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里奧斯村 [6235號村]
~什麼你說明天星期一?~
4 日目(生存者 3 人)
icon 初日犧牲者
 (dummy_boy)
[村人]
(死亡)
icon Centurion
 (CT)
[人狼]
(死亡)
icon Herrscher
 (ain)
[人狼]
(死亡)
icon Iblis
 (Ib)
[妖狐]
(死亡)
icon Immortal
 (IM)
[占卜師]
(死亡)
icon Doom Bringer
 (DoB)
[蝙蝠]
[戀人]
(生存中)
icon Oz Sorcerer
 (OZ)
[邱比特]
[戀人]
(生存中)
icon Anular
 (CielDM)
[村人]
(死亡)
icon Mad Paradox
 (mp)
[占卜師]
[原神話迷]
(生存中)
[戀人・邱比特勝利] 等這村莊結束之後,我們就要回老家結婚了。
Immortal 「(………再見了班德的貓,我下次再去看你們。)(完全不想面對被抱著的這件事實而放空自我,任由對方帶走)」
Iblis 「◆Immortal 您不說話的話,朕就當您默認囉♬希爾,可以帶著小傢伙回去囉♬(抱著◆Immortal開啟魔界通道,並拉著其他人走進)」
Immortal 「◆Iblis 對--恩?!!!!(等等等這真的會出事、根本沒辦法呼吸阿…Centurion,看來我對你有誤會啊啊啊) 放、咳呵…放開……放……(虛弱的擠出幾個字,但綜合之前從老姐和方才Centurion的經驗後,放棄掙扎)」
Iblis 「◆Immortal 嗯呵呵,所以隊長大人最後還是打算要先回去一趟嗎,嗯~?(放開對方的手,但是反而將對方的頭往胸口按)」
Immortal 「◆Iblis 妳妳妳,不要這樣!!(臉刷的一下通紅,慌慌張張的想要收手卻不敢亂動)感覺到了啦!所、所以放開!!」
Iblis 「◆Immortal 您聽見了嗎,朕的心跳聲──(貼在對方耳廓上低語著)」
Iblis 「◆Immortal 至於朕的身體狀況,不如由隊長大人親自確認看看如何~?(拉起對方的一隻手貼向自己的胸口)」
Iblis 「◆Immortal 要是平常的話,朕也許會認同您的說法,但是今天才見到Ishtar的管家先生,朕是個言出必行的魔族呢,總不好再給人添亂呢♪」
Immortal 「(哎唷喂呀那句話全蹦出來的話我就不用活了,幸好幸好。)」
Immortal 「◆Iblis 區區個小通道幹什麼那麼費心!真走丟了就大幹一場或是報妳的名字不就得了?擔心那麼多小心---太勞累,總之妳就先帶他過去啦!就這樣辦!(指著Centurion的方向)」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點點頭,重新拉好兜帽安靜地跟在人身後)」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嗯,回去了。(沒聽清楚對方的咕噥,但也不打算追問)走?」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不說這個,你不回去嗎?」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搖搖頭放下拍頭的手)至少你老實人說的跟想的差不遠。(小聲咕噥)不像那個危險的傢伙……」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沒什麼好謝的。」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看著人思索一陣,覺得這個場合應該需要便勾勾嘴角微笑)謝謝。(另一隻手遞起來輕輕拍了拍對方的頭)」
Doom Bringer 「(手卻施了力握住相對瘦小的手掌)你......有需要的話,我能幫的,我盡量。」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你讓我該從哪開始吐槽你。(無奈的挑眉)」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你——唔……人類,的體溫很暖。」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眨了眨眼)也不只是手……解釋起來很麻煩,要說是冰塊也可以。」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你是把自己再構成成冰塊了?手這麼冷嚇誰?(伸手覆上臉上的手)」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應該夠吧。還不會很累。(伸食指戳著對方的臉頰,戳到後來乾脆整隻手貼人臉上)」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能源還夠嗎。(抬起頭了,但沒有看著對方)」
Iblis 「◆Immortal 嗯呵呵,失敬失敬♪總之利弊朕也分析完了,隊長大人執意要先回去一趟的話,只怕朕就無法幫上忙了,畢竟能讓人類平安通過的通道並不能頻繁地開啟呢,朕又得先帶小傢伙過去♪(看向一旁的◆Centurion)」
Mad Paradox 「(雖然這一點點放著不管可以自然恢復就是了。)」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回想了一下)幾天前?啊……(說起來手腕。不提到都要忘了。)」
Immortal 「◆Iblis 這確實也是個大問題--所以說妳要不要放開我了啦!喂喂喂,又扣、還扣,當我下巴掛勾嗎?哎呀我不想好好說話了,總之放開我阿--」
Iblis 「◆Immortal 隊長大人就當給朕一點面子,嗯~?(以自己的額頭抵住對方的額頭)」
Oz Sorcerer 「......嘛,也就是魔術了嗎?反正我也用不到。(哈欠,伸懶腰)好了,撤退、撤退…(默默離開,反正這裡的傢伙們跟自己也不在一條線上)」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最近一次充能是什麼時候。(仍維持著姿勢)」
Iblis 「◆Immortal 正是因為一般通道無法承受隊長大人的力量,所以才要額外開通道啊♪不然隊長大人要是被傳送到魔界的不知名角落,朕可就難辦了呢。(說著說著又扣住了對方的下巴)」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側起了頭,眼神透露出一點不解)」
Oz Sorcerer 「◆Mad Paradox 形式上的啊,是嗎。(直起身)」
Immortal 「◆Iblis 那個破爛通道康沃爾輕輕碰一下就爆了,有安全的我幹什麼不走……不管,我就是要先回去!反正我早就打定主意了!」
Iblis 「◆Immortal 由朕親自開的通道,有什麼好不放心的♪不然隊長大人之後才隻身一人從奪魂之眼過去,就算是朕也沒辦法保證隊長大人的安全呢♪(故意露出了有些困擾的表情,但仍然微笑著)」
Doom Bringer 「(好煩啊、講什麼都不對啊,紙片你怎麼變得這麼難關心啊。)(懊惱的垂頭抓著後腦)」
Immortal 「◆Iblis 唉唉唉,別越靠越近阿?(不太趕出力、依然抵著對方)口頭說明好多了不是嗎?!妳就放心讓我去嗎!」
Doom Bringer 「(垂眸嘆了一口氣)」
Mad Paradox 「◆Oz Sorcerer 不是。(皺了皺眉)原理不一樣,形式上差不多。總之平時就是這個樣子。」
Iblis 「◆Immortal 那些事讓其他人轉達就行了~?(不在意地任由對方抵著自己的肩膀,反正並沒有因此拉開距離)」
Iblis 「(才發現有贅字,請無視)」
Immortal 「◆Iblis 恩…也是,就說出個任務和問Twillight姐幫忙看顧什麼的---太近了!!(雙手抵著對方的肩膀)」
Iblis 「◆Immortal 嗯──但是朕覺得不要告訴團長大人比較好呢~?畢竟她知道後感覺不會並不太可能會允許呀♪(姑且收回了手,但湊得更近了)」
Immortal 「◆Iblis 坦白從寬,我要去找貓還有跟老姐說我要去魔界,這樣能嗎?還有這樣很癢,放開阿…」
Iblis 「◆Immortal 哼嗯──隊長大人回去的原因是什麼呢~?(單手勾著對方下巴)」
Oz Sorcerer 「◆Mad Paradox 哦?魔法嗎?(似乎有點興趣)」
Immortal 「(拜託,快點,結束,啊啊啊啊啊啊)(努力維持正常表情)」
Immortal 「◆Iblis 那就好--總之我還是要先回去一趟,恕我此趟真不奉陪。(用雙手食指比了X,看著對方)」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嗯。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謝謝。」
Mad Paradox 「◆Oz Sorcerer …(抬眼)平時就是這樣,跟你家的茄子差不多。」
Iblis 「◆Anular 希爾~?(隱隱皺起了眉,但仍微笑著)」
Anular 「◆Iblis 妳不是她……為甚麼我……」
Doom Bringer 「◆Oz Sorcerer 如果某人有妳一半的智商就好了,雖然一樣不算多。」
Iblis 「◆Immortal 嗯,雖然不常見到,不過應該是有吧♪(維持同距離地思考和回應)」
Centurion 「……哈啊……(感覺到魔氣逐漸散去,才終於輕鬆了些)」
Doom Bringer 「再說了,可以的話我不想。」
Oz Sorcerer 「◆Doom Bringer 嗯?當然、畢竟可是我這天才魔女愛莎大人啊!」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我為什麼要集火你?今天我不是戀測你對我而言也是真占。」
Anular 「…………(釋放過魔氣後似乎終於冷靜下來)」
Mad Paradox 「所以不用謝。」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一黑一白的眼注視著對方好一陣子)你也沒集火我上去。」
Anular 「◆Iblis. ……?(收斂氣息)」
Centurion 「呼……咕嗯,唔,哈啊……(父親……曾經您也,歷經過……如此,痛苦的……?)」
Immortal 「那裡…………會有那種,類似貓的生物?」
Immortal 「◆Iblis 喂喂喂這距離(和打火機那邊的老姐的氣氛也差太多了吧)算了,總之………………」
Oz Sorcerer 「◆Mad Paradox 謝了、小傢伙。(歪著頭,神奇的是帽子完全不會掉)不過這不是你真正的樣子吧?(疑惑)」
Doom Bringer 「◆Oz Sorcerer 我就稍微認可一下你的智商吧,至少妳知道我最後一天說吊赫尼爾是要妳跟著投票。」
Oz Sorcerer 「◆Doom Bringer ...嘛、我不否定。(聳肩)」
Iblis 「◆Anular 希爾──冷靜一點,小傢伙快死了,朕答應過其他人不會玩壞他的♪」
Iblis 「◆Immortal 那把古劍鞘嗎?(認真思索了一下)朕是不覺得他能幫上什麼啦──嗯~?(直接貼到了對方面前)」
Centurion 「唔,哈呼……咳。(魔氣,太……守護石……)」
Immortal 「◆Iblis 不是找我過目,是康沃爾吧?嗎…我也要和她說一聲?不見到我她會慌的。欸對了我順便問妳件事情,過來一點。」
Doom Bringer 「(別開視線搔著臉頰)總覺得......還是得道謝。」
Doom Bringer 「(在◆Mad Paradox面前蹲了下來,猶豫一會後緩慢的開口)......謝謝。」
Iblis 「◆Immortal 不過她人實在不太好找呢,所以只能找隊長大人代勞囉♪(眨了眨眼)畢竟有些書中的秘術,連朕也不清楚對人類會有什麼效果呢,不如請隊長大人先過目一下~?」
Immortal 「◆Iblis 能改善的?妳可別開玩笑了?老姐的事情我可不會和平常一樣打哈哈?」
Doom Bringer 「◆Oz Sorcerer 更難贏而已。」
Iblis 「◆Immortal 嗯──(故作思索的樣子)聽說騎士團長,也就是愛利西斯啦♪她最近的狀況好像不太好,所以朕讓希爾找了幾本書,看看能不能幫點忙♪」
Centurion 「……咳,咳……唔,這個氣息……」
Centurion 「呼哈……這樣應該可以了。(回頭看著◆Anular)呃。可以……放我下來嗎?」
Immortal 「◆Iblis 恩?聊啥?我聽到Centurion的叫聲了--能不能下次阿,我今天真要忙。」
Anular 「◆Centurion (過多的魔氣使植物成長到與人一般高,將對象包圍住)」
Centurion 「隊長大人希望姊姊比寵我還要更寵他喲!!」
Iblis 「◆Immortal (迅速地飄到了對方面前)隊長大人,朕現在有時間和你聊聊囉♪」
Mad Paradox 「中:就能贏*」
Mad Paradox 「◆Doom Bringer (抬眼看人)不用謝,你活著就能勝了對吧。」
Centurion 「隊長大人還說他想體驗體驗姊姊昨天跟我做的事情——」
Immortal 「(朝Centurion翻白眼)我老姐…我可不想讓她狀況不穩定就亂跑。」
Oz Sorcerer 「◆Doom Bringer 反正都是要活下去、勝利條件又不衝突~還多得到了和愛莎大人說話的機會?不是很好嗎~」
Iblis 「◆Anular 好♪那你先看著小傢伙啊~(將◆Centurion交給對方)」
Immortal 「◆Iblis Pass--我要忙,下次說,好好享受兩人時光吧?我下次再去晃晃--」
Anular 「◆Iblis ……?…?只要你希望的話…………(腳下的漆黑植物隨著魔氣的爆開一口氣向外擴散了一大圈)」
Centurion 「◆Iblis 啊(突然想起了什麼)說上來,我們的「隊長大人」好像對姊姊抱有愛慕之心呢——他剛剛請希爾先生說,如果姊姊來了要告知他一聲。他好——想見妳的——」
Immortal 「………沒啥事了?恩…沒帶康沃爾出來,算了,去找貓看看?看看電源眼睛說得是不是真的和氣息有關……」
Centurion 「x」
Iblis 「◆Anular 嗯嗯♪朕覺得應該會很有趣~對了♪把隊長一起帶上如何~?
Doom Bringer 「◆Oz Sorcerer 我要是只是個蝙蝠,我會贏的更輕鬆。」
Doom Bringer 「◆Mad Paradox 謝謝你轉票?(側頭彎腰看著人藏在帽兜裡的臉)」
Oz Sorcerer 「◆Doom Bringer 當然不、不過別對他人有太高的期待會比較好?(聳肩、之後笑了出來)可以跟天才魔女愛莎大人一隊你可該心懷感激!」
Anular 「◆Iblis ……好…只要是你說的……」
Immortal 「(耳朵癢癢的……應該是想太多了?)」
Centurion 「不我從來沒說過……」
Iblis 「◆Anular 在想什麼~?(將◆Centurion抱到對方面前)這是新來的小傢伙♪隊長大人說他很想念朕,所以朕想帶他去魔界玩幾天♪」
Centurion 「◆Herrscher 抱歉……第一天就上去了,沒能做到什麼事。」
Doom Bringer 「◆Oz Sorcerer 你以為每個人的智商都和那幾個一樣低嗎。」
Anular 「◆Iblis …………什麼?露?(搖了搖頭想讓自己清醒,隱隱約約的能看出溢出的魔氣話做植物的形狀在腳邊盛開)」
Centurion 「可我是真乖啊,只咬了娃娃。」
Immortal 「(偷偷去通知大忙人跟打火機好了,哈。)」
Herrscher 「(安靜地在原地解除介入)」
Oz Sorcerer 「選的戀伴還是挺聰明的啦,就稍微誇獎你一下吧。」
Centurion 「◆Iblis 唔唔唔,希爾先生不喜歡您這樣子的,請放手……」
Mad Paradox 「恭喜粉紅色。(把兜帽拉低了一點)」
Centurion 「◆Doom Bringer 怎麼能吃丹卡爺爺呢!冷血!虐待動物!(?)」
Iblis 「◆Anular 希爾~?(重新抱住◆Centurion後飄到對方身旁看著)」
Doom Bringer 「◆Centurion 滾回你的哈梅爾吃丹卡補腦。」
Immortal 「挺好笑的,旁邊一排動物。(看著配置單)一路占過來不就方便了?」
Centurion 「好哥哥好姊姊,乖狼寶寶有沒有喜餅吃呀?嘛,開玩笑的。」
Centurion 「哈啊,粉紅色的力量啊……(抓頭)」
Herrscher 「……這樣啊。」
Oz Sorcerer 「哼。(聳肩)輸的可別哭啊。」
Iblis 「哎呀,真是狡猾♪」
Doom Bringer 「......。」
Immortal 「恭喜兩位賀喜兩位。」
Anular 「……粉色。(神色痛苦)」
Centurion 「◆Iblis ?!這是犯規!」
遊戲結束:2018/03/12 (Mon) 01:0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