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里奧斯村 [6230號村]
~看起來今天沒有加倍,那就只好玩村了~
4 日目(生存者 5 人)
icon 初日犧牲者
 (dummy_boy)
[村人]
(死亡)
icon 銀白總帥
 (CT)
[占卜師]
(死亡)
icon 反逆之理
 (de)
[舌禍狼]
[能力喪失]
(生存中)
icon 終焉叛神
 (Ain)
[人狼]
(生存中)
icon 時間追擊者
 (TiT)
[妖狐]
(生存中)
icon 梵皇
 (UCCU)
[占卜師]
(死亡)
icon 不敗劍帝
 (IM)
[蝙蝠]
(生存中)
icon 毀滅使者
 (DoB)
[遠吠狂人]
(生存中)
icon 狂怒武者
 (123)
[子狐]
(死亡)
icon 狂厄刀鋒
 (RavenFB)
[村人]
(死亡)
[妖狐勝利] 要欺騙你們這些人狼真是容易的事情。
狂厄刀鋒 「◆狂怒武者 ……這點還是一樣不可愛。(但卻沒有阻止,直接抱著人出了村莊)」
狂怒武者 「◆狂厄刀鋒 該走了,放我下來。(換成雙手拉著他的臉往旁邊拉)」
狂厄刀鋒 「◆狂怒武者 沒關係。(任由人敲打」
狂怒武者 「◆狂怒武者 對我來說很不方便。(往他頭上敲了幾下)」
狂厄刀鋒 「◆狂怒武者 這樣很好…(停頓了下)很方便。」
狂怒武者 「◆狂厄刀鋒 ……你是不打算放我走了?」
狂厄刀鋒 「◆狂怒武者 嗯,(讓人坐在自己手上抱著)很有趣。」
狂怒武者 「◆狂厄刀鋒 (放棄掙扎的看著他,用右手在他臉上拍了幾下)滿足了沒,可以放我下來了。」
狂厄刀鋒 「(體重也改變了…?)」
狂厄刀鋒 「◆狂怒武者 ……(伸出雙手將人從腋下往上抱起)」
狂厄刀鋒 「◆狂怒武者 …我想做個事。」
狂怒武者 「◆狂厄刀鋒 你又要對我做什麼?(看著眼前高大的自己,抖了抖耳朵)」
狂厄刀鋒 「◆狂怒武者 …我想做個事。」
狂怒武者 「反正晚點就恢復原狀了。」
狂怒武者 「◆狂厄刀鋒 除了這個其他都一樣。(右手拉了拉頭上的狐耳)」
狂厄刀鋒 「◆狂怒武者 ?不一樣,小隻的你。」
狂怒武者 「◆狂厄刀鋒 摸起來還不都一樣。」
狂怒武者 「◆狂怒武者 ……你下次入狐就可以摸自己了。(小聲咕噥了幾句)」
狂厄刀鋒 「◆狂怒武者 ……真可惜。(明顯的看起來失望)」
狂怒武者 「◆狂厄刀鋒 不行,也不要。(往後跳拉出一點距離)」
狂厄刀鋒 「◆狂怒武者 ……不行?(伸手又摸上」
狂怒武者 「◆狂厄刀鋒 也不要直接摸過來吧!(尾巴一甩一甩的似乎是在生氣)」
狂厄刀鋒 「◆狂怒武者 ……很少見。」
狂怒武者 「……啊?(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一手揮開對方的手)沒事摸過來幹什麼!」
狂厄刀鋒 「◆狂怒武者 (揉了揉對方頭髮)」
狂怒武者 「◆狂厄刀鋒 幹麻?看什麼?(不自在的甩了甩尾巴, 看了回去)」
反逆之理 「◆毀滅使者 ◆終焉叛神 ……判斷錯了。(語氣聽起來和平常一樣但是神色看上去有點懊悔)」
梵皇 「思考的瞬間讓齊灰飛煙滅。 這不久好了。……真是期待啊。再相會的那天……。」
梵皇 「武者的修行涵拓思考?呵呵,可真愛說笑啊,銀大人。至上乃力量,力量乃真理。(把髮釵固定的更牢)」
狂厄刀鋒 「◆狂怒武者 (湊近低頭看著)」
梵皇 「就說飄渺的指引毫無意義吧,對吧,銀大人?(摸了摸披肩)」
時間追擊者 「◆狂怒武者 哼哼,雖然有時會失控不過用的好還是挺有用的」
狂厄刀鋒 「……(摸了摸脖頸)還算有用處,預測錯誤。」
銀白總帥 「下次……絕不會再……」
狂怒武者 「◆時間追擊者 ……還有這功能?謝謝啦。」
時間追擊者 「◆狂怒武者 嘛(從裂縫裡拿出場錢放進去的蛋糕)分了吧,慶祝勝利」
反逆之理 「……還真的。(撇了撇嘴)」
終焉叛神 「中:我又斷線了。」
狂怒武者 「◆時間追擊者 小事,不用在意。」
時間追擊者 「◆狂怒武者 我說你...辛苦了」
狂怒武者 「◆時間追擊者 贏來勝利了。(拍了拍對方肩膀)」
銀白總帥 「……辛苦了。(咬著下唇)」
毀滅使者 「不意外的結局。」
不敗劍帝 「給狐側拍手,恭喜。」
狂厄刀鋒 「……沒打算處理掉狐狸也是有趣。」
終焉叛神 「人頭算錯了。」
終焉叛神 「⋯⋯。」
時間追擊者 「哎呀哎呀....到沒想到會贏呢」
梵皇 「果然啊,辛苦了,各位大人~~」
狂怒武者 「辛苦啦——」
遊戲結束:2018/03/09 (Fri) 23:4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