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艾里奧斯村 [6180號村]
~Hey 大家 Lets 復健!~

實際時間制 (日: 4 分 / 夜: 3 分)[4:3]初夜的替身君村人君模式投票票數公開早晨待機制自動公開靈界配置闇鍋模式不使用副職業
1 2 3 4  [] [] [] [] [] [] [] [] [] []
icon 初日犧牲者
(生存中)
icon 狂噬者
(生存中)
icon 領主騎士
(生存中)
icon 末日武者
(生存中)
icon 狂靈者
(生存中)
icon 緋焰武者
(生存中)
icon 綻心使
(生存中)
icon 符文殺手
(生存中)
icon 叛神使
(生存中)
緋焰武者 「◆末日武者 是沒錯。(停頓了下)請放開我。」
末日武者 「◆緋焰武者 (頭上的耳朵抖了抖,笑了出來)每個人的作法都不同呢。」
緋焰武者 「◆末日武者 ……也許下意識避開的人才是最為準確的直覺。(僅只是看著」
末日武者 「◆狂噬者 還好狐狸已經上去了,不然--情況就不妙了。」
末日武者 「◆緋焰武者 辛苦你啦。(搭上對方的肩」
狂噬者 「◆末日武者 彼此彼此嘍。(咧嘴笑)」
緋焰武者 「最後不管怎麼選都是狼,這樣啊。」
末日武者 「◆狂噬者 合作愉快。(嘴角的犬齒露出來」
狂噬者 「◆末日武者 咬中囉。(晃著狼尾)」
狂靈者 「嗯?」
綻心使 「結束了呢!(拍手)」
符文殺手 「抱歉抱歉,記錯人數了。」
緋焰武者 「辛苦了。」
緋焰武者 「嗯,是最壞的情況呢。」
叛神使 「 嗯。」
領主騎士 「辛苦了」
末日武者 「嗯?唉?」
狂噬者 「啊。」
遊戲結束:2017/08/09 (Wed) 00:43:21
[人狼・狂人勝利] 咬殺掉最後一人後,人狼們往另外一個村莊走去了…
日出,4 日目的早晨來臨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緋焰武者的遺言
占卜是嗎?
並不是很擅長也不是很相信的東西。
D1 LP -村人
D2 AP -村人
D3 RF -
符文殺手的遺言 神話迷,摸緋焰哥入占。
這不是又要工作了嗎,我本來是打算來休息的欸。
N1 還沒上班啦。
N2 綻心使 村。

噫,總覺得時間不太夠,不知道想到的那個可能性對不對。
緋焰武者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狂噬者 「咬不死就,賣狐囉。」
末日武者 「好。」
狂噬者 「咬VC。」
狂噬者 「不然咬個占好了。」
狂噬者 「我覺得已經沒什麼好掙扎的了,今晚咬不中就是狐勝。(嘴角抽搐)」
末日武者 「今天你有要瞄準誰?」
末日武者 「五個占那還真的不得了了。」
狂噬者 「差點就要跟著出然後八人五占。登愣。」
末日武者 「好了這下子全出來囉。(笑」
日落,黑暗寂靜的夜晚降臨
符文殺手 被表決處死
第 3 日 (第 2 回)
狂噬者0 票投票給 1 票 →符文殺手
末日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符文殺手
狂靈者0 票投票給 1 票 →符文殺手
緋焰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叛神使
符文殺手4 票投票給 1 票 →叛神使
叛神使2 票投票給 1 票 →符文殺手
第 3 日 (第 1 回)
狂噬者0 票投票給 1 票 →叛神使
末日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符文殺手
狂靈者0 票投票給 1 票 →符文殺手
緋焰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叛神使
符文殺手3 票投票給 1 票 →叛神使
叛神使3 票投票給 1 票 →符文殺手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請再次投票(第 1 回)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符文殺手 「所以騎領是狼囉,然後綻心是狐來著,然後剛好狼昨晚也選到了綻心。」
緋焰武者 「抑或是在灰單中選擇一位…?看來時間不夠了。」
符文殺手 「嗯,對緋焰哥的單的話,唯一村好像也很清楚了就是。」
叛神使 「……不過在此之前,要先找狐。」
緋焰武者 「若無神話PK,在我的立場建議是將AP吊上。」
叛神使 「死掉的騎領是狼,吊艾索德完場。」
末日武者 「狐狸也跟著出來了?」
狂噬者 「不如R占了好不好。」
緋焰武者 「先不論神話,三名占卜的話必有一名非人。」
叛神使 「半納斯德是狂。」
狂靈者 「一下子四個占卜就通通湧出來了啊?」
叛神使 「……艾索德,是狼。」
狂噬者 「這村是八人村耶。那麼多占真的可以嗎。」
末日武者 「……四個?」
符文殺手 「可以確定叛神是狂人了呢。」
叛神使 「中:我不知道為毛遺書留不到,所以沒辦法更新遺書」
符文殺手 「神話迷,摸緋焰哥入占。
這不是又要工作了嗎,我本來是打算來休息的欸。
N1 還沒上班啦。
N2 綻心使 村。」
狂噬者 「……呃,那個,嗯?」
符文殺手 「嘿欸,有黑單是嗎。」
緋焰武者 「……三名占卜?」
末日武者 「單人共沒有了。」
符文殺手 「嗯?吊占咬共嗎。」
狂噬者 「共滅囉——」
緋焰武者 「占卜是嗎?
並不是很擅長也不是很相信的東西。
D1 LP -村人
D2 AP -村人
狂靈者 「嘖,咬共啊。」
叛神使 「占卜師。

D1 符文殺手 狼
D2 綻心使 人」
日出,3 日目的早晨來臨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綻心使的遺言 單人共有者喔?
哈哈哈,這是要叫我跟誰說話呢?
領主騎士的遺言 喔,今天成為了占卜師啊
D1 符文 村
綻心使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末日武者 「當個村民比較實在。」
狂噬者 「沒有摸到狼真——可惜。最好不要摸到占啊狐啊什麼的啦。」
末日武者 「神話摸到狐的話就棘手了。」
狂噬者 「好~」
共有者的悄悄話 「啊-呼-・・・啊-呼-・・・」
末日武者 「今天我會咬綻心使,如果是狐的話就麻煩你出占?」
共有者的悄悄話 「啊-呼-・・・啊-呼-・・・」
共有者的悄悄話 「啊-呼-・・・啊-呼-・・・」
共有者的悄悄話 「啊-呼-・・・啊-呼-・・・」
狂噬者 「差點就掰囉。」
末日武者 「差一點就要上去了。」
日落,黑暗寂靜的夜晚降臨
領主騎士 被表決處死
第 2 日 (第 3 回)
狂噬者0 票投票給 1 票 →領主騎士
領主騎士4 票投票給 1 票 →末日武者
末日武者3 票投票給 1 票 →領主騎士
狂靈者0 票投票給 1 票 →綻心使
緋焰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領主騎士
綻心使1 票投票給 1 票 →末日武者
符文殺手0 票投票給 1 票 →領主騎士
叛神使0 票投票給 1 票 →末日武者
第 2 日 (第 2 回)
狂噬者1 票投票給 1 票 →綻心使
領主騎士2 票投票給 1 票 →末日武者
末日武者2 票投票給 1 票 →領主騎士
狂靈者0 票投票給 1 票 →綻心使
緋焰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領主騎士
綻心使2 票投票給 1 票 →狂噬者
符文殺手0 票投票給 1 票 →叛神使
叛神使1 票投票給 1 票 →末日武者
第 2 日 (第 1 回)
狂噬者1 票投票給 1 票 →綻心使
領主騎士2 票投票給 1 票 →末日武者
末日武者2 票投票給 1 票 →領主騎士
狂靈者0 票投票給 1 票 →綻心使
緋焰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領主騎士
綻心使2 票投票給 1 票 →狂噬者
符文殺手0 票投票給 1 票 →叛神使
叛神使1 票投票給 1 票 →末日武者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請再次投票(第 2 回)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請再次投票(第 1 回)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符文殺手 「也就是說散吊的時候不能太大意了呢,嘛,雖然沒有任何線索也是只能靠運氣。」
領主騎士 「這樣村側有點辛苦呢,但也有可能是占?」
末日武者 「第一天就這麼精采。」
緋焰武者 「看來每一日都要更加小心了。」
符文殺手 「村側有職的只有兩個欸,感覺怎麼說都像入了動物那邊。」
狂噬者 「嘿—這種配置大概怎麼摸怎麼入職了吧♪」
叛神使 「機率,比較大。」
狂靈者 「要說關鍵的話,今天的投票也是關鍵。(計算人數與分配)」
領主騎士 「有可能是入職了吧。」
緋焰武者 「若是不出面的話即有很大的可能是入了非人。」
綻心使 「看起來是摸到有職業的人了呢~♪」
領主騎士 「神話摸到狼的話大概要贏得機率就很低了」
符文殺手 「可是都過了一陣子了,還沒出來應該是入職了吧?」
綻心使 「神話摸到村人要不要出來呢?」
狂噬者 「這個時候的神話是關鍵嘍。」
狂靈者 「假設的情況下。」
符文殺手 「非人側的感覺實力很雄厚欸,能贏嗎。」
狂靈者 「我說,那個神話摸到狼的話,這裡有半數都是動物吧。」
叛神使 「……看起來,沒有偷跑。」
綻心使 「毛茸茸的動物好多啊~」
領主騎士 「哇…共有單人……」
緋焰武者 「除了神話以外並沒有什麼特殊的職業的樣子。」
末日武者 「占卜可不要偷跑啊。」
符文殺手 「早安啊─」
狂噬者 「一個獵人都沒有~(哼歌)」
緋焰武者 「是2狼1狐的無獵場。」
狂噬者 「村人2 占卜師1 共有者1 人狼2 狂人1 妖狐1 神話迷1」
叛神使 「……。」
狂靈者 「早。」
緋焰武者 「早上好。(點頭」
狂噬者 「嘿。」
綻心使 「早安~♪」
末日武者 「早啊。」
領主騎士 「早安
日出,2 日目的早晨來臨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初日犧牲者的遺言 我不知道該說些甚麼呢……
初日犧牲者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狂噬者 「你來吧~(伸懶腰」
狂噬者 「欸—」
末日武者 「好了,那麼是誰要動手?」
末日武者 「是有一點。」
狂噬者 「你很意外?(輕笑)」
共有者的悄悄話 「啊-呼-・・・啊-呼-・・・」
共有者的悄悄話 「啊-呼-・・・啊-呼-・・・」
末日武者 「居然是你呢。(笑了笑)」
共有者的悄悄話 「啊-呼-・・・啊-呼-・・・」
狂噬者 「是海膽~」
狂噬者 「欸。」
末日武者 「喔?」
共有者的悄悄話 「啊-呼-・・・啊-呼-・・・」
登場職業:村人2 占卜師1 共有者1 人狼2 狂人1 妖狐1 神話迷1
遊戲開始:2017/08/09 (Wed) 00:18:08
狂噬者 「◆狂靈者 好像也是耶,哈哈哈!(笑著拍手,也不知道是有什麼好笑)」
狂靈者 「◆狂噬者……(聯想之前的對話後覺得莫名其妙)搞甚麼啊、一開始的結論不就是這樣嗎。」
狂噬者 「【中之廣播】【等到15分開始】」
末日武者 「(離開牆,舒展了一下身子)」
緋焰武者 「◆末日武者 …………。」
領主騎士 「(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狂噬者 「◆狂靈者 ……(對看一陣之後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邊笑邊坐回迪納摩上)也~是啦,我又不會讀心怎麼可能知道你想什麼♪」
綻心使 「◆叛神使 (繼續保持著微笑)」
叛神使 「◆綻心使 (不知道給什麼反應,所以直接無視)」
叛神使 「◆領主騎士 ……嗯。」
狂靈者 「◆狂噬者 幹麻?(佇立在原地,微微將上半身往後了些)我沒說錯啊。就是這樣。」
綻心使 「◆叛神使 晚上好,Apostasia。」
領主騎士 「晚安,叛神。」
叛神使 來到了幻想
狂噬者 「◆狂靈者 真——的是這樣嗎?(湊前去直視著對方)」
末日武者 「◆緋焰武者 ……(看旁邊)」
領主騎士 「◆末日武者 辛…辛苦了,末日哥。」
綻心使 「◆領主騎士 是嗎?那我知道了。(輕輕的拍了拍對方的頭)」
末日武者 「◆領主騎士 這個算是職業病了。」
緋焰武者 「◆末日武者 ……打盹不救是睡覺了嗎。」
領主騎士 「◆綻心使 也不是很困擾啦……(大概…」
狂靈者 「◆狂噬者 我想做甚麼可不是你想得到的。(嘴角微勾)」
綻心使 「◆領主騎士 這樣看造成你的困擾了嗎?(微微偏著頭看著對方)」
領主騎士 「◆綻心使 是……是嗎(苦笑」
領主騎士 「◆末日武者 想說末日哥睡著時洞察力是不是會減弱,看來是不會啊。」
狂噬者 「◆狂靈者 你不知道沒關係啊,我知道你想什麼就好了。(故作神秘的一笑)」
綻心使 「◆領主騎士 沒有,只是看到你們,就覺得很高興而已。(微笑)」
末日武者 「◆領主騎士 我聽到了。(笑」
領主騎士 「◆綻心使 怎…怎麽了嗎?我臉上有什麼嗎?」
末日武者 「◆緋焰武者 打盹而已。(看回去)」
狂靈者 「◆狂噬者 哈?(不以為然的蹙眉) 我哪知道你在想甚麼。」
緋焰武者 「……睡著了?(挑眉看向◆末日武者」
狂噬者 「◆狂靈者 ……啊,(回過神抬頭看著人)反正你想的是什麼,我想的就是什麼嘍—♪」
領主騎士 「或許可以嚇一下末日哥?」
末日武者 「(隱約聽到有人叫自己,半睜開眼睛看了一下)嗯?」
領主騎士 「◆符文殺手 (觀察了周圍)恩,也是。」
符文殺手 「◆領主騎士 欸都,我是相信大家的實力才壓低聲音的喔,如果有人這樣就被我嚇到的話,嗯~嘛,應該不會吧,大家的觀察力都很敏銳的。」
綻心使 「綻心使 的登錄情報變更。」
領主騎士 「末……末日哥?!」
末日武者 「末日武者 的登錄情報變更。」
領主騎士 「◆符文殺手 也是。」
領主騎士 「◆符文殺手 你剛剛是想……嚇人嗎?」
符文殺手 「◆領主騎士 沒做什麼啊,大晚上的,總不能太過喧嘩嘛,您說是吧?(笑笑)」
綻心使 「(笑咪咪的看著◆符文殺手與◆領主騎士)」
符文殺手 「◆領主騎士 呦,是你啊!(絲毫沒有被發現的不自在)」
狂靈者 「◆狂噬者 (打量)連你自己也不知道是哪個層面啊、嗯?」
領主騎士 「躡手躡腳的想幹麻啊?」
領主騎士 「晚安,符文。」
狂噬者 「(突然打住自言自語了起來)」
符文殺手 「(悄悄的走進來)」
狂噬者 「…好像不是這個……」
符文殺手 來到了幻想
狂噬者 「◆狂靈者 當然是"那個"層面了♪畢竟LP你啊——嗯?……」
領主騎士 「(感覺末日哥似乎很累的樣子。)」
狂靈者 「…要睡的話回去睡啊。(打量牆邊站著睡的人)」
末日武者 「…zzZ」
緋焰武者 「……(靠在牆邊不太自在的看著場上)」
領主騎士 「(還是別揮好了」
狂靈者 「◆狂噬者 你是理解到哪個層面去了?」
領主騎士 「(想著還要繼續回覆綻心的揮手,但是感覺好像也沒什麼意義)」
狂靈者 「明明距離這麼近,直接溝通是比揮手難嗎。(小聲)」
狂噬者 「◆狂靈者 當然可以~我懂的啦,嘿嘿。(掩嘴偷笑)」
綻心使 「◆狂噬者 那就好那就好~♪」
綻心使 「◆領主騎士 (又開心的揮的更用力)」
狂噬者 「◆綻心使 嗯嗯,你聽錯了。(做出堅定的樣子點頭)」
領主騎士 「◆綻心使 (也對著綻心揮手」
狂靈者 「◆狂噬者 啊?你從哪裡判斷我關心你了?(雙手抱胸稍微思考了陣)……咳咳、我是說這只是做個比較,這樣可以理解吧。」
綻心使 「◆狂噬者 喔~那看起來是我聽錯了?好像聽到古代人先生說我很吵呢?一定是聽錯了對吧?哈哈哈!」
狂噬者 「◆綻心使 沒——有——說什麼?綠色的神官大人~?」
狂靈者 「(瞥了眼大廳剛進來的人方向)」
綻心使 「◆領主騎士 晚安啊!艾索德!(高興的揮揮手)」
狂噬者 「◆狂靈者 (稍微回想了一陣,似乎想不出個所以然決定直接勾勾嘴角)你擔心我?♪」
綻心使 「◆狂噬者 古代人先生在說什麼呢~?(笑)」
領主騎士 「啊,晚安啊,EE。」
末日武者 「(打了個哈欠,很隨性的依著牆打盹)」
狂噬者 「哇,吵鬧的來了。」
綻心使 「嗨!大家晚上好啊!這麼晚在這裡是要做什麼呢?」
綻心使 「(綠色光點歡快的飄了進來,在沒人注意的角落化成人型)」
緋焰武者 「…………(站在原地稍有停頓,才一一點頭作為招呼)」
綻心使 來到了幻想
狂靈者 「◆狂噬者 比起之前的情況來說,嘛,雖然是有段時間前的事。」
末日武者 「你來了啊,晚安啊。」
狂靈者 「晚安。」
狂噬者 「◆狂靈者 嗯?有嗎——?(側起頭)」
狂噬者 「哈囉——」
緋焰武者 「晚上好。」
領主騎士 「晚安,緋焰哥!」
緋焰武者 來到了幻想
狂靈者 「◆狂噬者 …(簡略點頭回應)你心情看起來不錯嘛。」
狂噬者 「啊哈哈……」
領主騎士 「◆感謝末日哥的關心,但是以後別再叫我公文騎士。」
末日武者 「◆領主騎士 記得要注意身體,別太晚睡啊。」
狂噬者 「喲♪(頭轉回來擺了擺手)」
狂靈者 「唷,看來你們聊得正開心啊?」
領主騎士 「晚安,狂靈哥。」
狂靈者 來到了幻想
領主騎士 「別這樣說,我不喜歡這個稱呼。(忍住想罵人的衝動」
狂噬者 「◆領主騎士 ~♪(別過了頭假裝在看風景)」
領主騎士 「◆狂噬者 (瞪」
末日武者 「◆領主騎士 (複誦了一次進門前的那句)晚安啊公文騎士。」
領主騎士 「晚安,末日哥!」
狂噬者 「嗨——」
狂噬者 「◆領主騎士 所以是難得的假期呢~感覺領主騎士都要變公文騎士了哈哈。」
末日武者 「晚安啊。(揮了揮手)」
末日武者 來到了幻想
領主騎士 「◆狂噬者 最近都忙於工作,尤其是那個公文量,看了就頭痛……(扶額」
狂噬者 「SR之類的感覺♪」
狂噬者 「欸欸欸當然不是,只不過小領主貴人事忙?(一副好奇的語氣繞著人打轉)之前就很少見到了。」
領主騎士 「還是要我回去休息也是可以啦。」
領主騎士 「難道我不行來嗎?」
狂噬者 「◆領主騎士 嘿——晚上好♪什麼風把小領主吹來了~」
領主騎士 「是狂噬哥啊,晚安啊!」
領主騎士 「晚安。」
狂噬者 「呀,是領主呢~」
領主騎士 來到了幻想
狂噬者 「自動導航真是一個好東西。(無所事事的飄到角落)」
狂噬者 來到了幻想
村莊建立:2017/08/08 (Tue) 22:5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