看)」
Time Tracer 「...(翻了身換趴在迪納摩上面似乎很無聊的樣子)」
乙太魔導 「◆Code:Ultimate 啊,是伊芙......要走了?」
Code:Ultimate 「……偵測到敵目標。系統由蓄能轉為殲滅模式,軌道確認……升空預備………(站起身,王座消失,張開背後的雙翼)」
支配者 「◆符文殺手 你又不是我,怎麼會知道我的心情如何呢?(又點了幾下屏幕)反正我不無聊就好了。」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Reckless Fist離開村莊了
Reckless Fist 對 Reckless Fist 投票踢出
Code:Ultimate 「夜安。」
乙太魔導 「(我選錯時間了?怎麼氣氛有夠詭異的)」
符文殺手 「◆支配者 整天看這個不會無聊嗎?(看著對方不斷點著自己看不懂的數字」
Time Tracer 「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
Doom Bringer 「(默默坐到牆邊,百無聊賴地看著其他人)」
乙太魔導 「啊啦?有點安靜呢。(從法杖上跳下)(張望)」
Code:Ultimate 「◆Mad Paradox (再次審視對方) ……嗯。 (吾未曾見過的現象。)」
乙太魔導 「愛紗來啦--(坐著法杖飄入村子)」
Time Tracer 「...(唉...差點又要打起來了)(乾脆就躺在迪納摩上休息」
乙太魔導 來到了幻想
Diabolic Esper 「Diabolic Esper 的登錄情報變更。
村民名稱:Diabolic Esper → Doom Bringer
頭像:No. 1170 (DE-Tr) → No. 1232 (DB)」
Mad Paradox 「◆Code:Ultimate 呃…嗯…(這可以算是進化嗎。)謝謝女王的……賞識?」
Reckless Fist 「(眼皮漸重、靠著牆睡著了)」
Code:Ultimate 「◆Mad Paradox 吾不認為……單一個體能造成這裡的空間異動。(讀取摩比偵測到的資訊)但你的狀況相對穩定。人類的進化……可以作為參考。」
Time Tracer 「!(對著洞口發了一發粒子加速後趕緊關上,疲累的坐在地上休息)」
Code:Ultimate 「◆Code:Esencia 同意。(看了看周圍)推薦:對現場個體進行採樣比較。」
Mad Paradox 「◆Code:Ultimate 也是啦。(手掂在下巴上無法承認對方的話)也許是會令空間更加不穩定的傢伙變多了吧,哈哈。(指指自己,眼光又掃向◆Diabolic Esper)」
支配者 「◆符文殺手 不需要。」
Diabolic Esper 「……呵,在這種地方浪費時間……可不行。(身體已經……)(站起身,勉強劃開一道時空裂縫走進去)」
符文殺手 「◆支配者 我看你壓力好像很大讓你放鬆一下(露出天使般的微笑」
Diabolic Esper 「(母親……無論得用上什麼手段,我一定……)咳啊、很快,就……」
支配者 「◆符文殺手 …!(被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做什麼。」
Diabolic Esper 「咳哈哈……也差不多,快到極限……了吧。(抹去嘴角咳出的鮮血,跪坐在地,顫抖的手覆上胸前的核心)」
Code:Ultimate 「◆Mad Paradox 空間的不穩定性,肯定。(頷首)然而敵人趨近此處的報告為首例。」
Code:Esencia 「◆Code:Ultimate ……需要再對這個地方進行偵察。(讓納斯德雙子星四處游走檢察)」
Time Tracer 「......欸?(這是跑到甚麼鬼地方了阿...糟糕,裡面的東西好像要跑出來了)」
Code:Ultimate 「◆Code:Esencia (偏頭看著群眾的方向)座標重疊未知………但個體並未重疊。」
Mad Paradox 「好比說現在就來了一個沒見過的吵鬧的傢伙。(雙手抱胸小聲咕噥著)」
Mad Paradox 「◆Code:Ultimate 嗯——?女王怎麼看我?這裡本身就很不穩定,偶爾亂入個赫爾納護衛也是正常的事吧……應該?(側起頭)」
Reckless Fist 「...算了、明天再繼續,我今天累了。(靠著牆坐下)」
Time Tracer 「座標計算......(思考許久開始輸入,虛空中開始出現景色)嗚...還是會痛啊...(按著眼罩)」
Code:Esencia 「◆Code:Ultimate (認同地頷首)時空座標似乎也有重疊的現象。」
符文殺手 「◆支配者 (稍微惡作劇的戳對方的腰」
Time Tracer 「...(到一邊去決定在這裡嘗試看看時空穿越,在牆壁上開了個紫色的虛空)」
Diabolic Esper 「可悲……你是何等可悲!哈哈哈哈……」
Diabolic Esper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Code:Ultimate 「◆Code:Esencia ……。(身側的摩比往◆Diabolic Esper的方向飛去) ……推測為對多重空間敞開門扉的場所。」
Diabolic Esper 「等著吧……和你這傢伙不一樣,我會……找到給你看……」
Diabolic Esper 「是什麼!是缺少了什麼吧!?……呵呵呵哈哈……」
Code:Ultimate 「◆Mad Paradox 比對為納斯德:赫爾納護衛,相似度99.9%,為非當地空間之產物。(將手撐在王座的扶手上,托腮望著對方像是在徵詢意見)」
Time Tracer 「◆Diabolic Esper ...?(大概又哪裡失敗了吧)」
Diabolic Esper 「哈……呵呵呵……啊哈哈哈哈——是嗎!還差遠了嗎!」
Reckless Fist 「......。(目死)」
Diabolic Esper 「嘖。……可惡……可惡,可惡……!」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阿,就這麼走了阿(只好目送背影」
Code:Esencia 「◆Code:Ultimate ……。(看一眼◆Diabolic Esper)看來這處空間的形成比較特殊。」
Reckless Fist 「(痛苦的跪倒)」
Reckless Fist 「我打錯地方了!!!」
Reckless Fist 「......啊啊啊!」
Diabolic Esper 「◆Time Tracer ……(瞥了瞥過去的自己,早習以為常便不予理會)」
支配者 「◆符文殺手 …我不否認就是了。(將對方身邊的屏幕撤去)」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研究啊……呵。(撇一眼◆Diabolic Esper)你還早著呢。(頭也不回直接轉身走遠了)」
Diabolic Esper 「……啊?(一來便為眼前預料外的光景驚呆半秒,隨後又恢復冷靜)嘁,又是空間座標出錯嗎。」
符文殺手 「◆支配者 嗯 這個看久了眼睛八成會近視吧?」
Code:Ultimate 「◆Code:Esencia 空間數據異動………(讓摩比拉比在原地偵測) 肯定。」
Time Tracer 「◆Diabolic Esper 喔?真是神出鬼沒阿...(奇怪了未來的自己都有這種癖好嗎」
Centurion 「Centurion 的登錄情報變更。
村民名稱:Centurion → Diabolic Esper
頭像:No. 1223 (Centurion) → No. 1170 (DE-Tr)」
Reckless Fist 「嗯?沒算進去嗎?(左翻右翻)」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嘛,有機會應該拿你研究看看才是,這樣子的存在挺特別的」
Reckless Fist 「◆Centurion 啊、噢!謝啦!路上小心!」
Reckless Fist 「啊、對了,擊殺敵人的計算......(看著自己的任務列表)」
Centurion 「◆Reckless Fist 末日哥抱歉啊,我得先把這件事報告給CC……得先告辭了。」
Reckless Fist 「(環視場地一圈、發現自己剛才撞進來的洞正在神奇的緩慢恢復著)」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不?(側起頭,一副自己也不確定的語氣)雖然你的確沒辦法打到就是了。」
Centurion 「哦……對了,這件事得向CC報告吧|||。說沒準他會酌情減少我的報告書數量……」
Mad Paradox 「◆Code:Ultimate 戰鬥反應呢——的確剛剛是來了些東西吧。(督一眼殘骸)」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呼。(讓迪納摩接好然後順勢當椅子坐著)我看這裡應該沒有人有辦法打到你吧」
支配者 「◆符文殺手 以你的智商還可能看不懂的方程式?(偏了下頭然後說)」
Code:Esencia 「◆Code:Ultimate 摩比檢測到這裡的空間數據發生異變,所以前來查看。」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我也是你,差就差在我不怕被波及?(咧嘴一笑)呵呵,剛好我也手酸了。(直接鬆手放人被迪納摩接住)」
Centurion 「◆Reckless Fist 這樣啊……好吧,沒事就好啦♪」
符文殺手 「◆支配者 哇 這個是什麼(戳」
Reckless Fist 「◆Centurion (用左手比出大拇指)擦傷而已。」
Code:Ultimate 「◆Code:Esencia 夜安,Esencia。 為何於此?」
Code:Ultimate 「◆Mad Paradox (……偵測……經比對為擬似生物。)(睜眼) 夜安,古代人。吾循戰鬥反應前來。」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你剛才不也是在一旁看而已嗎,還有放我下來啦」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隔岸觀火嗎?哈哈,也像。」
Centurion 「◆Reckless Fist 還是給蕾娜姊姊看看比較好吧?(看著對方遍體鱗傷的模樣)……真的沒問題?」
支配者 「◆符文殺手 你也可以選擇不要看。(輕笑了聲、讓更多的屏幕在對方周圍出現)」
Reckless Fist 「◆Centurion 沒問題的啦。(露出笑容,呼吸已經回復平常,藉著◆Centurion的肩膀站起來)」
Code:Ultimate 「(召喚出王座,將翼核心摺疊後佯裝人類閉目的姿態蓄能)」
Code:Esencia 「◆Code:Ultimate 啊……夜安。」
符文殺手 「◆支配者 數字這麼多有那麼好看嗎?(看的眼花」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才不是怕呢,只是不想被波及到(哼了一聲別過頭」
Mad Paradox 「(維持著姿勢轉頭望見◆Code:Ultimate)哦,另一位女王。今天是吹的什麼風呢?哈哈,晚上好喔。」
支配者 「◆符文殺手 …?怎麼了?(頭也不抬的說著)」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你很——愛躲呢?(手還沒放開,也不管對方的迪納摩已經有動作一拉一抱把人抱起來)怕嗎?就這點小場面?」
Code:Ultimate 「延伸戰鬥否定。系統轉為備戰蓄能模式。」
符文殺手 「◆支配者 (好奇走到旁邊看」
Centurion 「◆Reckless Fist 不行——受傷了就別逞強啊?好哥哥,看在我的面子上,走吧?(邊說著邊打算將人扶起來)」
Code:Ultimate 「……敵人反應消失。偵測報告:由現場生體反應及殘骸分析,推論已被現場人員殲滅。」
Code:Ultimate 「夜安。」
支配者 「雖然說是有些沒見過的人但還是…(一邊自語著一邊展開光屏收集資料)」
Code:Ultimate 「………確認代碼:Ultimate。系統默認啟動。」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嗚哇,幹嘛把我拉出來啦.....在裡面躲的好好的(用迪納摩接住自己」
Reckless Fist 「◆Centurion 休息...下...就好...(調整呼吸)」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瞟了一眼,直接伸手進縫裡把人拉出來)」
支配者 「哼……?看來又是這奇特的地方嗎。(看了看四周)(不過有些許沒見過卻又孰悉的面孔呢。)」
Code:Ultimate 來到了幻想
Centurion 「◆Reckless Fist 辛苦了,末日哥。需要我帶你去療傷嗎?(蹲下身子,手指戳戳對方的納斯德手臂)」
支配者 來到了幻想
Reckless Fist 「◆Code:Esencia 嗯...(吐氣。看見◆Centurion走過來,便舉起手揮了揮)」
符文殺手 「晚上安~(懶懶的走進來」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喔,好像結束了(縮進裂縫後在對方身邊打開裂縫探頭)」
符文殺手 來到了幻想
Centurion 「呼啊——真的好險。(在解除領域之後,走到◆Reckless Fist和◆Code:Esencia身邊)還好有Esencia支援,不然連我也覺得很棘手……」
Code:Esencia 「◆Reckless Fist 不用……你先休息一下。」
Reckless Fist 「◆Code:Esencia 哈...呼...解決了......謝了...CE。(雖然想起身回應但實在沒力氣,就繼續躺在地上了)」
Code:Esencia 「……敵對反應消失,任務完成。(走向◆Reckless Fist身邊)辛苦了。」
Reckless Fist 「(保持著往前衝的勢頭跌在地上、也沒打算再起身、直接就大字攤平在地上喘氣)」
Reckless Fist 「(赫爾納護衛的背後爆出一陣烈風、軀體破碎,消散了)」
Reckless Fist 「(全力地一擊直接砸在護衛的大盾上、然後直接轟碎盾牌、貫穿了對方的身體)」
Reckless Fist 「Wild Charge!!!!!」
Reckless Fist 「(蹬步前衝、左手拉出長長地紅光色光芒、如流星一般朝赫爾納護衛衝去)」
Reckless Fist 「(等歐貝倫後,雙腳踏步、退後、左手握拳,納斯德手再次發出紅光)」
Time Tracer 「...哎呀?(一回神這裡就一變成戰場了,溜進裂縫裡默默觀看)」
Code:Esencia 「(確認了◆Reckless Fist攻擊狀態後,讓歐貝倫緊接着從赫爾納護衛的腳邊竄出進行打擊)」
Reckless Fist 「(用右手背擦了擦嘴巴、擺好架式)Nuclear!(黑色的炸彈炸往赫爾納護衛、冒出了蘑菇雲)」
Reckless Fist 「(摸索著身上的口袋、拿出一罐完水乾下去)」
Code:Esencia 「◆Reckless Fist 看來力量還不足以擊退對方。(召喚另外兩名侍從)……歐菲利亞、費爾南德。」
Reckless Fist 「◆Code:Esencia 咳、咳咳!(接受對方的攙扶站穩腳步)抱歉、謝謝。」
Code:Esencia 「◆Reckless Fist 還好嗎?(讓雙子星攙扶對方)」
Code:Esencia 「……歐貝倫。(召喚侍從,擋住後續的攻擊)」
Reckless Fist 「咳、啊!(又掙扎著起身)」
Mad Paradox 「真可憐。」
Mad Paradox 「……(看著◆Lofty: Wanderer在自己眼前消失,不發一語的轉頭走遠了。)」
Reckless Fist 「(從黑煙中冒出盾牌、撞在自己身上、向後飛往◆Code:Esencia的方向直到腳邊才停下)」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Lofty: Wanderer離開村莊了
Lofty: Wanderer 對 Lofty: Wanderer 投票踢出
Lofty: Wanderer 「我,沒有資格。(拉起帽兜,化為光點,慢慢的離開了)」
Reckless Fist 「(一連串的爆炸砸在赫爾納護衛身上、隨即冒出濃濃的黑煙)...幹掉了嗎!?」
Reckless Fist 「Infernal...Arms!」
Reckless Fist 「哦!(納斯德手臂發出紅光、隨其有幻化出巨大的黑色手臂)」
Lofty: Wanderer 「◆Mad Paradox (緩過神來才發現身後的眼已經半張)我...不...赫尼爾,女神...我有什麼資格譴責你...我也是,罪人。」
Centurion 「◆Reckless Fist 呼……這樣應該算是造成重創……(從包裡取出中級魔力藥水打開,一口飲盡)Tactical Field!(在兩人周圍展開了機動領域)趁現在!」
Reckless Fist 「◆Centurion 謝了!(朝對方跑去)」
Mad Paradox 「◆Lofty: Wanderer 好好好收回收回,你冷靜。(舉高雙手)你不能拿我怎樣的所以省著吧,我也不想浪費體力。」
Mad Paradox 「◆Code:Esencia 嗯哼,出了些事情嘛。所以就只好——哦。(被◆Lofty: Wanderer的聲音拉回注意力)」
Centurion 「◆Reckless Fist 啊嗯,說是也算不是——總之末日哥你先來這邊!我掩護你!」
Code:Esencia 「……。(相信對方能夠解決,所以只是安靜地在一旁注視)」
Centurion 「……啊。(一不小心居然就……慘了,要寫報告書了嗎……)」
Reckless Fist 「(用暗影步伐繞到護衛身後、轉身看到砲擊的支援)澄!是TT嗎!」
Centurion 「Disfrozen Portal展開……座標設置完畢。(將破壞者炮口朝上進行充能,不下數秒便在赫爾納護衛上方展開數道永恆傳送門)砲擊——開始!(隨這一聲令下,如雨的彈藥便轟然降落,攻擊赫爾納護衛)」
Code:Esencia 「◆Reckless Fist ◆Centurion 確認來者。晚上好,雷文,澄……(看到跟著進來的赫爾納護衛)」
Lofty: Wanderer 「◆Mad Paradox 不准汙辱女神大人!收回你的話!!(身旁激起一圈墨綠色的波動)」
Mad Paradox 「(眼角掃向不速之客,看了看應該會有人解決它便決定旁觀)」
Reckless Fist 「(趁著護衛揮槌的空檔給了他側腹一拳)」
Mad Paradox 「◆Lofty: Wanderer 而且照你這麼說呀,我還好端端在這裡就證明……你的女神也不怎麼樣嘛。」
Centurion 「啊哈……不好不好,居然連那種東西都帶進來什麼的……」
Mad Paradox 「◆Lofty: Wanderer (毫無波瀾的聽完對方的話,語調中帶點慵懶)我是不知道你的女神容不容許我存在啦。(兩手一攤)很可惜我是無神論者。」
Reckless Fist 「(翻滾躲過護衛的大槌)我現在沒空!快後退!」
Code:Esencia 「◆Mad Paradox 所以只是「類似」。分割為分子的存在……做出這種決定嗎。(後一句更像是自語)」
Centurion 「◆Reckless Fist ……末日哥?你從哪噴出來的?咦!」
Lofty: Wanderer 「◆Time Tracer 你懂什麼!!才不過幾次失敗就想要比過我的痛苦嗎!!」
Reckless Fist 「(這裡是...!)大家小心!這傢伙很強!」
Reckless Fist 「咳、咳咳!(掙扎著爬起、從剛才撞進的裂縫中跑進了一個赫爾納護衛)」
Centurion 「哦哦?!(不遠處突然飛出一個人影,驚嚇之餘也趕緊閃身躲開)」
Time Tracer 「◆Lofty: Wanderer 嗯,比惡夢還慘的誰沒見過(想著過去與屢次穿越失敗的痛苦,摸著眼罩皺眉
Reckless Fist 「呃啊!(摔落地面滾了幾圈)」
Reckless Fist 「(牆壁被撞開、男子從中飛出,蜷縮著身體只想盡可能減輕傷害)」
Mad Paradox 「◆Code:Esencia 哎喲女王大人說得更……精闢?了。(聽上去有點無奈不過表情沒有變化)是啦,分類上的確不能算是生物啦。」
Reckless Fist 來到了幻想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休息?好吧,這倒是說得通」
Lofty: Wanderer 「◆Time Tracer 對你來講只有惡夢這種程度吧。(手扶上繃帶遮蓋住的眼」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那當然呀,那些時間都在休息♪」
Time Tracer 「◆Lofty: Wanderer ...夢境?難不成做惡夢嗎」
Code:Esencia 「◆Mad Paradox ……確認類似的生物波動。下午好,古代人。」
Lofty: Wanderer 「◆Mad Paradox 與我們直接神臨的樣子不同,你變成這時空裡的特異點了,女神大人怎麼會容許這樣的存在!(越講越激動」
Centurion 「(一來就聽見◆Time Tracer的話,點頭同意)」
Lofty: Wanderer 「◆Time Tracer 什麼都不懂,休息、夢境什麼的...只有...(拉緊帽兜」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小隻的樣子安靜多了。(而且也比較可愛)」
Centurion 來到了幻想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我平時也是這樣的呀?(側起頭)只是沒那麼……主動?呵呵。」
Mad Paradox 「◆Lofty: Wanderer 那小神官感覺到的"我"是個什麼存在?(咧嘴一笑)說說看?」
Mad Paradox 「◆Lofty: Wanderer 喔——……(回頭對上人茫然的綠瞳若有所思)好像也是,哈哈。嗯——(手掂在下巴上做出思考的樣子)」
Time Tracer 「◆Lofty: Wanderer 嘛,隨便你怎麼說,一直緊崩著只會對精神造成影響」
Lofty: Wanderer 「Lofty: Wanderer 的登錄情報變更。
頭像:No. 1204 (降神LW) → No. 1178 (LW)」
Lofty: Wanderer 「◆Time Tracer 休息...?我並沒有什麼休息可言。」
Time Tracer 「◆Lofty: Wanderer 是不需要,不過這裡現在都在休息,就別這麼緊張吧,反正也不能做甚麼」
Mad Paradox 「◆Code:Esencia 嘿——這可不是女王嗎,下午好~?」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誰叫你外觀一變,連個性都不太一樣」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外觀上的區別你就那麼——在意?(回頭督了一眼)」
Lofty: Wanderer 「◆Time Tracer 我的態度不需要古代人來評斷。(握緊手臂)」
Lofty: Wanderer 「◆Mad Paradox (沒被繃帶包紮的眼茫然的看著對方)我應該要認識你嗎?」
Time Tracer 「◆Lofty: Wanderer 還是一樣畏畏縮縮的」
Code:Esencia 「下午好。」
Code:Esencia 「……代碼,確認。」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嗯?今天是大隻的樣子阿」
時間追擊者 「時間追擊者 的登錄情報變更。
村民名稱:時間追擊者 →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撇了一眼已經恢復輪廓的右手腕,甩了甩手後一咋舌還是用走的上前)」
Mad Paradox 「◆Lofty: Wanderer 唔~?小神官,不認得我了?」
Code:Esencia 來到了幻想
Lofty: Wanderer 「兩個,不,或著說一個古代人,跟一個...存在?啊...(微微斜視著,兜帽隨著動作滑落下來,有些緊張的拉回來。」
Mad Paradox 「喔——(站定在中央看了一圈)都只有些小隻的。」
Lofty: Wanderer 「(一顆似乎沾染了墨色的螢綠光球緩緩飄入村莊內,在一個小角落化為人型。)」
Mad Paradox 「(哼著不成調的曲子渡步入內)」
Lofty: Wanderer 來到了幻想
Mad Paradox 來到了幻想
時間追擊者 「.....(從裂縫拿巧克力出來吃」
時間追擊者 「(呵欠」
時間追擊者 「嗯...沒人阿(坐在迪納摩上休息」
時間追擊者 來到了幻想
村莊建立:2018/03/12 (Mon) 16:4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