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艾里奧斯村 [6235號村]
~什麼你說明天星期一?~

實際時間制 (日: 4 分 / 夜: 3 分)[4:3]初夜的替身君村人君模式投票票數公開自動公開靈界配置闇鍋模式不使用副職業
1 2 3 4  [] [] [] [] [] [] [] [] [] []
icon 初日犧牲者
(生存中)
icon Centurion
(生存中)
icon Herrscher
(生存中)
icon Iblis
(生存中)
icon Immortal
(生存中)
icon Doom Bringer
(生存中)
icon Oz Sorcerer
(生存中)
icon Anular
(生存中)
icon Mad Paradox
(生存中)
村莊建立:2018/03/11 (Sun) 23:15:45
Centurion 來到了幻想
Herrscher 來到了幻想
Herrscher 「……。(把頭髮放下來,走進村子)」
Mad Paradox 來到了幻想
Centurion 「(想著剛剛沒事,便拿出那些小珠子來)」
Centurion 「!!(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趕緊收起來)」
Mad Paradox 「(在慣待的角落構成形體,把兜帽拉低了一點)」
Herrscher 「(坐下來閉起眼)」
Iblis 來到了幻想
Centurion 「!!!(躲到◆Mad Paradox旁邊)」
Iblis 「(村莊內突然竄出大量蝙蝠,並逐漸匯聚成形體)~♬」
Iblis 「◆Centurion 怎麼啦~朕一來就嚇得躲到別人身後♪」
Mad Paradox 「◆Centurion ……(瞟了一眼,臉上寫滿了不想管麻煩事)」
Centurion 「◆Mad Paradox 好哥哥你別這樣,只有你能幫我了!」
Centurion 「◆Iblis 嗯!?嗯不不,沒有!我和MP哥哥在講悄悄話……!」
Iblis 「◆Centurion 哦~?朕對秘密最感興趣了,說來聽聽~♬」
Centurion 「◆Iblis 我我——他剛剛送我禮物,所以我想說道個謝,就這樣!」
Iblis 「◆Centurion 這樣啊♫那朕也送你個禮物怎麼樣~?」
Centurion 「◆Iblis 這這怎麼好,怎麼勞煩您大費周章送禮給我……!不用了!」
Mad Paradox 「◆Centurion (同情的目光兼拍肩示意愛莫能助。)」
Iblis 「◆Centurion 不會不會♫一點也不大費周章♬」
Centurion 「(啊哈哈……誰來救救我啊……)」
Immortal 來到了幻想
Centurion 「◆Iblis 會一定會!真的不用為我準備禮物的……!」
Centurion 「(我的天啊這醜樣被IM看到了我還不被笑死……嗚。)」
Iblis 「◆Centurion 是嗎♪那朕就讓希爾不用趕來囉~?本來還打算讓他拿一些跟空間魔法有關的書過來的──」
Iblis 「#(選到小字)」
Mad Paradox 「……(非常的不想夾在這兩個人中間而徑自分解了形體)」
Centurion 「◆Iblis 空……空間魔法?真的嗎?(一聽見關鍵詞,毫無猶豫便被牽著鼻子去了)」
Mad Paradox 對 Mad Paradox 投票踢出
Mad Paradox離開村莊了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Immortal 「(看了看村內後勾起壞笑)Iblis,剛剛某人在另一個村子說好想妳呢。(口氣跟在說天氣一樣)」
Iblis 「哎呀,真正的專家反而跑掉了──(看著◆Mad Paradox分解)」
Centurion 「◆Immortal 不要亂說話啊大笨——!噓!」
Chevalier 來到了幻想
Iblis 「◆Centurion 當然是真的囉♬魔族特有的密技,是朕從別的蠢貨那裡搶來的,僅此一家,別無分店♪」
Centurion 「……啊!(這樣應不就暴露是我了嗎!)」
Immortal 「◆Centurion 我跟你說一句打火機那邊姐姐的佳句:別害臊。(應該有?算了隨便)」
Chevalier 「各位晚上……嗯?(剛步入村內便聽見喊聲,朝聲音源投向了疑惑的目光)」
Centurion 「◆Iblis 魔族的……唔。(抿唇思考)」
Iblis 「◆Immortal 是嗎♪雖然朕早就知道了~不過還是謝謝你的告知♬(探下身在對方臉頰上親了一下)」
Doom Bringer 來到了幻想
Centurion 「◆Immortal 我才沒害臊!不對,也沒理由害臊啦!笨蛋!」
Iblis 「◆Centurion 想要也來不及囉♫希爾已經把書放回去了,要再麻煩他來一趟的話,你得付出一些代價才行呢♬」
Immortal 「◆Iblis 喂,大姐,公共場合阿,算了隨便。(用手背抹了下臉頰)」
Doom Bringer 「(看了一眼吵鬧的人,往一旁無人的地方走去並待著)」
Centurion 「◆Iblis !?不不,好姊姊,今天就不了……(可憐巴巴地望向剛進來的◆Chevalier和◆Doom Bringer。……後者大概不想管,不能指望他……)」
Immortal 「(嚇、嚇死我了混帳………)(順道用手背遮住還沒降下溫度的臉)」
Iblis 「◆Chevalier 晚上好啊,Ishtar的管家先生♬」
Centurion 「(可惡,早知道就拍下剛剛的照片賣給報社。)」
Iblis 「◆Immortal 嗯呵呵♪不好意思,這是朕的習慣,一時改不過來~」
Immortal 「哦--電源眼睛出現了。」
Immortal 「◆Iblis 呃?!恩,沒差,沒差。(隨便揮了揮手,臉上寫著『忙妳的,別在意我』)」
Iblis 「◆Centurion 是嗎──機會要好好把握喔,畢竟朕也是很忙的,也許下次就見不到了也說不定~?」
Chevalier 「◆Iblis 晚上好,Iblis。(看了一眼對方身邊的◆Centurion,走了上前)雖然不知道你們發生了什麼,但還是別太強人所難吧。」
Doom Bringer 「◆Immortal (只是看了對方一眼,便別過頭不再對視)」
Centurion 「◆Iblis 嗯不,其實說實話也沒有很想要。(魔族的力量怕是用了會汙染到守護石吧……)」
Iblis 「◆Immortal 呵呵呵,下次有機會再好好聊聊吧,隊長大人♬(又給了對方一個飛吻)」
Centurion 「(救、救星……!)(用滿懷感激的眼神看著◆Chevalier)」
Iblis 「◆Chevalier 哎呀♬朕跟小傢伙哪有發生什麼事呢,只是單純的,聊聊天~?」
Centurion 「(對著◆Chevalier猛搖頭)」
Immortal 「(冷顫)好、好,沒關係,有機會再聊。(糟……晚點找Twillight姐問問怎麼辦……)」
Immortal 「◆DoomBringer (走到旁邊也沒說什麼,就是繞著對方看)」
Iblis 「◆Centurion 要好好鑽研一門技術的話,是不能東挑西揀的哦♪不管是咪娜伊德還是吸血怪,能重創對手的就是好傢伙呀♬」
Chevalier 「◆Iblis 你的"聊天"總是那麼……(思索了一下用詞)熱情,恐怕也就只有Anular接受得了。」
Centurion 「◆Iblis 呃不,好姊姊,真不用了,敬謝不敏……」
Iblis 「◆Chevalier 是嗎~?朕倒不這麼覺得,朕現在不就好好地在跟你對話嗎♪」
Doom Bringer 「◆Immortal 繞來繞去你是退化成野生動物了?」
Immortal 「◆DoomBringer 嘖(聽到對方的話後翻白眼)恩--當作野生動物觀察野生動物吧?(這傢伙到底又是怎樣變得那麼高阿,嘖。)」
Chevalier 「◆Iblis 是的,我很榮幸還能與你正常對話。(輕拍一下◆Centurion的頭)但不是每個人都能適應,就別逗得太過了。」
Iblis 「◆Centurion 呵呵呵,也好,這樣希爾就不用再多跑一趟♪那麼朕再處理一件事就好♪(將對方擁入懷中)聽隊長大人說你很想念朕啊~?明明昨天才在朕那裏待了不久♪」
Centurion 「◆Iblis 不不不您別聽他胡說!那個笨蛋就喜歡惹事生非……!(趁勢躲到◆Chevalier後面)」
Iblis 「◆Chevalier 嗯哼,如你所見,現在的朕還有理智在♪謝謝你關心朕的小傢伙,不過我想你應該還有其他事更需要在意~?」
Immortal 「◆Iblis 絕對是實話,他還嚷著妳沒去他很孤單呢!(轉頭大喊)」
Centurion 「啊啊嗚嗚啊……麻煩放開我啊……」
Doom Bringer 「◆Immortal ......又吃壞腦子了?你到底要幹麻。」
Centurion 「◆Immortal 不要造謠了你個笨蛋!」
Immortal 「Centurion說『Iblis姐姐在哪裡,我好想她--』我親耳聽到他那麼講哦--」
Centurion 「◆Immortal 閉嘴!!我打你哦!!」
Immortal 「◆DoomBringer 沒幹嘛阿,就晃晃跟看戲,你這裡視野不錯。」
Chevalier 「◆Iblis ……(嘆了一口氣)是的,Ishtar要應付的事務可能要多一筆了,這我很在意。」
Centurion 「還有我才不會那麼說話唔唔嗯姆姆唔……」
Doom Bringer 「(往◆Immortal的身後踹了一腳)吵死了,別在我附近大叫。」
Chevalier 「中:點到小字。」
Immortal 「Iblis,Centurion還說了,想去魔界一日遊--請妳介紹!」
Immortal 「唉唉,很痛阿!電源眼睛!!(不穩幾步後回頭瞪對方)」
Centurion 「◆Immortal 你這笨蛋!之後我一定要把炸彈塞進你嘴巴裡!」
Iblis 「◆Immortal ◆Centurion 嗯呵呵,看來隊長大人跟朕的小傢伙感情很好呢♪(邊揉了揉懷中的人的頭髮邊看著兩人隔空爭吵著)」
Centurion 「◆Iblis 姊姊,好姊姊,您請先放開我好不好……(刺激太大了唔唔……)」
Immortal 「◆Iblis 他把他對妳的崇拜天天對我說,我耳朵都要長繭了。(無所謂的聳肩)」
Iblis 「◆Chevalier 加油啊♪你也知道的,她總是很忙碌,要輔佐她想必也不會是件簡單的事♪」
Immortal 「(嗎,雖然才剛剛,還是抱怨就是了,但歸類變向崇拜吧。)」
Centurion 「(……我要把最大的炸彈塞進他嘴巴裡,那個笨蛋,可惡……)」
Doom Bringer 「◆Immortal 我的耳膜也很痛,別像個神經質的小狗一樣亂吼亂吵。」
Chevalier 「◆Iblis (聽見◆Immortal的話挑眉,決定先不理會)感謝你的理解,要是你可以協助減少「魔族女王水性陽花」之類的傳聞讓Ishtar不用煩心就更好了。」
Iblis 「◆Centurion 呵呵♬待在朕的懷中不好嗎~?」
Oz Sorcerer 來到了幻想
Centurion 「◆Iblis 不嗯——我悶不過氣了,請放過我……」
Immortal 「◆DoomBringer 跟隻貓一樣的…電源眼睛,沒資格講我,好啦好啦,我不吼了。」
Iblis 「◆Centurion 哦~?朕很擅長處理這種事的,放心吧,朕回頭就讓希爾把那些多嘴的傢伙處理掉♪」
Doom Bringer 「◆Immortal 貓可比狗安靜多了。」
Iblis 「#◆Chevalier」
Immortal 「(挑眉看著Centurion,一臉『活該』』)」
Iblis 「◆Centurion 冷靜點♪朕知道你現在很開心,但是你喘不過氣的話,朕只能叫希爾幫你做人工呼吸囉♪」
Oz Sorcerer 「啊~還沒進村就聽到臭小鬼的聲音吵吵鬧鬧的啊。(杖靠著肩膀上踱步進村)」
Immortal 「◆DoomBringer 但性子壞多了,班德的貓對我可不留情面阿?」
Centurion 「◆Iblis 不不,一點兒也沒有開心……(生氣比較多……)」
Chevalier 「◆Iblis 好的……雖然我覺得在公開場合收歛才能治本。(看了看對方目前抱著別人的體勢)」
Doom Bringer 「◆Immortal 這我不否認,因為沒給你留情面的必要。」
Iblis 「◆Oz Sorcerer 不好意思,朕的小傢伙剛剛跟隊長大人在交流感情呢,晚上好♪」
Immortal 「◆OzSorcerer 妳一喊起來就蓋過吵鬧聲了,沒所謂吧?(看了看對方)哦,這穿著,不是以前虛無嗎?」
Centurion 「◆Oz Sorcerer 姊姊妳能替我教訓下那個笨蛋嗎……我走不開……」
Iblis 「◆Centurion 嗯~?你剛剛說什麼♪(將頭湊到更近的位置)」
Immortal 「◆DoomBringer …………這也太性子了吧?!就只針對我?!」
Centurion 「◆Iblis 沒有我什麼也沒說……但還是請您放開我……」
Oz Sorcerer 「◆Iblis 妳的小傢伙?(狐疑)希爾不算小了吧......?」
Doom Bringer 「◆Immortal 何不檢討一下自己?(笑)」
Iblis 「◆Chevalier 嗯呵呵,朕可管不到其他人的想法呢♪」
Immortal 「◆DoomBringer 我就走過去而已阿?!就被又抓又咬了!連交流都沒辦法!」
Immortal 「給他們吃得他們也很開心阿,但還是咬我………」
Oz Sorcerer 「◆Immortal 哦、跟康沃爾契約的挑染小鬼啊。(挑眉)」
Iblis 「◆Oz Sorcerer 不是希爾喔♪(用臉頰蹭了蹭懷中的◆Centurion)是朕新認識的小傢伙♪」
Oz Sorcerer 「◆Centurion 嗯?大聲點、大聲點。(靠近)」
Centurion 「……(被認出來一定很丟臉,先不說話好了。)」
Doom Bringer 「◆Immortal 天生配得被這樣對待吧,怪不了人。(棒讀)」
Centurion 「◆Oz Sorcerer 請幫我教訓那個挑染笨蛋……我走不開……」
Iblis 「◆Centurion (開心地揉了揉對方的腦袋,忽視了後半段的話)」
Immortal 「◆OzSorcerer 挑的頭,就跟妳們說是艾爾才搞成這樣了,以後全黑了不就染黑?無聊阿你們。」
Chevalier 「◆Iblis …(又嘆了一口氣,但總不能越矩所以沒有再說什麼)」
Chevalier 「(只好改看向◆Centurion)也許得辛苦你稍微忍耐一下了,以Iblis的性格若你的反應不夠大她應該很快就會厭倦的。」
Centurion 「◆Iblis (無視嗎唔……拜託快點開始……)」
Oz Sorcerer 「◆Centurion 哦!(露出壞笑)很樂意。」
Immortal 「◆DoomBringer ……真的假的……我也還是想摸看看貓阿。(苦惱的看著對方)」
Centurion 「◆Chevalier 我,我盡量……非常感謝。」
Oz Sorcerer 「◆Immortal 反正最顯眼的特徵是那一部分嘛,不說的話人家只會以為你是個不良而已啦。(壞笑)」
Doom Bringer 「◆Immortal ......氣息的問題吧。(別開對方看向自己的苦惱視線)」
Iblis 「◆Centurion 小傢伙,說動別人攻擊隊長大人可不是好事喔♪(雙唇幾乎貼在對方的耳廓上輕語著)」
Immortal 「◆OzSorcerer 妳半斤八兩好嗎,至少我們這邊還被叫魔法少女,妳……加油?」
Centurion 「◆Iblis 呼啊、(被近在耳邊的私語嚇到呼出了聲)請不要在我耳邊說話……!」
Anular 來到了幻想
Chevalier 「◆Centurion 實在很抱歉,下一次我會給你帶餅乾作慰勞的。(彷彿是替Iblis收拾爛攤子似地露出帶歉意的笑容)」
Anular 「Anular 的登錄情報變更。
頭像:No. 1255 (Ciel-Anular) → No. 1256 (Ciel-Annuller-1)」
Oz Sorcerer 「◆Immortal ...嘖。(想起之前被叫巫婆的事)」
Centurion 「◆Chevalier 唔唔唔唔……謝謝。」
Iblis 「◆Centurion 嗯呵呵♪放輕鬆點,你僵硬地像你們故鄉的艾希堅冰呢♪(再次揉了揉對方的腦袋)」
Chevalier 「那麼,(站直身子)我得先向Ishtar報告事態了,失陪。」
Chevalier 對 Chevalier 投票踢出
Chevalier離開村莊了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Immortal 「◆DoomBringer 氣息……(低落的垂肩)哎呀這沒法了,搞不好就是因為康沃爾吧?是嗎?」
Iblis 「◆Anular 哦呀?希爾還是過來了~?」
Anular 「……露?(張望)」
Mad Paradox 來到了幻想
Centurion 「(得,得救了嗎?)」
Anular 「……不、不是。(又搖了搖頭,皺起眉)」
Anular 「◆Iblis …………(沉默的看著)」
Doom Bringer 「◆Immortal 只是假設而已。」
Iblis 「◆Anular 嗯──?(饒有興致地抱著◆Centurion回看)」
Doom Bringer 「(看了一眼進村的◆Mad Paradox)難得這麼晚到。」
Centurion 「……(默不作聲)」
Oz Sorcerer 「◆Immortal 臭小鬼果然還是臭小鬼呢、是不是想泡一下黑霧浴?(手上開始冒出毒霧)」
Immortal 「◆DoomBringer 假設?假設的話就表示還有挽救的辦法嗎!(恍然大悟的看著對方)呃--什麼辦法?(再度苦惱的摸著自己下巴思索)」
Immortal 「◆OzSorcerer 我們這邊人多勢眾,妳別亂來,等等入埋毒者我笑妳。」
Doom Bringer 「◆Immortal 砍掉重練。(棒讀)」
Mad Paradox 「(慢悠悠的飄回來,結果發現兩人進展變更誇張了決定直接無視去了另一個角落待著。)」
Immortal 「◆DoomBringer …把我的信任還來!(翻白眼)」
Doom Bringer 「◆Immortal 要你信我過了?」
Immortal 「◆DoomBringer 我信你阿?不用你許可吧?」
Oz Sorcerer 「◆Immortal 可以啊、反正被殺也有8分一的機率把你噴死。」
Doom Bringer 「◆Immortal 傻子嗎。」
遊戲開始:2018/03/12 (Mon) 00:32:19
登場職業:村人2 占卜師1 人狼2 妖狐1 邱比特1 蝙蝠1 神話迷1
Centurion 「噗哈——!」
Centurion 「啊……還以為要……」
Herrscher 「……。」
Centurion 「……」
Centurion 「晚上好……?」
Herrscher 「嗯。」
Herrscher 「你動手?」
Centurion 「好的。我1分10秒咬。」
Herrscher 「……我不想出占。」
Herrscher 「就,隱藏起來吧。」
Centurion 「我遺書先留蝙蝠,被黑也是?」
Herrscher 「嗯。」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初日犧牲者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初日犧牲者的遺言 我不知道該說些甚麼呢……
日出,2 日目的早晨來臨
Immortal 「哦--」
Centurion 「早上好……」
Mad Paradox 「村人2 占卜師1 人狼2 妖狐1 邱比特1 蝙蝠1 神話迷1」
Doom Bringer 「早。」
Iblis 「早上好♪這次依然沒有獵人呢~」
Oz Sorcerer 「早。(呵欠)」
Iblis 「占卜師記得要躲好哦~?明天才是你出來的時間♪」
Centurion 「有戀人,大家得小心。」
Doom Bringer 「神話碰村就出來。」
Anular 「…………狼、狐、戀、二不定側。」
Mad Paradox 「神話入村就出吧。」
Immortal 「我看看,二狼一狐一蝙蝠,還有那個邱比特跟神話迷。」
Mad Paradox 「還有小心粉紅色。」
Oz Sorcerer 「◆Immortal 沒埋毒真可惜呢......是吧?」
Herrscher 「……動物村。」
Iblis 「不知道是誰在談戀愛呢♪真是青春~」
Anular 「粉色?灰色?」
Centurion 「神話呢?不早早出來就是入職囉?」
Doom Bringer 「常見的基本配置啊。」
Immortal 「◆OzSorcerer 妳那麼想要裡裡外外都是毒?妳……也是蠻奇特的。」
Anular 「入異側了。」
Mad Paradox 「還沒出來就是入職吧。」
Iblis 「神話迷再不出來就當入職囉♪」
Herrscher 「◆Anular ……不一定是異側。」
Centurion 「希望不是入狐……」
Mad Paradox 「希望不會變成雙狐之類的。」
Oz Sorcerer 「◆Immortal 反正我身上的毒素我自己免疫。」
Immortal 「沒講話就當入職業啦!」
Anular 「…………希望如此。」
Centurion 「那,今天就散投啦。」
Doom Bringer 「也可能入村職,或是,摸到戀或蝙蝠。」
Immortal 「◆OzSorcerer 和我沒差阿?……」
Mad Paradox 「今天也只能散投。」
Immortal 「總之嗎,就是散投。」
Iblis 「◆Anular 還有雙占跟雙蝙蝠的可能性呀,雖然摸到蝙蝠也未必會站在村側這邊就是了~」
Anular 「…………(摸了摸胸口)好。」
Doom Bringer 「散投吧。」
Oz Sorcerer 「◆Immortal ......算了不跟你聊了,跟沒慧根的人說話真累。」
Anular 「……最壞打算。」
Iblis 「又是隨機轉盤囉~」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第 2 日 (第 1 回)
Centurion3 票投票給 1 票 →Doom Bringer
Herrscher0 票投票給 1 票 →Oz Sorcerer
Iblis2 票投票給 1 票 →Mad Paradox
Immortal0 票投票給 1 票 →Centurion
Doom Bringer1 票投票給 1 票 →Iblis
Oz Sorcerer1 票投票給 1 票 →Centurion
Anular0 票投票給 1 票 →Centurion
Mad Paradox1 票投票給 1 票 →Iblis
Centurion 被表決處死
日落,黑暗寂靜的夜晚降臨
Herrscher 「……。」
Herrscher 「明天註冊?」
Herrscher 「(伸手束起頭髮)……幹活吧。」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Anular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Centurion的遺言 蝙蝠。可惜這次不是IM囉。
Anular的遺言
只要是你希望的,我都會做到。


……別丟下我。
日出,3 日目的早晨來臨
Immortal 「占卜
對啦,我是占卜。
D1 Centurion 狼
D2 Anular 村」
Doom Bringer 「吊狼占狐?」
Mad Paradox 「神話→◆Immortal→占卜師
D2 Oz Sorcerer 人
末狼了。」
Immortal 「躺好你的地板…沒獵人我真不想出來。」
Iblis 「哎呀呀──(看著兩份遺書)」
Oz Sorcerer 「哇。」
Immortal 「……………阿,註冊?」
Herrscher 「……神話入占。」
Mad Paradox 「不確定是不是。註冊。」
Iblis 「哦呀,神權占加神話占嗎~?」
Mad Paradox 「畢竟又是一屍。」
Mad Paradox 「……我怎麼說又。」
Doom Bringer 「戀人還在場上。」
Immortal 「看錯名字,還以為是別人躺了。」
Oz Sorcerer 「哼...?看起來還滿厲害的。」
Iblis 「沒有人跟希爾村PK的話,應該不是註冊吧♪」
Herrscher 「……要謹慎對待神話。(想起上一場)」
Doom Bringer 「也沒有神話PK。」
Immortal 「神話-阿。」
Oz Sorcerer 「哦?那要R占嗎?(壞笑)」
Iblis 「嗯♪那今天是吊灰單還是~?」
Mad Paradox 「(聳肩)就怕唯一白單入戀,之類的。」
Doom Bringer 「灰單剩三人。」
Immortal 「總之我信我的單,十之八九我隔天就不在了。」
Mad Paradox 「可以先吊灰。我想。」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第 3 日 (第 1 回)
Herrscher0 票投票給 1 票 →Doom Bringer
Iblis4 票投票給 1 票 →Doom Bringer
Immortal0 票投票給 1 票 →Iblis
Doom Bringer2 票投票給 1 票 →Iblis
Oz Sorcerer0 票投票給 1 票 →Iblis
Mad Paradox0 票投票給 1 票 →Iblis
Iblis 被表決處死
日落,黑暗寂靜的夜晚降臨
Herrscher 「……速咬。」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Immortal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Iblis的遺言 啊哈♪只想著不要出去PK~
結果沒有職可以跳了呢♪
Immortal的遺言 占卜
對啦,我是占卜。
D1 Centurion 狼
D2 Anular 村
D3 Herrscher
日出,4 日目的早晨來臨
Mad Paradox 「神話→◆Immortal→占卜師
D2 Oz Sorcerer 人
D3 Herrscher 狼」
Oz Sorcerer 「啊?這是狐CO?」
Doom Bringer 「嗯,剩一個配置,我是蝙蝠。」
Mad Paradox 「怎麼辦。戀還沒死,狼還沒死,蝙蝠也還沒死。」
Mad Paradox 「你們會集火我嗎。」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看你想被哪個顏色炸。」
Herrscher 「◆Mad Paradox 絕望嗎?」
Mad Paradox 「不。」
Oz Sorcerer 「你想戀贏還是狼贏?反正我們都會投你。(笑)」
Mad Paradox 「神話人選是拿能量球去丟的,我想這是報應吧。」
Herrscher 「(安靜地待在原地)」
Doom Bringer 「◆Oz Sorcerer 講清楚,投哪個,別搞出真散投。」
Oz Sorcerer 「啊不過,你想殺掉狼我不介意幫你?」
Herrscher 「◆Mad Paradox 平局?投另一個你?」
Doom Bringer 「雖然看配置妳是戀,應該優先處決妳,畢竟戀勝大。」
Doom Bringer 「我會投黑單。」
Mad Paradox 「◆Herrscher 好啊。投他。」
Oz Sorcerer 「來試試啊。(笑)」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請再次投票(第 1 回)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第 4 日 (第 1 回)
Herrscher2 票投票給 1 票 →Doom Bringer
Doom Bringer2 票投票給 1 票 →Herrscher
Oz Sorcerer0 票投票給 1 票 →Herrscher
Mad Paradox0 票投票給 1 票 →Doom Bringer
第 4 日 (第 2 回)
Herrscher3 票投票給 1 票 →Doom Bringer
Doom Bringer1 票投票給 1 票 →Herrscher
Oz Sorcerer0 票投票給 1 票 →Herrscher
Mad Paradox0 票投票給 1 票 →Herrscher
Herrscher 被表決處死
日落,黑暗寂靜的夜晚降臨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Herrscher的遺言 ……讓我看看這村莊最後的所歸之處吧。
[戀人・邱比特勝利] 等這村莊結束之後,我們就要回老家結婚了。
遊戲結束:2018/03/12 (Mon) 01:00:55
Centurion 「◆Iblis ?!這是犯規!」
Anular 「……粉色。(神色痛苦)」
Immortal 「恭喜兩位賀喜兩位。」
Doom Bringer 「......。」
Iblis 「哎呀,真是狡猾♪」
Oz Sorcerer 「哼。(聳肩)輸的可別哭啊。」
Herrscher 「……這樣啊。」
Centurion 「哈啊,粉紅色的力量啊……(抓頭)」
Centurion 「好哥哥好姊姊,乖狼寶寶有沒有喜餅吃呀?嘛,開玩笑的。」
Immortal 「挺好笑的,旁邊一排動物。(看著配置單)一路占過來不就方便了?」
Doom Bringer 「◆Centurion 滾回你的哈梅爾吃丹卡補腦。」
Iblis 「◆Anular 希爾~?(重新抱住◆Centurion後飄到對方身旁看著)」
Centurion 「◆Doom Bringer 怎麼能吃丹卡爺爺呢!冷血!虐待動物!(?)」
Mad Paradox 「恭喜粉紅色。(把兜帽拉低了一點)」
Centurion 「◆Iblis 唔唔唔,希爾先生不喜歡您這樣子的,請放手……」
Oz Sorcerer 「選的戀伴還是挺聰明的啦,就稍微誇獎你一下吧。」
Herrscher 「(安靜地在原地解除介入)」
Immortal 「(偷偷去通知大忙人跟打火機好了,哈。)」
Centurion 「可我是真乖啊,只咬了娃娃。」
Anular 「◆Iblis …………什麼?露?(搖了搖頭想讓自己清醒,隱隱約約的能看出溢出的魔氣話做植物的形狀在腳邊盛開)」
Doom Bringer 「◆Oz Sorcerer 你以為每個人的智商都和那幾個一樣低嗎。」
Centurion 「◆Herrscher 抱歉……第一天就上去了,沒能做到什麼事。」
Iblis 「◆Anular 在想什麼~?(將◆Centurion抱到對方面前)這是新來的小傢伙♪隊長大人說他很想念朕,所以朕想帶他去魔界玩幾天♪」
Centurion 「不我從來沒說過……」
Immortal 「(耳朵癢癢的……應該是想太多了?)」
Anular 「◆Iblis ……好…只要是你說的……」
Oz Sorcerer 「◆Doom Bringer 當然不、不過別對他人有太高的期待會比較好?(聳肩、之後笑了出來)可以跟天才魔女愛莎大人一隊你可該心懷感激!」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謝謝你轉票?(側頭彎腰看著人藏在帽兜裡的臉)」
Doom Bringer 「◆Oz Sorcerer 我要是只是個蝙蝠,我會贏的更輕鬆。」
Iblis 「◆Anular 嗯嗯♪朕覺得應該會很有趣~對了♪把隊長一起帶上如何~?
Centurion 「x」
Immortal 「………沒啥事了?恩…沒帶康沃爾出來,算了,去找貓看看?看看電源眼睛說得是不是真的和氣息有關……」
Centurion 「◆Iblis 啊(突然想起了什麼)說上來,我們的「隊長大人」好像對姊姊抱有愛慕之心呢——他剛剛請希爾先生說,如果姊姊來了要告知他一聲。他好——想見妳的——」
Anular 「◆Iblis ……?…?只要你希望的話…………(腳下的漆黑植物隨著魔氣的爆開一口氣向外擴散了一大圈)」
Immortal 「◆Iblis Pass--我要忙,下次說,好好享受兩人時光吧?我下次再去晃晃--」
Iblis 「◆Anular 好♪那你先看著小傢伙啊~(將◆Centurion交給對方)」
Oz Sorcerer 「◆Doom Bringer 反正都是要活下去、勝利條件又不衝突~還多得到了和愛莎大人說話的機會?不是很好嗎~」
Immortal 「(朝Centurion翻白眼)我老姐…我可不想讓她狀況不穩定就亂跑。」
Centurion 「隊長大人還說他想體驗體驗姊姊昨天跟我做的事情——」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抬眼看人)不用謝,你活著就能勝了對吧。」
Mad Paradox 「中:就能贏*」
Iblis 「◆Immortal (迅速地飄到了對方面前)隊長大人,朕現在有時間和你聊聊囉♪」
Centurion 「隊長大人希望姊姊比寵我還要更寵他喲!!」
Anular 「◆Centurion (過多的魔氣使植物成長到與人一般高,將對象包圍住)」
Immortal 「◆Iblis 恩?聊啥?我聽到Centurion的叫聲了--能不能下次阿,我今天真要忙。」
Centurion 「呼哈……這樣應該可以了。(回頭看著◆Anular)呃。可以……放我下來嗎?」
Centurion 「……咳,咳……唔,這個氣息……」
Iblis 「◆Immortal 嗯──(故作思索的樣子)聽說騎士團長,也就是愛利西斯啦♪她最近的狀況好像不太好,所以朕讓希爾找了幾本書,看看能不能幫點忙♪」
Doom Bringer 「◆Oz Sorcerer 更難贏而已。」
Immortal 「◆Iblis 能改善的?妳可別開玩笑了?老姐的事情我可不會和平常一樣打哈哈?」
Iblis 「◆Immortal 不過她人實在不太好找呢,所以只能找隊長大人代勞囉♪(眨了眨眼)畢竟有些書中的秘術,連朕也不清楚對人類會有什麼效果呢,不如請隊長大人先過目一下~?」
Doom Bringer 「(在◆Mad Paradox面前蹲了下來,猶豫一會後緩慢的開口)......謝謝。」
Doom Bringer 「(別開視線搔著臉頰)總覺得......還是得道謝。」
Immortal 「◆Iblis 不是找我過目,是康沃爾吧?嗎…我也要和她說一聲?不見到我她會慌的。欸對了我順便問妳件事情,過來一點。」
Centurion 「唔,哈呼……咳。(魔氣,太……守護石……)」
Iblis 「◆Immortal 那把古劍鞘嗎?(認真思索了一下)朕是不覺得他能幫上什麼啦──嗯~?(直接貼到了對方面前)」
Iblis 「◆Anular 希爾──冷靜一點,小傢伙快死了,朕答應過其他人不會玩壞他的♪」
Oz Sorcerer 「◆Doom Bringer ...嘛、我不否定。(聳肩)」
Doom Bringer 「◆Oz Sorcerer 我就稍微認可一下你的智商吧,至少妳知道我最後一天說吊赫尼爾是要妳跟著投票。」
Oz Sorcerer 「◆Mad Paradox 謝了、小傢伙。(歪著頭,神奇的是帽子完全不會掉)不過這不是你真正的樣子吧?(疑惑)」
Immortal 「◆Iblis 喂喂喂這距離(和打火機那邊的老姐的氣氛也差太多了吧)算了,總之………………」
Immortal 「那裡…………會有那種,類似貓的生物?」
Centurion 「呼……咕嗯,唔,哈啊……(父親……曾經您也,歷經過……如此,痛苦的……?)」
Anular 「◆Iblis. ……?(收斂氣息)」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一黑一白的眼注視著對方好一陣子)你也沒集火我上去。」
Mad Paradox 「所以不用謝。」
Anular 「…………(釋放過魔氣後似乎終於冷靜下來)」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我為什麼要集火你?今天我不是戀測你對我而言也是真占。」
Oz Sorcerer 「◆Doom Bringer 嗯?當然、畢竟可是我這天才魔女愛莎大人啊!」
Doom Bringer 「再說了,可以的話我不想。」
Centurion 「……哈啊……(感覺到魔氣逐漸散去,才終於輕鬆了些)」
Iblis 「◆Immortal 嗯,雖然不常見到,不過應該是有吧♪(維持同距離地思考和回應)」
Doom Bringer 「◆Oz Sorcerer 如果某人有妳一半的智商就好了,雖然一樣不算多。」
Anular 「◆Iblis 妳不是她……為甚麼我……」
Iblis 「◆Anular 希爾~?(隱隱皺起了眉,但仍微笑著)」
Mad Paradox 「◆Oz Sorcerer …(抬眼)平時就是這樣,跟你家的茄子差不多。」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嗯。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謝謝。」
Immortal 「◆Iblis 那就好--總之我還是要先回去一趟,恕我此趟真不奉陪。(用雙手食指比了X,看著對方)」
Immortal 「(拜託,快點,結束,啊啊啊啊啊啊)(努力維持正常表情)」
Oz Sorcerer 「◆Mad Paradox 哦?魔法嗎?(似乎有點興趣)」
Iblis 「◆Immortal 哼嗯──隊長大人回去的原因是什麼呢~?(單手勾著對方下巴)」
Immortal 「◆Iblis 坦白從寬,我要去找貓還有跟老姐說我要去魔界,這樣能嗎?還有這樣很癢,放開阿…」
Iblis 「◆Immortal 嗯──但是朕覺得不要告訴團長大人比較好呢~?畢竟她知道後感覺不會並不太可能會允許呀♪(姑且收回了手,但湊得更近了)」
Immortal 「◆Iblis 恩…也是,就說出個任務和問Twillight姐幫忙看顧什麼的---太近了!!(雙手抵著對方的肩膀)」
Iblis 「(才發現有贅字,請無視)」
Iblis 「◆Immortal 那些事讓其他人轉達就行了~?(不在意地任由對方抵著自己的肩膀,反正並沒有因此拉開距離)」
Mad Paradox 「◆Oz Sorcerer 不是。(皺了皺眉)原理不一樣,形式上差不多。總之平時就是這個樣子。」
Doom Bringer 「(垂眸嘆了一口氣)」
Immortal 「◆Iblis 唉唉唉,別越靠越近阿?(不太趕出力、依然抵著對方)口頭說明好多了不是嗎?!妳就放心讓我去嗎!」
Doom Bringer 「(好煩啊、講什麼都不對啊,紙片你怎麼變得這麼難關心啊。)(懊惱的垂頭抓著後腦)」
Iblis 「◆Immortal 由朕親自開的通道,有什麼好不放心的♪不然隊長大人之後才隻身一人從奪魂之眼過去,就算是朕也沒辦法保證隊長大人的安全呢♪(故意露出了有些困擾的表情,但仍然微笑著)」
Immortal 「◆Iblis 那個破爛通道康沃爾輕輕碰一下就爆了,有安全的我幹什麼不走……不管,我就是要先回去!反正我早就打定主意了!」
Oz Sorcerer 「◆Mad Paradox 形式上的啊,是嗎。(直起身)」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側起了頭,眼神透露出一點不解)」
Iblis 「◆Immortal 正是因為一般通道無法承受隊長大人的力量,所以才要額外開通道啊♪不然隊長大人要是被傳送到魔界的不知名角落,朕可就難辦了呢。(說著說著又扣住了對方的下巴)」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最近一次充能是什麼時候。(仍維持著姿勢)」
Oz Sorcerer 「......嘛,也就是魔術了嗎?反正我也用不到。(哈欠,伸懶腰)好了,撤退、撤退…(默默離開,反正這裡的傢伙們跟自己也不在一條線上)」
Iblis 「◆Immortal 隊長大人就當給朕一點面子,嗯~?(以自己的額頭抵住對方的額頭)」
Immortal 「◆Iblis 這確實也是個大問題--所以說妳要不要放開我了啦!喂喂喂,又扣、還扣,當我下巴掛勾嗎?哎呀我不想好好說話了,總之放開我阿--」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回想了一下)幾天前?啊……(說起來手腕。不提到都要忘了。)」
Mad Paradox 「(雖然這一點點放著不管可以自然恢復就是了。)」
Iblis 「◆Immortal 嗯呵呵,失敬失敬♪總之利弊朕也分析完了,隊長大人執意要先回去一趟的話,只怕朕就無法幫上忙了,畢竟能讓人類平安通過的通道並不能頻繁地開啟呢,朕又得先帶小傢伙過去♪(看向一旁的◆Centurion)」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能源還夠嗎。(抬起頭了,但沒有看著對方)」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應該夠吧。還不會很累。(伸食指戳著對方的臉頰,戳到後來乾脆整隻手貼人臉上)」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你是把自己再構成成冰塊了?手這麼冷嚇誰?(伸手覆上臉上的手)」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眨了眨眼)也不只是手……解釋起來很麻煩,要說是冰塊也可以。」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你——唔……人類,的體溫很暖。」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你讓我該從哪開始吐槽你。(無奈的挑眉)」
Doom Bringer 「(手卻施了力握住相對瘦小的手掌)你......有需要的話,我能幫的,我盡量。」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看著人思索一陣,覺得這個場合應該需要便勾勾嘴角微笑)謝謝。(另一隻手遞起來輕輕拍了拍對方的頭)」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沒什麼好謝的。」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搖搖頭放下拍頭的手)至少你老實人說的跟想的差不遠。(小聲咕噥)不像那個危險的傢伙……」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不說這個,你不回去嗎?」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嗯,回去了。(沒聽清楚對方的咕噥,但也不打算追問)走?」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點點頭,重新拉好兜帽安靜地跟在人身後)」
Immortal 「◆Iblis 區區個小通道幹什麼那麼費心!真走丟了就大幹一場或是報妳的名字不就得了?擔心那麼多小心---太勞累,總之妳就先帶他過去啦!就這樣辦!(指著Centurion的方向)」
Immortal 「(哎唷喂呀那句話全蹦出來的話我就不用活了,幸好幸好。)」
Iblis 「◆Immortal 要是平常的話,朕也許會認同您的說法,但是今天才見到Ishtar的管家先生,朕是個言出必行的魔族呢,總不好再給人添亂呢♪」
Iblis 「◆Immortal 至於朕的身體狀況,不如由隊長大人親自確認看看如何~?(拉起對方的一隻手貼向自己的胸口)」
Iblis 「◆Immortal 您聽見了嗎,朕的心跳聲──(貼在對方耳廓上低語著)」
Immortal 「◆Iblis 妳妳妳,不要這樣!!(臉刷的一下通紅,慌慌張張的想要收手卻不敢亂動)感覺到了啦!所、所以放開!!」
Iblis 「◆Immortal 嗯呵呵,所以隊長大人最後還是打算要先回去一趟嗎,嗯~?(放開對方的手,但是反而將對方的頭往胸口按)」
Immortal 「◆Iblis 對--恩?!!!!(等等等這真的會出事、根本沒辦法呼吸阿…Centurion,看來我對你有誤會啊啊啊) 放、咳呵…放開……放……(虛弱的擠出幾個字,但綜合之前從老姐和方才Centurion的經驗後,放棄掙扎)」
Iblis 「◆Immortal 您不說話的話,朕就當您默認囉♬希爾,可以帶著小傢伙回去囉♬(抱著◆Immortal開啟魔界通道,並拉著其他人走進)」
Immortal 「(………再見了班德的貓,我下次再去看你們。)(完全不想面對被抱著的這件事實而放空自我,任由對方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