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艾里奧斯村 [6229號村]
~你今天衝滿等了嗎?~

實際時間制 (日: 4 分 / 夜: 3 分)[4:3]初夜的替身君村人君模式投票票數公開自動公開靈界配置闇鍋模式不使用副職業
1 2 3  [] [] [] [] [] [] [] [] [] []
icon 初日犧牲者
(生存中)
icon Code: Sariel
(生存中)
icon Immortal
(生存中)
icon Rune Master
(生存中)
icon Mad Paradox
(生存中)
icon Herrscher
(生存中)
icon 乙太魔導
(生存中)
村莊建立:2018/03/08 (Thu) 00:28:16
Code: Sariel 來到了幻想
Immortal 來到了幻想
Immortal 「哦--還沒有什麼人阿。」
Rune Master 來到了幻想
Rune Master 「嗨--Everybody……只有你們而已啊?」
Immortal 「晚點大概還有人,大概。」
Mad Paradox 來到了幻想
Rune Master 「喔~~那就先等一下吧。(隨意的找個地方坐下)」
Code: Sariel 「(在高處待了半晌才下來踏進大廳)」
Immortal 「--想睡阿。(揉眼)」
Mad Paradox 「(整著兜帽慢慢走到慣待的角落去)」
Rune Master 「◆Immortal (在對方身後描繪火符文,趁著闔眼的時機讓它發出爆鳴聲)」
Immortal 「阿阿阿阿阿----??!!!」
Immortal 「(嚇的轉身,跌坐在地)」
Rune Master 「(迅速的收手,假裝在檢視武器的樣子)」
Code: Sariel 「(靠著拉比,打開光屏將資料備份至摩比的資料庫裡)」
Immortal 「(等等等等等剛剛到底是怎樣?!)」
Code: Sariel 「......。(聽見有人大叫,往◆Immortal的方向看去)」
Immortal 「◆Code:Sariel ……咳恩,沒事,妳忙妳的。」
Rune Master 「~~~♪~~♫~~(哼起小調,看來心情很好)」
Immortal 「(起身,視線往另外兩個人飄去,然後定在某個人身上)」
Immortal 「◆Rune Master ………………你是想打架阿?!」
Rune Master 「◆Immortal …………?(裝成一臉狐疑的表情) 你才想打架吧。」
Code: Sariel 「◆Immortal ......嗯。(注意力轉回自己的光屏上)」
Immortal 「◆Rune Master 伊芙十成沒興趣,MP他就算要嚇也不會突然消失,能這樣搞只剩下你了!你當我第一天被嚇嗎?!!」
Mad Paradox 「(……他,呃,真了解?)」
Rune Master 「◆Immortal 分析的很有道理啊,怎麼看我都是犯人呢。(笑)嘿,所以我說那個evidence呢?」
Code: Sariel 「(艾索德推理的能力有進步呢,是玩這個遊戲的影響嗎?)(想著,手沒有停下)」
Immortal 「◆Rune Master 你有火能燒好嗎(白眼)?!」
Rune Master 「◆Immortal Bingo~♪ (拍了拍手) 想不到還能直接點出來嘛。怎麼樣,清醒了沒呀?(不懷好意的笑著)」
Immortal 「◆Rune Master 你到底是要嚇醒我還是嚇昏我阿?!!」
Rune Master 「◆Immortal NO~~不會吧,那點聲音你都能暈???!」
Immortal 「◆Rune Master 那、那種跟蚊子一樣的聲音哪嚇的暈我?!!想太多!」
Herrscher 來到了幻想
Rune Master 「◆Immortal 那、剛剛那個響徹雲宵的大叫怎麼回事啊?蚊子很可怕嘿~~」
乙太魔導 來到了幻想
Immortal 「◆Rune Master 你幻聽、你聽錯了。」
Rune Master 「唷,Ain還有愛看書的矮冬瓜,晚安啊~~(揮揮手)」
Rune Master 「◆Immortal 那你也是。被空氣嚇傻了。(一臉惋惜的臉)好可憐喔。」
Herrscher 「◆Rune Master ……晚上好,艾索德。」
乙太魔導 「(哈欠)晚上好......(看向◆Rune Master) 哼、今天比較睏,愛紗我就不跟臭小鬼吵架了。」
Mad Paradox 「//中:數十五秒直接開始。」
遊戲開始:2018/03/08 (Thu) 01:17:38
登場職業:村人2 占卜師1 靈能者1 人狼1 蝙蝠1 神話迷1
Code: Sariel 「模式轉換...看來沒必要,和上次一樣。」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初日犧牲者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初日犧牲者的遺言 我不知道該說些甚麼呢……
日出,2 日目的早晨來臨
乙太魔導 「村人2 占卜師1 靈能者1 人狼1 蝙蝠1 神話迷1」
Immortal 「哦--」
Mad Paradox 「村人2 占卜師1 靈能者1 人狼1 蝙蝠1 神話迷1」
Code: Sariel 「日安。」
乙太魔導 「嗯......早上好。(揉眼)」
Rune Master 「早啊。」
Herrscher 「……嗯。」
Mad Paradox 「長話短說,神話入村人。」
Mad Paradox 「摸誰先不說。」
Rune Master 「神話入村請早點出來喔~」
Code: Sariel 「神話進村,嗯。」
Immortal 「職業還蠻稀鬆平常的?是說那蝙蝠是啥。」
Mad Paradox 「蝙蝠就是,活到完場就能贏的職業。」
Herrscher 「不定側。」
Rune Master 「Oh,收到收到。(比了個OK的手勢)」
Code: Sariel 「蝙蝠是活下來就算贏,無論陣營。」
Immortal 「哦?入村阿?這樣毛茸茸就一個了?」
Immortal 「感謝回答阿-(隨意擺手」
Code: Sariel 「只有一狼沒錯。」
乙太魔導 「這樣紅色的就只剩下一個呢。」
Rune Master 「那就只有一狼要對付了。 占卜師跟直覺工作啦~」
Immortal 「占卜加油阿-然後就是一般般的散投了?」
乙太魔導 「然後今天沒有多少線索,只能先散投了。」
Mad Paradox 「搞不好散投就上去了,那一隻狼。」
Herrscher 「嗯,散投。」
乙太魔導 「(哈欠)......怎麼都睡不飽啊。」
Rune Master 「避白散投囉。」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請再次投票(第 1 回)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第 2 日 (第 1 回)
Code: Sariel1 票投票給 1 票 →Herrscher
Immortal0 票投票給 1 票 →Code: Sariel
Rune Master1 票投票給 1 票 →乙太魔導
Mad Paradox0 票投票給 1 票 →Rune Master
Herrscher2 票投票給 1 票 →乙太魔導
乙太魔導2 票投票給 1 票 →Herrscher
第 2 日 (第 2 回)
Code: Sariel1 票投票給 1 票 →乙太魔導
Immortal0 票投票給 1 票 →Code: Sariel
Rune Master1 票投票給 1 票 →乙太魔導
Mad Paradox0 票投票給 1 票 →Rune Master
Herrscher1 票投票給 1 票 →乙太魔導
乙太魔導3 票投票給 1 票 →Herrscher
乙太魔導 被表決處死
日落,黑暗寂靜的夜晚降臨
Code: Sariel 「節能模式...黎明再行動。」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Immortal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Immortal的遺言 聽起來似乎和我沒啥關係?
我也不知道到底要幹啥,總之就是蝙蝠。
乙太魔導的遺言 哼哼,這才是相襯職業嘛
要找出你藏起來的尾巴!
D1 Rune Master 村

狼側只有狼一個,要是跳占一定得吊啊!
日出,3 日目的早晨來臨
Code: Sariel 「......吊占了。」
Mad Paradox 「真占跟蝙蝠都上去了。」
Rune Master 「哇,吊占咬蝙蝠。」
Mad Paradox 「決勝了吧。」
Mad Paradox 「我是摸Herrscher入村的,靈能自己出來。」
Rune Master 「今天決勝日~~按照來說要CO職?」
Herrscher 「……大致上理解配置了。」
Rune Master 「靈CO
我,今天要來翻你們的秘密囉。
D2 乙太魔導 村」
Herrscher 「女王是狼。」
Rune Master 「老實說,有我沒我似乎沒多大用處。」
Code: Sariel 「......。...人數這麼少確實也不方便。」
Mad Paradox 「你連末狼警報都沒有,真的沒什麼用。」
Code: Sariel 「靈CO
D2 乙太魔導 村」
Code: Sariel 「要做的還是做一下。」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第 3 日 (第 1 回)
Code: Sariel3 票投票給 1 票 →Rune Master
Rune Master1 票投票給 1 票 →Code: Sariel
Mad Paradox0 票投票給 1 票 →Code: Sariel
Herrscher0 票投票給 1 票 →Code: Sariel
Code: Sariel 被表決處死
日落,黑暗寂靜的夜晚降臨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Code: Sariel的遺言 模式轉換...看來沒必要,和上次一樣。
[村人勝利] 成功根絕了人狼的血脈。
遊戲結束:2018/03/08 (Thu) 01:35:02
Rune Master 「結束啦!」
乙太魔導 「大家辛苦啦~!」
Herrscher 「……嗯。」
Immortal 「……哦。」
Mad Paradox 「嗯,就這樣。」
Immortal 「給你們拍拍手。」
Immortal 「(所以我這次到底來做什麼的……)」
Mad Paradox 「◆Immortal 充人數?…狼側口糧?」
Immortal 「◆Mad Paradox ……充人數還可以,但口糧是怎麼回事。」
Rune Master 「什麼也沒做就結束了。 嗯……幫矮冬瓜蓋被算是唯一的工作嗎。」
Mad Paradox 「◆Immortal 你被吃了。(一臉理所當然的)所以是口糧。」
Code: Sariel 「◆Immortal 嗯,脆脆的?」
乙太魔導 「◆Rune Master 啊、臭小鬼我看到了,居然那樣子翻女孩子的衣服!」
Rune Master 「◆乙太魔導 ? 那是工作啊。(一臉無辜) 而且我只有稍微看看外套下面,就把妳搬到好躺到地方去了。」
Immortal 「◆Mad Paradox◆Code:Sariel …………。」
Immortal 「◆Code:Sariel 如果可以,不用再形容下去了,我不想知道我的身體除了脆脆的以外還有什麼口感!」
Code: Sariel 「◆Immortal 嗯,模擬的食感也不能保證正確。(偏頭)」
乙太魔導 「◆Rune Master 那、那也不可以那樣翻啊!雖然是工作但對女孩子來說很失禮的!(耳根有些紅)」
Immortal 「◆Code:Sariel 沒問題沒關係可以的,不用勉強!不用完全分析出來也沒有問題!」
Rune Master 「◆乙太魔導 (雙手舉起) 我發誓真的沒看,就簡單搜……還是說(語鋒一轉)有什麼東西值得看啊?」
Mad Paradox 「◆Immortal (交互看著被吃的與吃人的,把對話全程聽完之後想了想)…可是我好奇耶。」
Mad Paradox 「(突然開啟組裝模式,重構成青年的模樣之後單膝蹲在◆Immortal面前打量著)不然你也讓我咬一口?」
乙太魔導 「◆Rune Master !?(雙手抱臂)說什麼呢!你、你這這個好色的小鬼!」
Immortal 「◆Mad paradox 阿?!好奇什--嗚哇阿!!(嚇的退後三步)你你你,哪有人說變就變的阿?!嚇誰阿!(氣的指著對方的鼻頭)」
Mad Paradox 「◆Immortal 哎呀,嚇倒你了嗎?(側著頭吃吃笑了兩聲)我都是這樣的,要習慣喔。」
Mad Paradox 「◆Immortal 比起這個——(跟著湊上前去)脆脆~的蝙蝠口感我也很好奇,讓我咬個一口好不好呀?隊長♪(用冰冷的食指劃過對方的脖子,一直到鎖骨附近才停下)」
Immortal 「◆Mad Paradox (因不適應的溫度而發起冷顫,趕忙抓起對方的食指)好個頭!你真當我是隨手可拿的口糧,說吃就吃嗎?!再來你一個村人不要跟毛茸茸湊熱鬧啦!」
Mad Paradox 「◆Immortal 欸——(發出一個不情不願的單音節)我這叫實驗精神喔,科學家嘛。嘻嘻。」
Mad Paradox 「(迅速的咬了一口對方伸來抓住自己的手)」
Mad Paradox 「我倒覺得有點硬耶。(退開來,眨了眨眼)」
Immortal 「◆Mad Paradox 嘶--?!!你這個黑!眼!睛!難不成真的脆的嗎!很痛阿?!(用另一隻手著實的包住被咬的手,怕對方又再襲擊自己一次)」
Mad Paradox 「◆Immortal 哈哈,抱歉啦——下次會溫柔一點的♪(語帶笑意的站起身,一揚手將淡藍色的光環打到人身上)」
Immortal 「◆Mad Paradox 下次?!還有下次?!想得美!才不會讓你有機可乘,可惡的黑眼睛!」
Mad Paradox 「◆Immortal 嘿——不讓人有機可乘呢?我會拭目以待的,哈哈♪(動作略嫌誇張地轉身走遠了)」
Immortal 「有一種隨時隨地都會被偷襲的感覺……」
Immortal 「恩……反正在這裡就隨便吧,他們沒關係。(看了看剛才被咬現在卻痊癒的手後,便大步地往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