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艾里奧斯村 [6178號村]
~幾千個可能性最後再次遇見你~

實際時間制 (日: 4 分 / 夜: 3 分)[4:3]初夜的替身君村人君模式投票票數公開早晨待機制自動公開靈界配置闇鍋模式不使用副職業
1 2 3 4 5  [] [] [] [] [] [] [] [] [] []
icon 初日犧牲者
 (dummy_boy)
[村人]
(死亡)
icon 狂噬者
 (de)
[村人]
[原神話迷]
(死亡)
icon 叛神使
 (AP001)
[人狼]
(死亡)
icon 無盡之刃
 (IS)
[村人]
(死亡)
icon 深淵鬼皇
 (DB)
[跟縱者]
(生存中)
icon 喚武使
 (ArT)
[妖狐]
(死亡)
icon 邪恐夜皇
 (minazuki)
[毒狼]
(死亡)
icon 創造女帝
 (eveCE◆
hkIdnfy3Jw)
[人形差遣]
(死亡)
icon 修羅
 (AS)
[狂人]
(死亡)
icon 末日武者
 (RF)
[占卜師]
(死亡)
icon 守護者
 (RenaGA)
[靈能者]
(生存中)
創造女帝 「◆守護者 不痛(別過頭)……做正確的事卻這麼擔心我嗎
深淵鬼皇 「開心就好~開心就好~」
守護者 「◆創造女帝 是姐姐誤會你了!對不起!很痛嗎?(小心翼翼的檢查」
狂噬者 「啊~有點可惜。不過沒關係啦,開心就好?辛苦了~」
守護者 「是這樣嗎…!創造!(往創造的方向靠近將人抱緊)」
深淵鬼皇 「欸嘿✰」
喚武使 「……令人惋惜的結果,辛苦了。」
邪恐夜皇 「就,把狐拖下去了。(聳肩)」
無盡之刃 「阿,總之辛苦了,也就是這樣了。」
末日武者 「辛苦了。」
遊戲結束:2017/08/07 (Mon) 23:49:38
[村人勝利] 成功根絕了人狼的血脈。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叛神使的遺言 中:大概是,什麼配置我都沒看到
日落,黑暗寂靜的夜晚降臨
叛神使 被表決處死
第 5 日 (第 1 回)
叛神使2 票投票給 1 票 →深淵鬼皇
深淵鬼皇1 票投票給 1 票 →叛神使
守護者0 票投票給 1 票 →叛神使
叛神使 對 深淵鬼皇 投票處死
深淵鬼皇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守護者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叛神使 「最後有個疑問,已經CO了的魔族一直沒有被咬,這點很困惑。」
修羅 「◆狂噬者 (聽完高興的笑了出來)謝謝DE大人的讚美!」
深淵鬼皇 「哪裡的住所都比不上朕在魔界的堡壘啊!哈哈哈哈哈!」
喚武使 「◆叛神使 這不是在宣告自己即為狼嗎?(皺眉)」
叛神使 「只是個普通村」
狂噬者 「◆修羅 你覺得是就是嘍。(眨了眨眼)」
守護者 「◆深淵鬼皇 這個地方的住處可沒什麼好看的呢。(蹙眉輕輕的微笑」
邪恐夜皇 「嘛,被首吊了也沒辦法。(聳聳肩)」
深淵鬼皇 「今天應該是最後了吧,赫尼爾的使者沒CO過嗎?(歪頭)」
末日武者 「◆守護者 加油。」
喚武使 「那麼,就讓我看看你的選擇吧,赫尼爾的存在。(瞇眼)」
深淵鬼皇 「昨晚去了◆守護者家!」
創造女帝 「你在做正確的事,精靈。」
修羅 「◆狂噬者 !(驚訝了一下)DE大人,這是在稱讚小女子嗎?」
守護者 「關於創造的結果仍是村人,那麼現在是最後了。(有些難過的看著」
喚武使 「……或許會選擇人形或是靈能?(思索)」
無盡之刃 「(抹了抹脖子)當我第一天晚上沒說那些話,好不,我現在想來也挺羞恥的。」
深淵鬼皇 「欸嘿,昨天忘記說要去誰家了~!」
狂噬者 「◆修羅 好嘛好嘛,誰讓小狐狸的毛好摸呢。」
守護者 「早上好…」
狂噬者 「哎,這下得看神官先生怎樣掰了。」
邪恐夜皇 「看來回不去了。」
[秘]守護者 「隻身作戰的你……抱歉了呢。」
日出,5 日目的早晨來臨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創造女帝的遺言 人形差遣……這樣也會被人偽冒嗎……真讓人不愉快
無盡之刃的遺言 看什麼,就是個村民阿。
無盡之刃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無盡之刃 成為了人狼的食物)
叛神使 對 無盡之刃 鎖定目標
深淵鬼皇 對 守護者 跟蹤
喚武使 「看來場下的人都以為狐尚存,看見接下來的遺書或許就會明瞭了。」
叛神使(人狼) 「中:我選擇速咬」
狂噬者 「結果是創造上來了呢。真的差遣。(撐頭)」
叛神使(人狼) 「中:還是職業不是那個????????」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其實我是靈能…!』不會有那麼嗨的事情吧。」
創造女帝 「原來是這樣嗎……」
叛神使(人狼) 「中:emmmmm所以守護是狐吧」
深淵鬼皇的自言自語 「...啊,好險,還好有平手,欸嘿~」
修羅 「◆狂噬者 DE大人真是的!身為武人,保持儀態端正是很重要的!(整理蝴蝶結與頭髮)」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阿,狼在。」
叛神使(人狼) 「2村1狼1狐?」
守護者的自言自語 「中:對不起CE天使……!!!」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阿,所以那個。」
守護者的自言自語 「中:慘了我是不是壓線CO」
日落,黑暗寂靜的夜晚降臨
創造女帝 被表決處死
第 4 日 (第 2 回)
叛神使0 票投票給 1 票 →守護者
無盡之刃0 票投票給 1 票 →創造女帝
深淵鬼皇0 票投票給 1 票 →創造女帝
創造女帝3 票投票給 1 票 →守護者
守護者2 票投票給 1 票 →創造女帝
第 4 日 (第 1 回)
叛神使1 票投票給 1 票 →守護者
無盡之刃0 票投票給 1 票 →創造女帝
深淵鬼皇0 票投票給 1 票 →叛神使
創造女帝2 票投票給 1 票 →守護者
守護者2 票投票給 1 票 →創造女帝
創造女帝 對 守護者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創造女帝 投票處死
喚武使 「若是能讓狼勝,似乎也是不壞的結果。」
深淵鬼皇 對 創造女帝 投票處死
守護者 對 創造女帝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守護者 投票處死
狂噬者 「◆修羅 ♪(心滿意足的放下手)」
修羅 「這真是令小女子大吃一驚呢,場上的狀況。」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請再次投票(第 1 回)
無盡之刃 對 創造女帝 投票處死
末日武者 「看來不太妙啊。」
喚武使 「若是人形現身的話,可能會為了保險而吊上。」
創造女帝 對 守護者 投票處死
深淵鬼皇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守護者 投票處死
狂噬者 「神官先生的存在感不高,真人形也不PK、要吊也先吊還沒死的魔族小女孩跟創造她們啦。神官先生這次妥妥的。」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修羅 「中:AP存在感-100%」
喚武使 「中:為何是在GA跟CE中選一位??? AP 不也是灰嗎」
叛神使 「◆深淵鬼皇 那麼說,你跟蹤的人應該是真正的村側了。」
守護者 對 創造女帝 投票處死
守護者 「請在我與CE之間選擇一位」
深淵鬼皇 「◆叛神使 是哦?話說你呢?赫尼爾的使者?」
守護者
靈CO
感應大地的氣息後給予了我這樣的回應……
那麼,你是什麼呢?
D2 DL-人狼
D3 RF-村人」
末日武者 「中:RF占GA靈唉(?????)」
邪恐夜皇 「(中:忘了加句號。」
守護者 「那麼在此作告白」
無盡之刃 「這邊就我跟那個深淵是白來著,哪知道你們。」
邪恐夜皇 「還有2吊,未至於贏吧」
創造女帝 「還有……要co的人嗎?」
守護者 「狼選擇咬了村CO的神化,看來是不打算找出狐狸了。」
深淵鬼皇 「嗯~那麼,昨晚也沒事情發生~」
修羅 「◆狂噬者 啊!請別弄亂小女子的頭髮!」
喚武使 「嗯?不對,餘下四村側,那麼還得多度過一天……(思忖)」
叛神使 「……魔族是跟蹤是吧?」
狂噬者 「◆修羅 喲小狐狸~(揉了對方的頭一把)」
狂噬者 「神官先生要躺勝嘍~」
守護者 「5>3,若是今天還沒吊到狐狸,遊戲就要結束了…」
無盡之刃 「總之兩個都上去,占方面。」
叛神使 「占卜遺書。」
深淵鬼皇 「哦~這個有意思~」
守護者 「是占卜的遺書…!」
喚武使 「那麼,只要末狼度過今日的話,就會是狼勝。」
狂噬者 「嗨,第二個村側上來了。(擺手)(?」
無盡之刃 「那個電源眼睛我看我那一天拖你去沛塔晃一圈算了。」
修羅 「啊,DE大人!(揮揮手」
喚武使 「中:我也很想活下去 (聳肩」
邪恐夜皇 「還有那邊的。(指渣)」
日出,4 日目的早晨來臨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末日武者的遺言 占co

今天不用水晶球,用黑槍來占卜

1 ◆邪恐夜皇 狼
2 ◆守護者 人
3 ◆狂噬者
狂噬者的遺言 神話。偷捏了紅毛一把,是個村。
狂噬者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狂噬者 成為了人狼的食物)
叛神使 對 狂噬者 鎖定目標
修羅 「中:狐狸被你忠實的同伴我親愛的主子給噴死了」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深淵鬼皇的自言自語 「嗯...嘖嘖,生疏了啊。」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睡了、睡了,我又不擅長動腦,折騰自己。」
末日武者 「(這裡只有我是村側嗎)」
叛神使(人狼) 「……總覺得狐狸很近。」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阿-滿嘴胡言亂語,我看來這瘋了。」
叛神使(人狼) 「跟蹤?」
深淵鬼皇的自言自語 「...啊~其實朕應該隱著才對,不然狼只要避開朕要去的人那裏就不會暴露身分了。」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那個毛茸茸是掛了還是故意不說話,通常來說沒掛不會結束還是掛了這場也不會結束。」
喚武使 「但是,靈能的存在相當棘手,若是未能解決靈能,對於狼側來說無疑是暴露自己的身分。」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吊了靈能,那就好笑了。」
末日武者 「對,就隨便拿隻槍丟過去了。」
守護者的自言自語 「嗚……姐姐我第一次接觸這遊戲呀!該怎麼辦呢……(輕蹙起眉看起來非常困擾)」
喚武使 「若是襲擊跟蹤者的話……局勢是否會變得對狼側有利?(思忖)」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我前一晚嗑了什麼藥,總之我早上算是噴了滿嘴狼話嗎。」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魔族小女孩今天也會死了吧。(側頭)」
邪恐夜皇 「原來你首日占過我啊。」
末日武者 「喔……糗了。」
修羅 「這局面,該說是妙還是不妙呢?」
深淵鬼皇 對 創造女帝 跟蹤
日落,黑暗寂靜的夜晚降臨
末日武者 被表決處死
第 3 日 (第 1 回)
狂噬者0 票投票給 1 票 →末日武者
叛神使2 票投票給 1 票 →守護者
無盡之刃0 票投票給 1 票 →末日武者
深淵鬼皇0 票投票給 1 票 →叛神使
創造女帝0 票投票給 1 票 →守護者
末日武者3 票投票給 1 票 →叛神使
守護者2 票投票給 1 票 →末日武者
狂噬者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守護者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創造女帝 對 守護者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末日武者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守護者 投票處死
末日武者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深淵鬼皇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狂噬者 「◆守護者 說是要跟CE呢。」
無盡之刃 「目前看來啦。」
喚武使 「另外,人形似乎也不打算出面嗎……(思索)」
守護者 「怕是狐狸還在場…唉呀,這樣人數的話」
創造女帝 「◆深淵鬼皇 那我讓歐貝倫準備好茶吧」
叛神使 「納斯德女王嗎……」
狂噬者 「今天可別再吊到狼了哦。(掩嘴笑)」
守護者 「還有時間,今天深淵要跟蹤誰呢?」
無盡之刃 「一狼一狐一狂嗎,再來什麼還有追蹤跟靈能,剩下兩個就我跟那個電源眼睛是村?」
修羅 「在小女子夜死的狀況之下,末日大人應該不會選擇做出宣告的。」
深淵鬼皇 「另外朕今晚去找◆創造女帝。(正經臉)」
狂噬者 「唯一白只剩跟縱的魔族小女孩了。(看向◆深淵鬼皇)」
修羅 「中:他有回神就好」
喚武使 「占卜會出面嗎……?」
邪恐夜皇 「中:說實話我看到AP中整晚沒反應我有想過私敲他但我不想通(ry」
狂噬者 「現在再出的話會被吊上去的吧,大概啦。(笑笑)」
無盡之刃 「真是嗨阿,總之那個什麼,人口大銳減?」
叛神使 「……那個「神官」昨天就已經死了,被毒死。」
深淵鬼皇 「耶~一次少三人頭了~~(滾來滾去)」
守護者 「嗯~邪恐帶走了喚武,所以他是毒狼。那麼夜死了一位占卜,還有占卜要出面嗎?」
末日武者 「三個人,該哭還是該笑。」
無盡之刃 「阿,睡昏頭了我,總之早。」
修羅 「(扭動脖子)」
狂噬者 「好耶,吊毒噴差遣死真占。(拍拍手)」
無盡之刃 「阿,被吊的是邪恐阿,我還以為喚武來著。」
修羅 「中:好看起來吊死邪子有用處,讚讚」
守護者 「早安。」
深淵鬼皇 「毒個頭!(噴笑)」
喚武使 「結果最終選擇的是狂人……?」
末日武者 「早啊。」
修羅 「嗚?」
邪恐夜皇 「2狼還有一狐,不利是必然了。(聳肩)只是噴到狐我也沒料到。」
日出,3 日目的早晨來臨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邪恐夜皇的遺言 毒。
修羅的遺言 占卜師宣告!
D1 DB 人
喚武使的遺言 人形差遣。

……人形差遣?
操控人形的職業嗎……但是未存有人形,看來是毫無意義的存在。
修羅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修羅 成為了人狼的食物)
叛神使 對 修羅 鎖定目標
末日武者 對 守護者 占卜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叛神使(人狼) 「……也只能上了。」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那個邪恐又是啥。」
守護者的自言自語 「結束之後大家都還是伙伴喔!請不要太傷心了!(雙手握拳堅定的說著」
末日武者的自言自語 「那以後都用這個占卜好了。」
喚武使 「◆無盡之刃 看清楚點,被投上去的是那個半魔。」
修羅的自言自語 「真正的占卜師大人,幫幫小女子的忙吧。(嘆氣」
守護者的自言自語 「好大聲啊……死去了同伴的你很痛苦吧。」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毛茸茸的傢伙好吵阿,這樣看來喚武就是毒狼,阿那個狐狸,阿不對要喊修羅,會不會今天就掰?」
喚武使 「看來局勢對於狼側來說挺不利的?」
修羅的自言自語 「中:看這悽慘的叫聲,賭上我家EE的內褲,看起來GA是狼(喂」
叛神使(人狼) 「--中:我連配置都沒看到就……--」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是神官大人沒有錯吧。」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要命了神官大人是什麼啊。別拖到靈能之類的話。」
叛神使(人狼) 「……。」
末日武者的自言自語 「黑槍好像比水晶球好用啊?(看著上去的名單)」
邪恐夜皇 「也只能如此吧,唯一會雙屍的。(攤手」
叛神使(人狼) 「中:還有天國的狼伴你怎麼了????????」
叛神使(人狼) 「中:幻想沒更新我隨便按了個投票,結果為什麼是占???????」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不是吧,吊到毒狼。」
修羅的自言自語 「中:WTFFFFFFFFF」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好咧,吊了個毒狼?」
深淵鬼皇 對 守護者 跟蹤
喚武使 「……半魔,看來是毒狼呢?」
末日武者的自言自語 「中:喔靠」
修羅的自言自語 「中:感情我把主人投死了」
叛神使(人狼) 「中:????????????」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嗯???」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嗯?」
日落,黑暗寂靜的夜晚降臨
邪恐夜皇 被表決處死
喚武使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喚武使 中毒而死)
第 2 日 (第 1 回)
狂噬者0 票投票給 1 票 →邪恐夜皇
叛神使2 票投票給 1 票 →修羅
無盡之刃0 票投票給 1 票 →創造女帝
深淵鬼皇0 票投票給 1 票 →叛神使
喚武使2 票投票給 1 票 →守護者
邪恐夜皇3 票投票給 1 票 →喚武使
創造女帝1 票投票給 1 票 →叛神使
修羅1 票投票給 1 票 →邪恐夜皇
末日武者0 票投票給 1 票 →邪恐夜皇
守護者1 票投票給 1 票 →喚武使
創造女帝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修羅 對 邪恐夜皇 投票處死
邪恐夜皇 對 喚武使 投票處死
守護者 對 喚武使 投票處死
無盡之刃 對 創造女帝 投票處死
深淵鬼皇 對 叛神使 投票處死
喚武使 對 守護者 投票處死
狂噬者 對 邪恐夜皇 投票處死
叛神使 對 修羅 投票處死
末日武者 對 邪恐夜皇 投票處死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守護者 「時間不多了呢。」
狂噬者 「反正我只能白單+1了,免得之後被非人鑽空子嘍。(聳肩)」
叛神使 「中:??????怎麼開始了」
深淵鬼皇 「今天嘛~朕要去找好吃的◆守護者!」
邪恐夜皇 「...AP呢?」
無盡之刃 「嗨,我是村民,在這混亂的局面中。」
修羅 「(咬緊下唇)」
守護者 「哇阿,一下子就都出現了。」
深淵鬼皇 「來大家一起CO職業!耶依~!」
喚武使 「看來古代人是神話迷,而那位魔族則是跟蹤者嗎……」
末日武者 「好久沒看到狐狸了。」
狂噬者 「哎呀搞不好小狐狸是狂占嘛,你們別那麼擔心。(笑)」
守護者 「兩隻狼跟一隻狐狸,在這人數應該是算可以的呢?」
深淵鬼皇 「哦哦~!朕!朕是跟蹤者~!跟蹤者CO!」
修羅 「小女子太過急躁了。。。(眼眶微微的紅了起來)」
邪恐夜皇 「算了,要出都出來了,就希望狼不要碰占好了。」
狂噬者 「我先神話CO喔,摸了紅毛是個村。」
末日武者 「好像跑太快囉。」
無盡之刃 「有個狂還有個毛茸茸的狼,有個還有毒,再來一隻狐。」
深淵鬼皇 「哎呀哎呀?小狐狸怎麼就這樣占CO了呢?」
修羅 「這是,這是小女子的失誤,非常對不起!!!」
守護者 「嗯?跟蹤是可以看見被跟蹤的人的襲擊者?勉強可以算是個獵人」
狂噬者 「然後跟縱不能留遺言所以自己考慮下要不要大字CO去跟縱誰喔?」
修羅 「中:對不起我剛剛沒有專心看職業配置分心跟家人聊天(吃屎」
邪恐夜皇 「沒獵人,占卜是怎麼那麼急呢?」
喚武使 「但是看來占卜已經現身了?雖然未能確定究竟是否為真物。」
無盡之刃 「呃,恩。」
末日武者 「嗯?」
修羅 「中:(崩潰笑」
狂噬者 「啊。晚了。」
無盡之刃 「早-安-阿-。」
狂噬者 「差遣是貴,跟縱是假獵占卜不要出。」
修羅 「中:沒獵人對吧」
深淵鬼皇 「砸安~」
邪恐夜皇 「這次的配職還挺多嘛。」
守護者 「早安呦。」
創造女帝 「早上好。」
修羅 「占卜師宣告!
D1 DB 人」
喚武使 「……早上好。」
末日武者 「早安。」
日出,2 日目的早晨來臨
天亮時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初日犧牲者的遺言 我不知道該說些甚麼呢……
初日犧牲者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初日犧牲者 成為了人狼的食物)
末日武者 對 邪恐夜皇 占卜
狂噬者 對 無盡之刃 複製
邪恐夜皇 對 初日犧牲者 鎖定目標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守護者的自言自語 「原來可以知道這樣的事情啊!(拍了下手)那麼可要打起精神好好幫上大家的忙!」
邪恐夜皇(人狼) 「沒反應。嘖。」
修羅的自言自語 「看起來小女子發呆發得過頭了呢。(苦笑)」
末日武者的自言自語 「算了,靠水晶球還不如用黑槍。」
深淵鬼皇的自言自語 「說起來不是正規獵人所以要留下紀錄對吧~?」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阿,麻煩,寫字囉。」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我看看喔…」
修羅的自言自語 「(回過神來已是夜晚)」
深淵鬼皇的自言自語 「跟蹤者...嗎?哼哼哼...哈哈哈!汝等一切將被朕盡收眼底!」
末日武者的自言自語 「……居然不是村民。」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嗯——……」
修羅的自言自語 「嗚?」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一個下去不小心就掰掰了,這可不是嗎。」
守護者的自言自語 「真是個神奇的地方呢,大地的感應也很不一樣…喔?」
邪恐夜皇(人狼) 「...?AP?」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還真是給了一個不得了的職業呢?」
末日武者的自言自語 「中:」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嗨到爆表阿,這些職業。」
守護者的自言自語 「沒事……?他不是我所認識的末日嗎?(手指放在下巴上表情有點嚴肅)」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我說。」
末日武者的自言自語 「這東西?(抓著水晶球)」
邪恐夜皇(人狼) 「啊,是毒狼。」
狂噬者的自言自語 「中:各位觀眾,復健第一場雙狼一狂一狐無獵。」
末日武者的自言自語 「嗯?唉?」
深淵鬼皇的自言自語 「哦~開始了!朕看看...嗯~哼~?」
無盡之刃的自言自語 「中:偉哉我大村人時代。」
邪恐夜皇(人狼) 「狼啊。」
喚武使(妖狐) 「中:第一場就妖狐,玩我 (ry」
登場職業:村人2 占卜師1 靈能者1 跟縱者1 人形差遣1 人狼1 毒狼1 狂人1 妖狐1 神話迷1
遊戲開始:2017/08/07 (Mon) 23:15:32
末日武者 「◆守護者 (偏頭思考了一下上次事什麼時候見到他的,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嘛,你人沒事就好。」
狂噬者 「【中之人廣播】【復健村於15分開始,lets復健】」
深淵鬼皇 「◆守護者 好吃喔!(笑)(可惡這反應跟想像中的不一樣啊!)」
守護者 「◆深淵鬼皇 嗯~深淵也看起來白白嫩嫩的很~好吃喔!(淺笑著摸了摸對方的頭」
狂噬者 「◆創造女帝 啊……創造。沒有什麼大礙?(勾了勾嘴角)女王在擔心我嗎?」
喚武使 「◆無盡之刃 (似乎在思索些什麼)」
無盡之刃 「◆喚武使 (總感覺我在逼良微笑…)(盯著前方出神)」
創造女帝 「◆狂噬者 沒事吧……古代人?」
守護者 「◆末日武者 ……恩?!(保持著笑容的臉僵硬了下)是、是這樣嗎?」
深淵鬼皇 「◆守護者 肉質很好?」
喚武使 「◆無盡之刃 ……我會盡力而為。」
狂噬者 「(緩了緩呼吸安靜的退到角落去坐著。)」
無盡之刃 「◆喚武使 嘴嘴嘴角有變化一點點點點……很大的進步,來來來像我這樣笑不用太誇張什麼的。」
守護者 「◆深淵鬼皇 晚上好呢,深淵。很好吃是什麼意思呀!(看似有點困擾的笑著」
末日武者 「◆守護者 沒,只是很久沒看到你了。(笑了笑)」
喚武使 「◆無盡之刃 ?沒有笑出來嗎。(皺眉)」
無盡之刃 「◆喚武使 呃,你再擺表情嗎?(錯愕的眨眼)恩……手指推嘴角怎樣……?」
狂噬者 「狂噬者 的登錄情報變更。」
守護者 「◆末日武者 晚上好啊,末日。怎麼了嗎?(笑著看人靠近」
喚武使 「◆無盡之刃 ……………………(沉默許久)」
守護者 「◆狂噬者 沒有嗎?真是太好了!(雙手合掌笑咪咪的回應」
無盡之刃 「◆喚武使 呃,調整不一定指用手那種,總之擺個其他表情看看?」
狂噬者 「◆守護者 沒有?…晚上好?」
無盡之刃 「◆守護者 喔嗨。(不會又拿了一堆菜吧?)」
末日武者 「(嗯……?蕾娜也來了。往◆守護者的方向看過去)」
無盡之刃 「◆狂噬者 去你的電源眼睛(再度翻白眼),活該被嚇!」
深淵鬼皇 「◆守護者 哦!看起來很好吃的精靈!」
喚武使 「◆無盡之刃 ……?調整嗎……(摸著臉)」
守護者 「我遲到了嗎?大家都來了呢。(舉起半截手臂揮揮手打著招呼」
狂噬者 「◆無盡之刃 我愛怎麼叫就怎麼叫,讓你嚇我。(雙手抱胸)」
無盡之刃 「◆喚武使 五官的角度要不要也順便調整一下,拿尺量搞不好都是一樣的也說不定?」
邪恐夜皇 「靜了一會又在鬧了。」
狂噬者 「◆叛神使 ……(稍微冷靜下來)你就為了嚇我特地走過來是不是,我好榮幸。(心有餘悸的語氣)」
守護者 來到了幻想
末日武者 「(隨便找了面牆壁靠著,看起來像是思考什麼、實際卻是發呆。)」
無盡之刃 「就*」
喚武使 「◆無盡之刃 ……是這樣嗎?」
無盡之刃 「◆狂噬者 電源眼睛閉嘴!把你的資料庫更新,說多少次了這不叫挑染!」
無盡之刃 「◆喚武使 嘿,這樣不久好多了?(抬手拍肩)(…可惡的身高差。)」
深淵鬼皇 「(轉回頭望向一旁的三人,發現自己好像錯過了有趣的事)」
叛神使 「◆無盡之刃 ……嗯。」
叛神使 「◆狂噬者 ……。(往別的方向走了)」
無盡之刃 「◆叛神使 幹的好!太好了!(捧腹大笑)」
狂噬者 「笑什麼你個挑染紅毛!」
無盡之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狂噬者 「神官先生你沒事幹嘛站這啊?!」
末日武者 「「晚安啊。」」
狂噬者 「(看到◆叛神使猛的倒吸了一口氣)」
狂噬者 「(轉頭)哇啊?!!」
末日武者 來到了幻想
喚武使 「◆無盡之刃 ……(聞言後,似乎放鬆了些)」
無盡之刃 「◆喚武使 你的眉毛快變成你的招牌了,還有眉毛很可憐,放過眉毛吧,都皺在一起了。」
深淵鬼皇 「嗯?烏鴉飛走了~」
狂噬者 「◆無盡之刃 啊?什麼後——」
<投票已重置,請重新投票>
緋焰武者離開村莊了
緋焰武者 對 緋焰武者 投票踢出
喚武使 「◆無盡之刃 ……無盡?你也來了嗎……(皺眉)」
緋焰武者 「……(低頭思索了下,斷然走出村莊)」
深淵鬼皇 「◆邪恐夜皇 是嗎~」
叛神使 「◆狂噬者 (站後面)」
無盡之刃 「◆喚武使 你…阿,你也來啦!(盯了對方許久後彈指)」
邪恐夜皇 「》深淵鬼皇 太久沒來都忘了,就知道沒鬼。(聳肩)」
無盡之刃 「◆狂噬者 (略微挑眉)阿,後面。」
狂噬者 「◆無盡之刃 都、都說不會了!」
深淵鬼皇 「◆邪恐夜皇 是嗎?那吸血鬼呢?」
邪恐夜皇 「鬼陣營?普闇不會有吧。」
無盡之刃 「◆狂噬者 沒試過怎麼知道?聽你這樣說下來,你會怕阿?」
狂噬者 「(為什麼突然開始起了這樣的話題啊啊啊啊……)」
深淵鬼皇 「說起鬼啊~?暗鍋職業裡不是有甚麼白澤啊~亡靈孃、地縛靈、念騷靈之類的嗎?幽靈系角色呢~」
狂噬者 「◆無盡之刃 什——誰跟你嚇飛!才不會好嗎!(稍微有點惱羞成怒的樣子)」
創造女帝 「幽靈嗎?這種迷信思念的集合體不可能……不,正是這樣的地方才有存在的可能性嗎?(若有所思)」
邪恐夜皇 「鬼跟魔族很大差別吧。(直截了當)」
狂噬者 「◆深淵鬼皇 不我一點也不想深入探討這個話題。(棒讀)」
喚武使 「(環顧一下四周後,默默走向一旁)」
無盡之刃 「◆狂噬者 (上下打量對方)搞什麼,那麼緊張,聊個天而已不是嗎,怎搞得要是突然跑一隻鬼出來就會被嚇飛的樣子……?」
深淵鬼皇 「雖然朕被叫做鬼皇但是朕跟哪個鬼都沒關係!(驕傲的挺胸)」
創造女帝 「地點確認……還真是一個讓人懷念的地方。」
修羅 「各位大人夜安。(向眾人致意)」
狂噬者 「◆無盡之刃 ……(語塞)總、總之絕對不是什麼靈什麼魂的。絕對不是。」
修羅 來到了幻想
創造女帝 來到了幻想
深淵鬼皇 「◆狂噬者◆無盡之刃 鬼?哦~那種會飄來飄去的嗎?還是那種長滿肌肉的?感覺希爾會比較懂~」
無盡之刃 「嗨都嗨都好久不見。」
邪恐夜皇 「嗯?(環觀四周)沒來這裡那麼久都沒怎變過嘛。」
喚武使 「……又是這個地方。」
無盡之刃 「◆狂噬者 阿?阿那麼那個沒頭的是怎麼動的……?戴眼鏡的不還說過啥…敲碎什麼東西它才不動?(歪頭)」
邪恐夜皇 來到了幻想
喚武使 來到了幻想
狂噬者 「◆深淵鬼皇 你聽錯,絕對不是什麼有趣的東西。」
無盡之刃 「◆深淵鬼皇 唷!說啥…?就隨便聊聊,我剛說了鬧鬼什麼的,電源眼睛就開始說我聽不懂的話了。」
狂噬者 「◆無盡之刃 那個就是魔物啊,靈魂這種科學無法解釋的東西是不存在的。(故作鎮定的說著)」
深淵鬼皇 「◆狂噬者◆無盡之刃 嗯?你們在說什麼有趣的東西嗎?」
無盡之刃 「◆狂噬者 說人話好嗎!我聽不懂。(翻白眼 是說那東西不是會咻咻的飛來鑽去?那麼那些紫紫有臉的東西又是啥阿?電源眼睛。」
深淵鬼皇 「朕!到來了!(門飛走了)」
深淵鬼皇 來到了幻想
狂噬者 「◆無盡之刃 那個只是肉眼可見的能量體因為空氣流動而造成飄浮的現象而已。(無停頓棒讀)」
狂噬者 「…………」
無盡之刃 「◆狂噬者 阿?可是那個在沛塔教堂的紫紫的東西…叫啥忘了?不重要,不就是這種什麼,靈魂?那不是到處亂飄嗎?」
叛神使 「……有的。」
狂噬者 「....大概不會吧。」
狂噬者 「怎麼可能發生這種非科學的事情。」
無盡之刃 「搞毛,那麼安靜,不知道還以為鬧鬼了。」
狂噬者 「……啊,多了一個。」
無盡之刃 來到了幻想
緋焰武者 「…………(什麼時候這個空間也會突然抓人過來了。)」
狂噬者 「(完了會不會不是之前那個空間軸啊,有點尷尬。)」
狂噬者 「◆叛神使 這樣啊—嗯?……」
叛神使 「◆狂噬者 ……不是。」
狂噬者 「◆叛神使 啊——……神官先生?(稍微有點茫然的表情)是吧?好久不見…?」
緋焰武者 「……(看著村莊景色明顯愣住了下,眼神四處飄移確認著自己的所在位置)」
叛神使 「◆狂噬者 (回頭看了一眼」
狂噬者 「好久沒來這空間了……上次是什麼時候來著。」
狂噬者 「…(前腳踏出時空裂縫,有點呆滯的左右環視了一陣才走進村內)」
緋焰武者 來到了幻想
叛神使 「(走進村莊」
叛神使 「中:不怕不怕(揉」
狂噬者 「中:我有預感要崩成版塊移動 先打預防針zzz嗨AP!(?」
叛神使 來到了幻想
狂噬者 來到了幻想
村莊建立:2017/08/07 (Mon) 21:2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