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里奧斯村 [6222號村]
~私村,不需要TP,請用角色名進場~
4 日目(生存者 2 人)
icon 初日犧牲者
 (dummy_boy)
[村人]
(死亡)
icon Mad Paradox
 (de)
[狂人]
(死亡)
icon Bluhen
 (BL)
[妖狐]
(死亡)
icon 毀滅使者
 (DoB)
[占卜師]
(死亡)
icon 狂厄刀鋒
 (RavenFB)
[靈能者]
[戀人]
[原神話迷]
(死亡)
icon 狂怒武者
 (123)
[邱比特]
[戀人]
(死亡)
icon Flame Lord
 (FL)
[共有者]
(生存中)
icon Herrscher
 (Ain)
[靈能者]
(生存中)
icon 梵皇
 (hohoho)
[毒狼]
(死亡)
icon Metamorphy
 (ME)
[人狼]
(死亡)
[村人勝利] 成功根絕了人狼的血脈。
Mad Paradox 「◆Metamorphy 是是是。(淡然看著對方的舉動,沒有什麼反應)」
Metamorphy 「◆Mad Paradox 嘻嘻☆不小心絆到腳了~(順勢在人身上磨蹭了幾下,才再一次踮起腳尖在對方雙頰上各親了一下)」
Mad Paradox 「◆Metamorphy ……(接住人之後扶好)你可以再冷靜一點,連路都走不好囉。」
Metamorphy 「◆Mad Paradox 嗯?(愣住了一下)……嗯,愛莎大人感受到了,那,愛莎大人也要給回應!(踮起腳尖往對方湊過去)啊──(向前傾的時候一時重心不穩,整個人跌進對方懷裡)」
Mad Paradox 「◆Metamorphy ——喏,證明給你看。」
Mad Paradox 「(快速的湊上前在對方臉上輕啄了一下,退開)」
Mad Paradox 「◆Metamorphy 好好好,我沒有不開心。(拍了拍對方的頭,突然又想到了什麼頓住)」
Metamorphy 「◆Mad Paradox 啊痛──(揉了揉被彈的前額)愛莎大人只是不想讓你跟艾拉不開心而已嘛,才不是什麼自怨自艾。(假裝不滿地鼓起了兩頰)」
Mad Paradox 「◆Metamorphy 對,我不在意,所以你也少在自怨自艾了。(聲音聽上去有點沒好氣,但表情一直沒變過)」
Mad Paradox 「◆Metamorphy ……(黑眸一眨不眨的打量了對方一陣,然後勾下巴的手放下來彈了前額一下。)」
Metamorphy 「◆Mad Paradox 也、也不是這個意思啦,只是……(聽到對方說的後有點小慌張,深呼吸了一口氣後才接著說)嗯,總之,狂噬不在意的話就好☆」
Mad Paradox 「◆Metamorphy 哦——所以你想我生氣給你看。(挑眉)」
Metamorphy 「◆Mad Paradox 狂噬因為愛莎大人被發現而輸掉了,不是感到生氣而是覺得有趣,是很少見的反應啊。(盯著對方的黑眸看,頭上的狼耳晃了晃)」
Mad Paradox 「◆Metamorphy 嗯,然後呢?(黑眸著示意對方說下去)」
Metamorphy 「◆Mad Paradox (注意到對方突然拉近的距離,只是眨了眨眼)因為,一般而言,人都不喜歡輸吧?」
Mad Paradox 「◆Metamorphy 嗯——?是嗎?(稍微彎下腰,一手勾上對方下巴)為什麼這樣覺得?說說看?」
Metamorphy 「◆Mad Paradox (有些困惑地歪著頭看了看對方一會)嗯──可是愛莎大人覺得……狂噬對有趣的定義,嗯……比較有趣。(有些委婉地說出自己的想法)」
Herrscher 「◆Bluhen ……。(沉默著,只是一一接過對方彈過來的艾伊特)」
Flame Lord 「好咧!愉快的時間結束--(伸懶腰後挺直腰桿走出村子) 下次應該是別人?總之有也不是我~(哼著小調離開)」
Flame Lord 「◆狂厄刀鋒 好好好,不鬧你了!(滿足的笑著)這裡是遊戲,遊戲之外的事情我怎麼管得了?別忘了--在這裡以外,我見不到你們第一和第三時空軸的人。 別擺著一張臉,笑吧笑吧!放鬆點,慢走不送!」
Flame Lord 「◆狂怒武者 不用擔心符文啦-他已經能夠獨當一面了,放心吧!(會錯意,以為對方在擔心符文) 他能照顧好自己的!」
Bluhen 「◆Herrscher 你跟我都不是他,但我們的本質是差不多的好嗎?拿人類的話來說叫做惺惺相惜,我知道你不想懂所以我不會說第二遍!(沒好氣的說著,又彈了幾顆黃色的過去)」
狂厄刀鋒 「◆狂怒武者 喂、(本想扯住衣角,卻發現沒有能抓住的地方改而拉扯對方耳朵)回去了。(拉著轉身就要走」
Herrscher 「我也不是。」
Herrscher 「……你也不是他。」
Herrscher 「◆Bluhen ……。(伸手抓住艾伊特)」
狂厄刀鋒 「…………(似乎理解了什麼臉色變得複雜)」
狂怒武者 「(……符文,辛苦了。)
Flame Lord 「◆毀滅使者 喂--這樣就走啦?算了,下次看到再聊-」
Bluhen 「◆Herrscher 知道就好!而且不喜歡還講出來給別人聽!你又不是Richter!不要以為虛空化了就可以亂講話!(紅色的Eid撞向對方)」
Flame Lord 「◆狂怒武者 我是有那麼想過,但誰知道他的顧客聽到我的名字就害羞的不敢再去找符文-所以就這樣囉!」
毀滅使者 「◆Flame Lord 敬謝不敏。(頭也不回的走掉)」
Herrscher 「◆Bluhen 不像。」
狂怒武者 「◆Flame Lord 或許會讓人注意到他有更多生意。」
Flame Lord 「◆狂厄刀鋒 呃--對對對!蠻瞭解的嗎,你!」
狂厄刀鋒 「◆Flame Lord ……很溫柔。」
Flame Lord 「◆狂怒武者 弟弟長大了怎麼能那麼做,害他因為我所以沒人找他做生意怎麼可以呢?不能不能!」
Bluhen 「◆Herrscher 原句奉還!你以為我很喜歡你啊!(有些氣噗噗的直起身子,紅色的Eid飛了出來)我看起來像是喜歡黑洞的臉嘛!」
狂怒武者 「◆Flame Lord 你下次可以這樣對符文,他一地會很高興的熱情回饋你。」
Flame Lord 「◆毀滅使者 在我看來很脆弱,因為我根本沒出力呢!為了訓練你的耐久度,我來幫你訓練體能好了!」
Flame Lord 「◆狂怒武者 怎麼和不朽說的一樣?恩--可是符文可是很推薦對他以外的人這樣做?」
毀滅使者 「◆Flame Lord 當然活著,當我紙做的嗎。(拉開距離後不悅的怒視著)」
Flame Lord 「◆毀滅使者 好啦好啦(不甘願的放開對方) 你真出事了統領可要來找我算帳了-嗨,你還活著嗎?」
Herrscher 「我只是不喜歡你這樣的存在。」
Herrscher 「◆Bluhen 你……誤會了。」
Flame Lord 「◆狂厄刀鋒 你不需要他需要啊--我知道他不愛穿上衣,左手還會有事沒事撞壞一堆東西,但他還是有優點的--呃……(什麼來著?」
狂怒武者 「◆Flame Lord 你的熱情過頭的有點……恐怖?(遲疑了一會找不到適合的詞韻)」
毀滅使者 「◆Flame Lord 我不想對女人動粗、放手......!」
Flame Lord 「◆狂怒武者 不然是什麼意思?說來聽聽,我會一字一句的記住的!」
Bluhen 「◆Herrscher 雖然說你空白,但是你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更加倔強呢。(沒看漏那點銳利,但毫不在意的翻了個身)」
狂厄刀鋒 「◆Flame Lord ……我不需要他照顧。(忍不住反駁)」
Flame Lord 「◆毀滅使者 我有羞恥心,只不過是臉皮厚了一點!哈哈!」
Herrscher 「◆Bluhen ……是嗎?(抬眼看向對方的一瞬間目光似乎有點銳利,但很快收斂)」
狂厄刀鋒 「(……若是公文能夠少一點,那倒也不是不能考慮。…不,還有刀的時間。)」
Flame Lord 「*狂怒啦,講錯了。」
Flame Lord 「◆狂厄刀鋒 不會不會,狂厄就交給你好好照顧了!」
毀滅使者 「◆Flame Lord 走開妳這有病的女人!!!還有羞恥心就給我放手!!!」
Mad Paradox 「◆Metamorphy 為什麼要介意?(側起頭,語氣有一點莫名奇妙)很有趣啊!拿來解悶剛剛好♪」
狂怒武者 「◆Flame Lord ……這不是稱讚。(揉了揉剛剛被軸擊的地方」
Flame Lord 「◆毀滅使者 很有精神哦!再大聲一點!用聲音宣泄你的熱情吧!哈哈哈!!!」
狂厄刀鋒 「◆Flame Lord …………感謝。」
毀滅使者 「◆Flame Lord 妳、帶著妳的那兩坨脂肪離我遠點!!!!!!」
Bluhen 「◆Herrscher 從我的角度看你也挺耀眼的,很空白。(懶懶的伸了一個腰)」
Flame Lord 「◆毀滅使者 什-麼---我-聽-不-到-?」
Metamorphy 「◆Mad Paradox (看了對方一下)狂噬不介意被處刑的話就好……?」
梵皇 「◆Metamorphy 投票是種令人感到遺憾的機制。(輕笑數聲)小女子原本想顯狼做個警示,想不到占卜師竟然有所感應……呵呵。」
Flame Lord 「◆狂厄刀鋒 帝劍那邊我會去幫你說幾句話的,交給我絕對沒問題!」
毀滅使者 「◆Flame Lord 帶著妳的那兩坨脂肪離我遠點!!!!!!」
毀滅使者 「◆Flame Lord 咳、等,放開......!動手動腳的能不能文明點!」
Flame Lord 「◆狂怒武者 哈哈!謝謝你的誇讚,秋比特先生!!(用手肘"輕輕的"推了對方兩下」
狂厄刀鋒 「◆Flame Lord ……我知道了。(似乎是放棄了辯駁)」
Herrscher 「◆Bluhen ……太耀眼。(垂眸)」
Flame Lord 「◆毀滅使者 可以看到天國記錄的魔法裝置啊--你說誰腦袋裡裝肌肉啊?雖然這場我確實有失誤,不過這麼過分可不好啊!(毫不猶豫的大力勾住對方的脖子」
梵皇 「◆Mad Paradox 呵呵,小女子沒什麼特別意思呢?」
狂怒武者 「◆Flame Lord 你的熱情快要釀成火災了。」
Metamorphy 「◆梵皇 本來有想過是不是該轉票的,但是又怕因此被懷疑,所以就……看著艾拉上去了呢……♪(有點無奈地苦笑著)」
Mad Paradox 「◆Metamorphy 你看我還吊了主子,拍謝啦。(揚手拍了拍對方的頭)」
毀滅使者 「◆Flame Lord ......幹什麼。」
Mad Paradox 「◆梵皇 呵呵呵,別笑成這樣嘛。(咧嘴,轉向了◆Metamorphy)你也道什麼歉呢——很有趣啊♪」
Bluhen 「◆Herrscher 還對這些東西有興趣嗎...?嗯...好像也不能用興趣來說?...這點東西還入得了你的眼?(說完只是躺在空中,把手枕在頭後方)」
Flame Lord 「◆狂厄刀鋒 可是剛剛在遊戲裡--姐姐我的心如同我的火焰一樣,閃亮又廣大,我不介意的!」
Flame Lord 「◆毀滅使者 喂喂-那個艾迪-占卜師的那一個!」
梵皇 「◆Metamorphy 不要緊。小女子抬手拉了狐狸,讓大人不好辦事也是至敗的一環……」
Herrscher 「◆Bluhen (移開視線往到處亂飛的艾伊特看去)」
梵皇 「◆Mad Paradox (偏頭笑的燦爛,但眼神完全沒有笑意)」
狂厄刀鋒 「◆Flame Lord 我想並不是。」
Bluhen 「◆Herrscher (微微側頭,但只是笑瞇瞇的看著對方)」
Bluhen 「◆狂怒武者 Eid是萬能的~✩  開玩笑的!只是亮晶晶的很適合慶祝不是嗎?」
梵皇 「◆Mad Paradox 是呢。……看在上來陪小女子的份上就不計較了。倒是Metamorphy得向她陪罪?嗯?」
Herrscher 「◆Bluhen ……。(看著」
Flame Lord 「想不到狂厄跟狂怒感情那麼好啊!哈哈!」
狂怒武者 「◆Bluhen 你的結晶還真是多功能。」
毀滅使者 「再輸也沒轍了。」
Metamorphy 「◆Mad Paradox ◆梵皇 狂噬、艾拉……愛莎大人太沒用了,對不起──(雙手合十向兩人鞠躬)」
Flame Lord 「◆Herrscher 啊--抱歉抱歉,下次不會再搞錯了!原諒我好嗎?」
Bluhen 「恭喜村人勝利!!(舉起雙手,放出了許多黃紅色的結晶當作慶祝的彩帶)」
梵皇 「辛苦了呢,掙扎到最後,非常好的表現。」
狂怒武者 「喔喔?辛苦啦。」
狂厄刀鋒 「辛苦了。」
Mad Paradox 「◆梵皇 啊,這樣說來,我有份吊主子耶。哈哈。」
遊戲結束:2018/03/01 (Thu) 00: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