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艾里奧斯村 [6224號村]
~早起的狼兒有人吃~

實際時間制 (日: 4 分 / 夜: 3 分)[4:3]初夜的替身君村人君模式投票票數公開自動公開靈界配置闇鍋模式不使用副職業
1 2 3 4  [] [] [] [] [] [] [] [] [] []
icon 初日犧牲者
(生存中)
icon Apostasia
(生存中)
icon Mad Paradox
(生存中)
icon Twilight
(生存中)
icon Time Tracer
(生存中)
icon Demonio
(生存中)
icon Chevalier
(生存中)
icon 冥王
(生存中)
icon Immortal
(生存中)
村莊建立:2018/03/01 (Thu) 20:32:24
Apostasia 來到了幻想
Mad Paradox 來到了幻想
Apostasia 「……?(介入出現在角落處)」
Mad Paradox 「嗯~?(渡步入內)哎呀,神官先生退了一個階。」
Apostasia 「◆Mad Paradox ……不懂你在說什麼。」
Twilight 來到了幻想
Twilight 「(悄聲潛伏於角落,確認沒有威脅後才解除警戒)」
Mad Paradox 「◆Apostasia 沒——什麼沒什麼,我這邊的事♪(擺了擺手,拖著垂到地上的外套走到一旁)」
時間追擊者 來到了幻想
時間追擊者 「(天花板上開了個洞,從裡面探出頭)」
Apostasia 「◆Mad Paradox ……。」
Apostasia 「(樣子改變了……)」
時間追擊者 「時間追擊者 的登錄情報變更。
村民名稱:時間追擊者 →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躲—在—那—邊—幹什麼呢?(移動到對方面前咧嘴)」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嗚哇!不要嚇我啊....(往洞裡縮了下)」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喔——?真奇怪,你不是早習慣了?(側起頭)哈哈,怎麼自己一個縮在裡面?」
Twilight 「(朝著有些吵鬧的方向看過去,沒多久又將視線移回手中散發鋒芒的武器)」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只是在觀察罷了...」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哦~(打量著對方開的洞)你可以再靠近一點觀察——(舉起雙手往邊緣一揮,拉闊裂縫缺口令人跌下來)喔♪」
Ciel 來到了幻想
Ciel 「...哇噢。(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景象)」
Twilight 「◆Ciel 晚上好,真是懷念的面孔呢。」
Twilight 「還能正常說話的希爾。」
Ciel 「露,妳要不要看看...露?咦?(轉身尋找自己的同行者)」
Ciel 「◆Twilight 呃...嗯?我和妳見過嗎......(看著對方的耳朵)那個,妳有看見和我一起來的人嗎?很矮的白髮小女孩?」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嗚哇!你搞甚麼啦!(趕緊用迪納摩接住自己」
Twilight 「◆Ciel (嘆氣,將帽兜拉了下來)我是蕾娜,這裡是各個空間中的夾縫,正確來說是,未來的『其中一個』蕾娜,然後露......雙生的你們在這裡會因為『規矩』被拆開。」
Ciel 「◆Twilight 蕾娜?未來的...?規矩又是...噢。(突然被甚麼東西砸到了頭)」
Ciel 「這啥..."歡迎來到人狼遊戲"?......?????」
Ciel 「(似乎是一疊文件,要看看內容嗎?)」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啊哈,都說了讓你靠近一點觀察嘛。(語氣中帶著笑意)」
Twilight 「◆Ciel 簡單來說,就是場鬧劇,到了這個空間的所有人會被派發職業,但彼此不會知道,並且依照職業,殺了抽到和自己所屬陣營對立的人。」
Ciel 「◆Twilight ......。(腦袋運轉中)等等,會死的嗎?(好像聽過什麼類似的東西...唔,我的頭...!)」
Twilight 「這是個能夠體會到死亡的空間,所有的觀感都像是真實發生過一樣,但一切結束後死亡的人卻能復活,就如同方才的廝殺都沒發生過一樣,所以才稱為鬧劇。」
Ciel 「◆Twilight 哦...原來如此...不不,很奇怪吧?這裡到底是哪啊?(張望著找出口)」
Twilight 「◆Ciel 奇怪嗎?或許是吧,但被捲進來太多次,大多數的『大家』都已經習慣了。想離開就趁現在吧,進來的地方就是出口。(拉起帽兜,手指著大門)」
Ciel 「◆Twilight 被捲進來很多次了?大家都?露也?」
Ciel 「◆Twilight ...那妳呢?」
Twilight 「◆Ciel 幾年前空間斷層突然陸續的出現,把未來的我們傳來這裡許多次,現在的你們應該是第一次遇到,現在出去應該還有機會和她匯合。」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嘖,我自己會選好觀察的角度跟距離,不用你幫忙」
Twilight 「◆Ciel (輕笑)我?詳細當然不記得,只是回過神來,就栽進這裡了。」
Ciel 「◆Twilight ...以後我也會回到這裡嗎?」
Ciel 「(低頭看著自己手中的文件)」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呵呵,不用害羞呀。(一手叉腰彎下身去,另一隻手捏了一下對方的鼻尖)」
Twilight 「◆Ciel 不能保證不會,但要不要參與的選擇權還是在自己手裡。」
Demonio 來到了幻想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才不是害羞。(皺皺眉頭,未來的自己會這麼愛捉弄人嗎...」
Twilight 「(觸碰了大廳的機關,讓自己進入準備完畢的狀態)還沒準備之前,你還有離開的機會。」
Ciel 「◆Twilight (蕾娜的話,應該可以相信的。)...我知道了,那、抱歉,我先離開了。(手上拿著文件跑向剛進來的地方)我會回來的。」
Ciel 對 Ciel 投票踢出
Ciel離開村莊了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Demonio 「(左右張望著,最後失望的低垂下頭走向牆邊)」
Chevalier 來到了幻想
Twilight 「還會回來......嗎。」
Demonio 「(將高大的身體折彎屈膝蹲坐在牆邊,腳邊冒出幾朵漆黑色的花朵)」
Chevalier 「(似乎與誰錯身而過,臉上帶著一如往常的,不,比往常更加明顯的笑)」
Twilight 「◆Demonio 晚上好,怎麼一臉失落的樣子?」
Chevalier 「......夜安。(微笑)」
Twilight 「◆Chevalier 晚上好,是不一樣的希爾呢。」
Demonio 「◆Twilight (頭從膝間抬起)……露,不在,不回,被騙了。」
冥王 來到了幻想
Chevalier 「◆Demonio 怎麼了?」
冥王 「各位晚上好呢。(鞠躬)」
Demonio 「◆Chevalier ……(搖頭)」
Twilight 「◆Demonio 哈哈......又被露捉弄了?(屈膝微蹲,伸手輕拍對方頭頂)」
Mad Paradox 「◆Time Tracer 哼哼哼♪我懂,我懂的~(放下手退開之後以略嫌誇張的動作轉身,走遠)」
Time Tracer 「◆Mad Paradox 阿...(又跑走了,真是捉摸不定)」
Mad Paradox 「//中:@AP 回來就準備一下喔—————」
Time Tracer 「....(不過背影、白色的長髮哪.....」
Demonio 「◆Twilight (安靜的被拍著)」
Twilight 「◆Mad Paradox 艾迪,又去欺負過去的自己了?(看著)」
Chevalier 「◆Demonio 你那邊的露不見了嗎?真奇怪,已經同步到這種階段,不能感應到對方嗎...?她刻意藏起來了?」
Immortal 來到了幻想
Mad Paradox 「◆Twilight 嗯?(一督,兩手一攤)誰讓他好玩呢,看他的反應很有趣呀。」
冥王 「氛圍有些不同。在小女子修練的同時發生了什麼事嗎?(發覺有些人的外貌跟氣息比起自己認知中有差異)」
Demonio 「◆Chevalier ……(點頭)只要露想。(說完後又把頭埋進的膝蓋間)」
Immortal 「阿阿阿!……差點……(趕忙著進村而差點跌倒)」
冥王 「◆Immortal 請小心!(伸手扶對方一把) 」
Twilight 「◆Mad Paradox 這點惡趣味就少用在他們身上吧,別嚇著他們了。」
Chevalier 「◆Demonio 也許她偶爾想要一點私人的時間,但我不認為她會拋棄你。(屈膝蹲在對方前)」
Immortal 「◆冥王 阿哦…謝啦,呃,冥王姐。」
Mad Paradox 「◆Twilight 那~(突然湊上前去,食指輕輕劃過對方臉頰之後就隨即退開)這是我可以把那麼"惡趣味"用在你身上的意思嘍♪」
遊戲開始:2018/03/01 (Thu) 22:11:37
登場職業:村人2 占卜師1 共有者1 人狼2 妖狐1 神話迷2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共有者的悄悄話 「啊-呼-・・・啊-呼-・・・」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共有者的悄悄話 「啊-呼-・・・啊-呼-・・・」
狼的遠吠聲 「啊嗚・・・」
共有者的悄悄話 「啊-呼-・・・啊-呼-・・・」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初日犧牲者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初日犧牲者的遺言 我不知道該說些甚麼呢……
日出,2 日目的早晨來臨
Immortal 「哦-」
Time Tracer 「早上好」
Mad Paradox 「村人2 占卜師1 共有者1 人狼2 妖狐1 神話迷2」
Twilight 「早。」
冥王 「各位早安。」
Apostasia 「……。」
Chevalier 「日安。」
Demonio 「早…上好。」
Mad Paradox 「有共沒有獵呀。呵呵。」
Immortal 「真是,夠了……三隻毛茸茸?還有兩個神話迷什麼的。」
Time Tracer 「都是看過的職業...不過神話迷兩個呢...」
Twilight 「觸碰到村人的神話迷,今天可以出面。」
Chevalier 「有神話迷啊...有摸到村的嗎?要說喔。」
Demonio 「三隻毛玩偶…或是五隻。」
Time Tracer 「不知道模仿了誰」
Mad Paradox 「看神話迷摸到什麼囉?」
Apostasia 「……摸到◆Demonio,村。」
Immortal 「這場去向大概還要看神話走哪去了。」
Apostasia 「……摸到◆Demonio,村」
冥王 「有三隻動物,以及神話迷在場,吊數險峻呢。」
Demonio 「……?神話入村。」
Apostasia 「……。」
Time Tracer 「嗯...?」
Immortal 「哦?神話入村。」
Mad Paradox 「……?(側起頭)」
Demonio 「……原來如此。」
Chevalier 「◆Apostasia與◆Demonio兩位神話都入村呢?」
Mad Paradox 「哎呀,你們互摸嗎♪」
Immortal 「互摸?」
冥王 「一位神話迷摸到神話迷,而另以為找到了真正的村人。」
Time Tracer 「互摸呢」
Demonio 「我的話,並不是。」
Chevalier 「那好,兩位有伴也好。(點頭)」
Time Tracer 「...這機率」
Twilight 「互相複製了嗎?但還是有其他可能性。」
Mad Paradox 「神話摸神話就入村呀。一起入村,怕不是互摸嘍。」
Apostasia 「……有兩個,村人。」
Twilight 「那麼各位,今天先散投吧。」
Demonio 「無PK…」
Apostasia 「不一定是我。」
冥王 「我想◆Demonio大人是為了保護模仿的那位才這樣說的。」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請再次投票(第 1 回)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請再次投票(第 2 回)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第 2 日 (第 1 回)
Apostasia0 票投票給 1 票 →Twilight
Mad Paradox0 票投票給 1 票 →Time Tracer
Twilight3 票投票給 1 票 →Time Tracer
Time Tracer3 票投票給 1 票 →Immortal
Demonio0 票投票給 1 票 →Time Tracer
Chevalier0 票投票給 1 票 →Immortal
冥王0 票投票給 1 票 →Twilight
Immortal2 票投票給 1 票 →Twilight
第 2 日 (第 2 回)
Apostasia0 票投票給 1 票 →Twilight
Mad Paradox0 票投票給 1 票 →Time Tracer
Twilight4 票投票給 1 票 →Time Tracer
Time Tracer4 票投票給 1 票 →Twilight
Demonio0 票投票給 1 票 →Time Tracer
Chevalier0 票投票給 1 票 →Time Tracer
冥王0 票投票給 1 票 →Twilight
Immortal0 票投票給 1 票 →Twilight
第 2 日 (第 3 回)
Apostasia0 票投票給 1 票 →Time Tracer
Mad Paradox0 票投票給 1 票 →Twilight
Twilight5 票投票給 1 票 →Time Tracer
Time Tracer3 票投票給 1 票 →Twilight
Demonio0 票投票給 1 票 →Twilight
Chevalier0 票投票給 1 票 →Time Tracer
冥王0 票投票給 1 票 →Twilight
Immortal0 票投票給 1 票 →Twilight
Twilight 被表決處死
日落,黑暗寂靜的夜晚降臨
狼的遠吠聲 「啊嗚・・・」
共有者的悄悄話 「啊-呼-・・・啊-呼-・・・」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共有者的悄悄話 「啊-呼-・・・啊-呼-・・・」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冥王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Twilight的遺言 村CO
只是個...沒有特殊能力的村人
明明那麼努力的獲得力量,想保護各位
看來只能到這裡了。
謝謝你特地幫我隱藏身分,但看來是我的運氣不好呢。
冥王的遺言 小女子是共有者。
日出,3 日目的早晨來臨
Immortal 「占-
嘿,今天不是用康沃爾!
可是這把劍重的夠嗆,你們好自為之。
D1 Twillight 狼
D2 Chevalier 狼」
Mad Paradox 「哇。」
Chevalier 「共滅了。」
Apostasia 「……。」
Demonio 「夜死共…」
Time Tracer 「怎上好...共有,不在了」
Time Tracer 「*早」
Chevalier 「啊啊...真厲害呢。」
Immortal 「夜死共了?毛茸茸很會挑阿。」
Demonio 「…沒有其他占卜?」
Mad Paradox 「怎麼說呢,是夜晚共滅還是連占兩狼衝擊比較大啊。好像差不多耶。」
Time Tracer 「占卜只有Immortal?」
Immortal 「總之我說-我兩個都找出來了,阿那個狐狸呢?」
Apostasia 「……比起連占二狼,被認得是狼的精靈,說自己是村。」
Immortal 「好像就我了?」
Apostasia 「◆Demonio 你摸的是誰。」
Demonio 「神話>◆Mad Paradox 是村民。末狼注意。」
Mad Paradox 「狐就,小隻那個啊。」
Time Tracer 「嗯...總覺得腦袋都轉不過來了」
Immortal 「兩狐村子……應該開不到現在嗎?」
Demonio 「目標,明確。」
Immortal 「大概懂了點什麼,那就眼罩吧?」
Mad Paradox 「兩狐一狼也可能吧,總之我是唯一村。(伸懶腰)」
Time Tracer 「明明只是村呢」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第 3 日 (第 1 回)
Apostasia0 票投票給 1 票 →Time Tracer
Mad Paradox0 票投票給 1 票 →Time Tracer
Time Tracer4 票投票給 1 票 →Chevalier
Demonio0 票投票給 1 票 →Time Tracer
Chevalier1 票投票給 1 票 →Immortal
Immortal1 票投票給 1 票 →Time Tracer
Time Tracer 被表決處死
日落,黑暗寂靜的夜晚降臨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狼的遠吠聲 「啊嗚・・・」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Immortal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Immortal的遺言 占-
嘿,今天不是用康沃爾!
可是這把劍重的夠嗆,你們好自為之。
D1 Twillight 狼
D2 Chevalier 狼
D3 Mad Paradox
Time Tracer的遺言 村CO
唔.....好像、沒甚麼用處的職業
(藥水漏了滿地都是)
日出,4 日目的早晨來臨
Demonio 「……很多村。」
Mad Paradox 「啊——怎麼辦,速投末狼完場?(撐頰)」
Chevalier 「剩下的三位...嗯嗯,我知道、肯定都是村呢。」
Demonio 「(不知道從哪拿出了拖把,對著◆Time Tracer 的遺書附近做起清潔)」
Mad Paradox 「都到決勝該不會突然才來個小機率配置吧,我可不接受喔。」
Chevalier 「再陪我聊聊天嘛。(微笑)」
Demonio 「……很忙。(拿出了芳香劑)」
Mad Paradox 「你啊,在一群句點王面前尋求對話是不是搞錯了些什麼?」
Chevalier 「......是嗎。說的也是呢......」
Mad Paradox 「啊我是不會句點你啦。暫時。」
Chevalier 「這種情況是被句點而死呢?」
Chevalier 「◆Mad Paradox 你真是好人啊。」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第 4 日 (第 1 回)
Apostasia1 票投票給 1 票 →Chevalier
Mad Paradox0 票投票給 1 票 →Chevalier
Demonio0 票投票給 1 票 →Chevalier
Chevalier3 票投票給 1 票 →Apostasia
Chevalier 被表決處死
日落,黑暗寂靜的夜晚降臨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Chevalier的遺言 嗯......這是今天沒有準備茶點的緣故嗎?占卜真厲害呢,我無話可說。
[村人勝利] 成功根絕了人狼的血脈。
遊戲結束:2018/03/01 (Thu) 22:39:37
Mad Paradox 「◆Chevalier 好人嗎?是嗎?嗯——(聽起來若有所思)」
Immortal 「唷--辛苦了?」
Time Tracer 「嗯...辛苦了」
Demonio 「……好了。(收起用具)」
Demonio 「……?(張望)」
Chevalier 「占卜師確實很厲害,我投降。(舉著雙手)」
冥王 「各位辛苦了。」
Time Tracer 「...(藥水浪費了阿」
Twilight 「辛苦了呢。」
Immortal 「◆Chevalier (指著自己的脖子)痛死我了,好嗎。」
Chevalier 「◆Immortal 只痛一下不是嗎?(笑)」
Twilight 「◆Chevalier 抱歉呢,沒幫上什麼忙。(拉了拉帽兜,似乎不喜歡露出狼耳)」
Immortal 「◆Chevalier 光是一下下就夠了!!雖然有心理準備但你咬的力道根本?!!」
Chevalier 「◆Twilight 光只是晚上有個伴能聊天就很感謝了,沒關係的。(笑)」
Chevalier 「◆Immortal 畢竟是個神權占嘛,那個什麼...責任越重,摔得越痛?」
Twilight 「◆Chevalier 總之辛苦了呢,讓你自己面對這樣的場面。」
Demonio 「露……結束了,回應?(跌跌撞撞的走離了村莊)」
Twilight 「即使獲得了這樣的力量,也還是不夠嗎......。(垂眸陷入思考)」
Immortal 「◆Chevalier ………好好好謝謝解釋!!」
Immortal 「(再度嘆了口氣後環視村內,邁步離開)」
Chevalier 「◆Twilight 謝謝。(回以笑容)」
Chevalier 「(拾起了掉落的記憶,青年對自己行走的道路沒有迷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