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艾里奧斯村 [6226號村]
~私村,不需要TP,請用角色名進場~

實際時間制 (日: 4 分 / 夜: 3 分)[4:3]初夜的替身君村人君模式投票票數公開自動公開靈界配置闇鍋模式不使用副職業
1 2 3  [] [] [] [] [] [] [] [] [] []
icon 初日犧牲者
(生存中)
icon Centurion
(生存中)
icon Mad Paradox
(生存中)
icon 狂靈者
(生存中)
icon Rage Hearts
(生存中)
icon Furious Blade
(生存中)
icon Fatal Phantom
(生存中)
icon Comet Crusader
(生存中)
村莊建立:2018/03/04 (Sun) 21:16:48
Centurion 來到了幻想
Mad Paradox 來到了幻想
Centurion 「晚好呀♪」
狂靈者 來到了幻想
Mad Paradox 「嗨♪(哼著不成調的曲子渡步入內,毫不在意拖地的長髮與外套)」
Centurion 「對了,我還欠你什麼來著吧?」
時間追擊者 來到了幻想
時間追擊者 「嗯......這次的定位.....(開啟裂縫後探頭,這次好好開在地板上的樣子)」
Centurion 「(突然感覺被孤立了?)」
Centurion 「晚安呀,另外兩位Add哥。」
時間追擊者 「◆Centurion 嗯...晚上好。」
時間追擊者 「(出來後找了個位置坐下休息,順便打開光屏看看這次的代碼)」
Mad Paradox 「◆Centurion 唔——有吧?(手掂在下巴上)是什麼呢?」
Centurion 「◆Mad Paradox 哦?自己討的人自己忘記了嗎?那代表我可以賴帳囉?(笑瞇瞇)」
時間追擊者 「嗯....?(總覺得錯過些甚麼,望著正在聊天的兩人)」
狂靈者 「◆Centurion 嗯,晚上好。(看了人一眼,又把注意力放回光屏和迪納摩上)」
Mad Paradox 「◆Centurion 啊——(好像想起了什麼)你要現在給我也可以呦。(語帶笑意)」
Centurion 「◆Mad Paradox 我沒有意見哦。倒是剛剛好像有誰急著直跳腳的要我還債的,應該問那個人才是?」
Mad Paradox 「◆Centurion 哪有,逗你玩而已~」
Mad Paradox 「(說完便直接移動到人面前在臉上抿了一口)」
Mad Paradox 「先收著這點好了♪(邊說邊退開飄遠了)」
Centurion 「◆Mad Paradox ?!我,你,我……(正打算回嘴卻猝不及防被啄一回,羞又惱不起地愣在原地)」
時間追擊者 「....姆(未來的我還是一樣愛惡作劇呢)」
Centurion 「可惡……等那傢伙變小了我還不欺負回去。」
Mad Paradox 「◆時間追擊者 嗯~?(瞟一眼,直接來到人面前)你想說——什麼?(咧嘴笑著)」
時間追擊者 「◆Mad Paradox 什、什麼都沒有啦...(突然放大的臉讓自己嚇一跳差點按錯代馬)」
Mad Paradox 「◆時間追擊者 喔—?真的——?」
時間追擊者 「◆Mad Paradox 真的啦......你不要老是突然靠近好不好,很嚇人耶。」
Mad Paradox 「◆時間追擊者 就是要嚇你啊。(吃吃笑了兩聲然而黑眸毫無波瀾)好吧,今天放過你。」
Centurion 「……呼。(消了氣,從口袋裡掏出甜點店的DM端詳)」
Mad Paradox 「(走遠兩步,用慣用的分解再重構的方式來到◆狂靈者身後)」
時間追擊者 「◆Mad Paradox 哼...今天倒是挺識相的。(見他離開便趕緊檢查代碼有沒有不小心動到的地方)」
Mad Paradox 「◆狂靈者 你—在—看什麼呀?(捧頰看著對方正在操作的光屏)」
Centurion 「該買哪種蛋糕給FP呀……嗯還得留些預算買所有的新品……」
Centurion 「這次就報公帳應該沒問題……嘿嘿。」
狂靈者 「◆Mad Paradox !!!」
狂靈者 「◆Mad Paradox 你、你幹什麼別突然出現啊混蛋!」
Centurion 「?!(被突然一聲暴吼嚇了跳,應聲朝◆狂靈者那邊看去)」
Centurion 「啊,以後也試試人體的傳送好了,能像MP那樣一定方便很多。」
Mad Paradox 「◆狂靈者 嚇你啊♪(聽起來樂在其中)」
Mad Paradox 「呀——真是,都第四次…第五次?還是第三……隨便好了,反正都那麼多次了你的反應還是那麼棒嘛?(邊說邊拍著肩)」
Mad Paradox 「(還會被嚇倒的時候真好玩……哪像現在表情都死掉了。)(悄悄地上下打量著對方)」
狂靈者 「◆Mad Paradox 你剩這種無聊事能做了嗎!(翻白眼)」
時間追擊者 「....(原來只是換目標阿,狂靈真可憐)」
Mad Paradox 「◆狂靈者 …(眨了眨眼,看似認真地思考了一陣)好像真的是耶,除了鬧你們我也沒別的事情好做了。」
Centurion 「(打趣地看著那兩人吵嘴)」
狂靈者 「◆Mad Paradox ......。(一肚子火但不知該如何回嘴)」
時間追擊者 「...(整理完資料後把光屏關上)」
Mad Paradox 「◆狂靈者 (在對方沉默的期間又陷入了回想,眼神看著人但是沒有焦點)」
狂靈者 「◆Mad Paradox ?喂、發呆啊。(朝對方揮了揮手)」
Mad Paradox 「◆狂靈者 ……嗯?(回神)啊,沒有啦,想些東西而已。」
Mad Paradox 「◆狂靈者 所以說,你在弄什麼呢?(像是要轉移話題似的指了指光屏)」
Rage Hearts 來到了幻想
Centurion 「晚好——」
Rage Hearts 「嗯,嗨!」
Furious Blade 來到了幻想
Furious Blade 「晚安。」
狂靈者 「◆Mad Paradox ......調整迪納摩而已,功率有點不穩定。(順著對方轉移話題)」
Centurion 「兩位雷文哥晚上好呀。」
Rage Hearts 「(挑高了一邊的眉往後看去◆Furious Blade)你怎跟在我後面?」
Furious Blade 「◆Centurion (朝人點頭打招呼)」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 怎麼?(只是看回去)」
Mad Paradox 「◆狂靈者 哦——有找到不穩定的原因了嗎?(撐頭)」
Centurion 「◆Furious Blade (站起身,對人行了個五指禮,又悻悻然放下手)」
Rage Hearts 「◆Furious Blade 呃?不…(撇開了視線)沒什麼,不是什麼大事。」
狂靈者 「◆Mad Paradox 是還沒,而且找的途中好像被誰打斷了。(挑眉看著對方)」
Furious Blade 「◆Centurion 不用那麼正式,沒關西。(看著對方標準的敬禮)」
Rage Hearts 「嗯,我覺得沒關係。(抱著左手喃喃自語」
Fatal Phantom 來到了幻想
Fatal Phantom 「…啊。(工作的途中經過,停下腳步查看)」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 ……看起來很在意?」
Centurion 「◆Fatal Phantom 啊——FP你來得正好啊,我正在看要買給你的蛋糕。你想吃哪種?(把DM遞過去)」
Mad Paradox 「◆狂靈者 嗯?真的哦,誰那麼夠膽子打擾你啦?(明顯地在裝傻)」
Fatal Phantom 「◆Centurion (正在想停留時數會不會影響工作時,面前出現了蛋糕DM)……買給我的??…為什麼。」
Centurion 「◆Fatal Phantom 你幫我忙的謝禮呀。雖然最後也不算幫了成?」
Rage Hearts 「◆Furious Blade …啊?(從思緒中回過神沒聽清楚對方說了什麼)……沒事的?」
時間追擊者 「....(有點打盹」
Fatal Phantom 「◆Centurion 真的不必特地破費的。(把DM輕輕的推回去給對方)」
時間追擊者 對 時間追擊者 投票踢出
時間追擊者離開村莊了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Centurion 「◆Fatal Phantom 不破費不破費。我報公帳。」
狂靈者 「◆Mad Paradox ......就是你啊,裝什麼傻。」
Comet-Crusader 來到了幻想
Centurion 「……(突然閉嘴)」
Fatal Phantom 「◆Centurion ……別報公帳。查得到。」
Comet-Crusader 「各位晚上好。(稍微活動因為簽公文而痠痛的右肩)」
Centurion 「◆Fatal Phantom 噓,這話題先打住。」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 (挑了一下眉)想什麼?」
Fatal Phantom 「……。(木然的看著村門口)」
Fatal Phantom 「◆Centurion 嗯。(點頭)」
Comet-Crusader 「◆Centurion◆Fatal Phantom ……你們看我怎麼是看到……什麼可怕東西一樣的表情?」
Comet-Crusader 「Comet-Crusader 的登錄情報變更。
村民名稱:Comet-Crusader → Comet Crusader」
Centurion 「◆Comet-Crusader 沒有呀,只是看著你很累的樣子,我在想該如何慰問你?」
Fatal Phantom 「◆Comet-Crusader 沒事,一切正常。」
Mad Paradox 「◆狂靈者 …啊,真的,好像是我耶。哈哈。(指著自己)那不打擾你啦,你…加油?(拍了拍對方的肩,咧嘴笑了笑才走遠)」
狂靈者 「◆Mad Paradox ......到底來幹麻的。」
Rage Hearts 「◆Furious Blade (將左手往身後放去,右手勾搭上對方的肩膀)沒什麼啦,就只是想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啊?(露齒笑著)」
狂靈者 「然後就這樣走掉了。」
Comet Crusader 「◆Centurion◆Fatal Phantom ……恩,我知道了。」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 處理完事情有空。(往對方身上掃了幾眼,在看向對方)衣服呢?」
Fatal Phantom 「(最後一句話似乎沒被聽到……暫時解除危機。)」
Centurion 「(好險啊,要不別說蛋糕,研究也免談了……)」
Mad Paradox 「//中:25分直接開始」
遊戲開始:2018/03/04 (Sun) 23:24:53
登場職業:村人2 占卜師1 人形差遣1 人狼1 舌禍狼1 妖狐1 神話迷1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初日犧牲者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初日犧牲者的遺言 我不知道該說些甚麼呢……
日出,2 日目的早晨來臨
Centurion 「早上好——啊。」
Mad Paradox 「村人2 占卜師1 人形差遣1 人狼1 舌禍狼1 妖狐1 神話迷1」
Furious Blade 「早。」
Fatal Phantom 「早安。」
Rage Hearts 「呦,早上囉。」
狂靈者 「早。」
Comet Crusader 「早安,各位。」
狂靈者 「一個神話迷,摸到村人就出來吧。」
Rage Hearts 「二狼、一狐,一位不定側?」
Centurion 「美好的早晨呢,今天正適合測試新型彈藥♪」
Mad Paradox 「嗯~三個村三個非人,嗯。還有一個神話迷。」
Fatal Phantom 「神話迷,入職請緘默。」
Rage Hearts 「若是沒入職業的話,是該出來囉。(笑了笑」
Comet Crusader 「神話入村。
抱歉,在初夜時突然訪問。
訪問對象是Rage Hearts。」
Furious Blade 「看來狐很難脫罪,如果被發現的話。」
Rage Hearts 「唉呀…(抓了抓頭髮)」
Centurion 「了解了,那麼這兩位就是必白……」
狂靈者 「村側確定+1囉。」
Comet Crusader 「突然敲門,咳恩,希望沒有造成您的困擾,非常抱歉。」
Mad Paradox 「還是得看會不會夜死掉啦,嘛不過沒有PK也差不多真吧?」
Comet Crusader 「◆Centurion 彈藥?」
Rage Hearts 「你這樣會很困擾的…(看了眼配置」
Centurion 「今天沒有占卜師呢,那麼就得避開CC和RH哥散投了。(抿唇思忖)」
Mad Paradox 「白單多兩張囉—。」
Fatal Phantom 「了解。 兩必白,我想很快就能找出動物。(點點頭)」
Centurion 「◆Comet Crusader 嗯嗯?我不會隨便在人多的地方玩咳、測試啦。」
Rage Hearts 「隨你們囉。(聳肩)」
狂靈者 「進度加速了呢,那麼該散投了。」
Comet Crusader 「(淺笑)請散投,各位。」
Furious Blade 「……炸了就不好了。」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第 2 日 (第 1 回)
Centurion0 票投票給 1 票 →Furious Blade
Mad Paradox0 票投票給 1 票 →Furious Blade
狂靈者1 票投票給 1 票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0 票投票給 1 票 →狂靈者
Furious Blade4 票投票給 1 票 →Fatal Phantom
Fatal Phantom2 票投票給 1 票 →Furious Blade
Comet Crusader0 票投票給 1 票 →Fatal Phantom
Furious Blade 被表決處死
日落,黑暗寂靜的夜晚降臨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Mad Paradox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Furious Blade的遺言 貫徹信念。

D1 IP3 村
Mad Paradox的遺言 嘿,別裝了,你們是什麼我都知道喔。
D1: ◆Fatal Phantom 「了解。 兩必白,我想很快就能找出動物。(點點頭)」
     ↑這個,就是這個,他是狼。
D2: ◆Centurion

(剩餘的部分被撕碎了無法閱讀)
日出,3 日目的早晨來臨
Centurion 「唉呀?」
Fatal Phantom 「嗯……占卜兩個。」
Rage Hearts 「那算是…占單?」
狂靈者 「兩占...一個不是狼就是占,啊還有狐。」
Centurion 「不愧是FP,神不知鬼不覺地把一個占卜師帶走了。」
Centurion 「大概有一隻是狐?」
Comet Crusader 「恩……?」
Fatal Phantom 「那我就不客氣直說了。只剩我單獨狩獵。」
Fatal Phantom 「狐可能還在。」
Centurion 「不過我的占卜結果沒有顯示呢。」
Rage Hearts 「若是狐狸還在場,吊上去將不會是村側勝利」
狂靈者 「這是變相的末狼警報?(挑眉看◆Fatal Phantom)」
Centurion 「唉呀,那可真麻煩了。」
Rage Hearts 「但我傾向將他吊上。」
Rage Hearts 「Fatal Phantom 2 票 投票給 1 票 → Furious Blade」
Comet Crusader 「從MP哥的遺書與FB哥,其中必為一異側…。」
Fatal Phantom 「是的。」
Centurion 「有點危險的指吊發言?」
Comet Crusader 「腦子轉的慢了點,抱歉了。」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第 3 日 (第 1 回)
Centurion3 票投票給 1 票 →Fatal Phantom
狂靈者0 票投票給 1 票 →Centurion
Rage Hearts0 票投票給 1 票 →Fatal Phantom
Fatal Phantom2 票投票給 1 票 →Centurion
Comet Crusader0 票投票給 1 票 →Centurion
Centurion 被表決處死
日落,黑暗寂靜的夜晚降臨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Centurion的遺言 我是人形差遣哦。
……說是這麼說,我對這東西一竅不通呢?(動動手指,人形的線被攪得亂七八糟,纏在人形身上)果然還是搞實驗好玩些。
[人狼・狂人勝利] 咬殺掉最後一人後,人狼們往另外一個村莊走去了…
遊戲結束:2018/03/04 (Sun) 23:42:34
Furious Blade 「辛苦了。」
Rage Hearts 「料中了啊。(聳聳肩」
狂靈者 「戰略成功,真有你的,(笑)」
Fatal Phantom 「◆狂靈者 戰術可行。感謝指教。
Mad Paradox 「恭喜~(語帶笑意的拍著手)」
Fatal Phantom 「◆狂靈者 其實算是孤注一擲。 因為狐狸與狼的數目對不上。」
狂靈者 「◆Fatal Phantom 只要成功就是好的戰術,其他就不用說了。」
Comet Crusader 「失策了呢。(輕咬指甲)」
Fatal Phantom 「◆狂靈者 好的。感謝指點。(點頭)」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 (走到身邊在打量了幾眼)」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 (脫下外套披在人身上)」
Rage Hearts 「◆Furious Blade (輕輕的抖了下,回望對方)……怎麼啦?」
Rage Hearts 「◆Furious Blade ……哈?(一臉問號)」
Fatal Phantom 「◆Comet Crusader ……下次還有機會。」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 沒什麼,最後一天辛苦了。(拍了拍對方肩膀)」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 衣服太少了。」
Rage Hearts 「◆Furious Blade ……這不能怪我,穿不下就是穿不下。(右手玩弄起外套袖子」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 不怕有意外?」
Rage Hearts 「◆Furious Blade ?還能有什麼意外?(看著人歪了歪頭,抓著袖子轉起圈)」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 (右手迅速的扣住對方的下顎,在還沒反應過來時吻了下去)」
Rage Hearts 「◆Furious Blade …………(愣神了好幾秒,也沒推開人,只是靜靜的等著對方離開自己的嘴巴後歪著嘴角)……你變態啊?」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 (嘴角抹上了一點弧度,並沒有說什麼)」
Rage Hearts 「◆Furious Blade 承認了?(將左手藏在外套之下保持著笑容,也不退卻)真沒想到你還有這種興趣,改公文到神經斷裂啊。幫你叫保安啊?」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 嗯?這是專屬你的興趣。」
Rage Hearts 「◆Furious Blade 呃、(表情僵住,似乎不知道該如何做出回應)你、哈……?」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 (平淡的看著對方)針對你。」
Rage Hearts 「◆Furious Blade 蛤?你在說什麼……(一愣一愣的還沒回過神,緩緩的移動腳步想向後踏開)」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 去哪。(右手拉住他」
Rage Hearts 「◆Furious Blade 唔、也跟你無關吧…!(終於緩過了情緒,抬起左手以手背遮掩住不知所措的半臉)」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 (看著對方的動作,更貼近了些)只是好奇。」
Rage Hearts 「◆Furious Blade 只是要回去了!這樣行了吧!(不自覺的又往後退一步」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 (看著對方的舉動覺得有趣,手又抓緊了一點)可以一起回去。」
Rage Hearts 「◆Furious Blade …………不行!!!(瞬間又激動了起來大聲的反駁,開始試著掙開對方的手」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 為什麼?(笑了笑,卻沒有鬆開手)」
Rage Hearts 「◆Furious Blade 你跟我要回去的地方不一樣…!(發現掙不開,卻也不想對人動粗)……話說你也該放開了吧…!」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 ……也是」
Furious Blade 「◆Rage Hearts (緩緩的鬆開手)那麼路上小心了。(禮貌性的一笑,轉身踏出步伐)」
Rage Hearts 「(等人真的離開,如釋重擔鬆懈了下來,右手抓著頭髮揉的更加雜亂)…………你不准笑,我可是真的被嚇到了啊。」
Rage Hearts 「呼……(臉上閃過一絲紅暈,右手緊抓著身上的外套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