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里奧斯村 [6223號村]
~明天放假就來嗨,沒假就來爆肝吧~
3 日目(生存者 5 人)
icon 初日犧牲者
 (dummy_boy)
[村人]
(死亡)
icon Herrscher
 (Ain)
[藥師]
[原神話迷]
(生存中)
icon Mad Paradox
 (de)
[村人]
(生存中)
icon BloodyQueen
 (BQ)
[獵人]
(生存中)
icon Bluhen
 (BL)
[人狼]
(死亡)
icon Richter
 (Richter)
[藥師]
(生存中)
icon Code Esencia
 (CEs)
[村人]
[原神話迷]
(死亡)
icon Fatal Phantom
 (FP)
[妖狐]
(死亡)
icon Immortal
 (IM)
[占卜師]
(生存中)
[村人勝利] 成功根絕了人狼的血脈。
Immortal 「◆BloodyQueen 嗚,老姐妳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感性?嗎……隨便了。(任由對方抱著,拍了拍對方的背)」
BloodyQueen 「◆Immortal 只要這副身軀還存在的一天,我就不會讓你受到任何的傷害。」
BloodyQueen 「◆Immortal 哈哈……(開心的輕笑著)沒關係,就算你已經能獨當一面了,你也永遠是我的艾索德。(小心翼翼地伸手抱住對方,就像擔心對方會被自己影響一般)」
Immortal 「◆BloodyQueen 我我我哪有撒嬌過?!一、一定是老姐妳記錯了!我才沒有!(揮著雙手極力否認,但還是害羞的不敢看對方)」
Herrscher 「……因為是你,所以不會懂,(近乎自語)」
Richter 「對我來說沒有你這個人了。(轉身,解除了介入)」
Herrscher 「裁決嗎?果然還是你。」
Herrscher 「◆Richter 過去和歷史是一樣是自然而成的,我只是順勢而去,何來……背棄?」
BloodyQueen 「◆Immortal 哈哈哈,想當年你還只是個喜歡撒嬌的小鬼呢。(想起以往的事而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Richter 「但是連赫尼爾的使徒也不是,只是一部分的你,已經沒有殲滅的必要。(閉眼)」
Richter 「◆Herrscher 過去與事實有矛盾嗎?原本我是打算當場裁決你...」
Immortal 「◆BloodyQueen 都、都那麼多事情了還沒長進我可是會打我自己(感到害羞的搔髮,但沒有躲開)雖然平常都被說沒腦子就是了……所以老姐妳別擔心,我現在可是也能照顧妳的程度啦!」
Herrscher 「沒有什麼不會改變,因為只是過去。」
Herrscher 「◆Richter ……以實瑪利對我來說 ,只是過去。」
BloodyQueen 「◆Immortal (沉默地看著對方一會)你真的長大了呢,艾索德。(以非慣用手輕輕拍了拍對方的頭)」
Richter 「◆Herrscher 因為你捨棄了一切,所以以為自己是平靜的。(嘆息)你背棄女神的事實不會改變。」
Immortal 「◆BloodyQueen 不礙事不礙事(嘆氣)妳不說我反而會擔心啊!對我來說有關係!就算還有另外兩個空間的老姐沒錯,但妳可是『我的』姐姐啊?多關心自己一點!」
Herrscher 「我很平靜。」
Herrscher 「◆Richter ……你錯了。」
BloodyQueen 「◆Immortal 沒關係,不礙事的,嗯。(目不轉睛地看著人,彷彿一眨眼對方就會消失)」
Richter 「◆Herrscher 渴望救贖是源自自身的不安,你從根本上只是個膽小鬼而已。(抱胸)然而卻以這種方式到達了另一個端點,或許我該稱讚你。」
Immortal 「◆Bloody Queen ??總感覺老姐妳怪怪的?身體又不舒服了?啊~這樣子還來這裡?!真是的,不要勉強自己啊!不要以為我沒有聽到妳咳嗽!」
BloodyQueen 「◆Immortal ……嗯,好好的生活。(淺笑著)」
Herrscher 「◆Richter ……懂嗎?」
Immortal 「◆BloodyQueen ?這裡是遊戲啊?出去之後我們還是好好的和大家一起生活著嗎?恩~總之妳開心就好,哈哈!」
BloodyQueen 「……咳、咳咳!」
Fatal Phantom 「◆Immortal 嗯。(點頭不多做回應)」
BloodyQueen 「◆Immortal ……嗯,能跟你一起存活到最後,我也很開心。(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Richter 「◆Herrscher 我已經懂了。所以不再需要了。(嘆)」
Immortal 「◆Fatal Phantom 我感覺我們的話題沒對上線……呃,謝謝你了?」
Immortal 「◆BloodyQueen 啊?老姐妳別介意啦!我第一天就出問題懷疑只是剛剛好,看到妳活著又是村側,我很高興啊!(咧嘴笑著」
Herrscher 「◆Richter ……看夠了?」
Fatal Phantom 「◆Immortal ?(不解) 是嗎,總之恭喜獲得勝利。」
Richter 「◆Herrscher ......。」
Immortal 「◆Fatal Phantom 啥-哦,那個哦……呃,別看那麼細,我知道我錯哪,所以別說了。」
BloodyQueen 「◆Immortal 艾索德……,最後一天的時候懷疑你,很抱歉。(垂眸)」
Fatal Phantom 「◆Immortal 我很明顯。」
Herrscher 「……辛苦了。」
BloodyQueen 「……辛苦了。」
Immortal 「以為*」
Mad Paradox 「算漏了摸到神話。」
Immortal 「只有我還有一天晚上嗎……」
Richter 「......。(閉眼)」
Code Esencia 「各位,辛苦了。」
Bluhen 「哈哈哈哈(搔搔臉)」
Immortal 「……啥??」
Fatal Phantom 「………輸了。」
遊戲結束:2018/03/01 (Thu) 01:3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