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里奧斯村 [6220號村]
~平手無罪,散投有理~
4 日目(生存者 3 人)
icon 初日犧牲者
 (dummy_boy)
[村人]
(死亡)
icon 騎士統領
 (KE)
[草妖精]
(死亡)
icon Mad Paradox
 (de)
[村人]
(死亡)
icon 狂厄刀鋒
 (RavenFB)
[人狼]
(生存中)
icon Rune Master
 (UCCU)
[妖狐]
(生存中)
icon Bluhen
 (Ain)
[夢守人]
(生存中)
icon Immortal
 (IM)
[狂人]
(死亡)
icon 乙太魔導
 (EM3)
[占卜師]
(死亡)
[妖狐勝利] 要欺騙你們這些人狼真是容易的事情。
乙太魔導 「(艾索德雖然一樣幼稚,但似乎也在不知不覺中變的成熟些了……?)(抱膝看著身旁的人,沈重的眼皮讓自己也跟著睡著了)」
乙太魔導 「……讓他睡一會,不那麼睏了在叫醒他用傳送回去吧。」
乙太魔導 「唉……還是一樣我行我素,真受不了。(在熟睡的人身旁坐下)」
騎士統領 「◆乙太魔導 (似乎已經睡著了,沒有反應)」
乙太魔導 「>騎士統領 等、等等,回去再睡啊!一個統領睡在這種鬼地方能看嗎!(試圖拉住對方手臂)」
騎士統領 「沒甚麼。(搖搖頭)不過...我小睡一下......(躺下)」
騎士統領 「◆乙太魔導 啊哈哈哈...這樣啊。嗯,那就是這樣吧。(點頭)」
乙太魔導 「嗯?你剛剛說了什麼?(眨眼看著)」
乙太魔導 「>騎士統領 再說了、(雙手插腰)天才魔法少女長得漂亮,這是理所當然的啊,小鬼頭覺得漂亮,算是你的審美觀進步而已!(挺鼻)」
騎士統領 「......好像真的有點累啊。(發覺眼皮有些沉重)」
騎士統領 「◆乙太魔導 (微笑)」
乙太魔導 「>騎士統領 啊………?(臉頰一下變得通紅)臭、臭小鬼突然說什麼啊!不過、讚美的話愛莎我還是勉強收下了。(輕咳幾聲掩飾害羞)」
騎士統領 「◆乙太魔導 (點頭)我知道了,確實很好看。」
乙太魔導 「是因為忙著研究元素!才想說有空就簡單修剪外加保養就好、嗯,真的只是因為這樣的!」
騎士統領 「◆乙太魔導 變漂亮了。(微笑)」
乙太魔導 「>騎士統領 頭髮……啊、才不是覺得蕾娜姐的長髮看起來很有氣質,才學著一起留長的!是、是……」
Immortal 「◆騎士統領 哪次問了沒順便被坑?不幹。」
騎士統領 「◆Immortal 你去問問看原價就知道了。」
騎士統領 「◆乙太魔導 嗯嗯,好。(停下)說起來、妳的頭髮留長了呢。」
Immortal 「◆騎士統領 他給你打折了你還挑啥,沒雙倍坑你就謝天謝地了。」
Immortal 「◆Rune Master ………還真是謝謝提醒。(默默的後退幾步)」
騎士統領 「◆Immortal 嗯......嘛。(指著◆Rune Master)他要收錢的。(一臉無辜)」
Rune Master 「◆Immortal 錯了,你有喔。(笑了笑,抬手燃起火符文又消失) 頭、毛。」
乙太魔導 「>騎士統領 (氣得股頰)哼、臭小鬼,有什麼好笑的啦!別笑!」
Rune Master 「◆騎士統領 謝謝騎士大人稱讚,喜歡我的火魔法的話可以考慮委託喔,自己人有打折。(豎起三根手指)」
Immortal 「◆Rune Master ………來啊,怕你啊!你才炸毛!我這一次根本沒毛可炸!!」
Immortal 「◆騎士統領 那你找他去啊(白眼對方)講那麼多,也可能是他常有事沒事就在那邊玩火導致火什麼東西的在他身邊飄才這樣吧。」
騎士統領 「◆乙太魔導 好。(乖乖停下)呵呵、呵呵呵。(看到對方的反應忍不住笑出來)」
Immortal 「◆乙太魔導 救不到啊,我又不會死,加上什麼軸不同妳也救不到。 反正我很難死啦,妳看看統領大人就知道了。」
Rune Master 「◆Immortal 剛剛不是說可以咬的嘛,反悔喔?
(微笑) 好啦,放輕鬆,感覺你要跟炸毛貓一樣了。」
乙太魔導 「>騎士統領 什什什、什麼!說這話也太、太……總之你你先別過來!停!(雙手慌張的揮著)」
騎士統領 「◆Immortal 沒甚麼,只是覺得你跟符文比起來還是,符文比較溫暖。(笑)」
騎士統領 「◆乙太魔導 唉唉?說我死板就太讓我傷心了,我只是因為平時操練和工作比較繁重才少說話,難道愛莎想要我捉弄你嗎?(笑著走進)」
乙太魔導 「>Immortal 沒禮貌!我才不會做那種事!不管是我還是別的我都一樣!哼哼、以後別想要我救你!」
Immortal 「◆騎士統領 哈?什麼?你說啥我聽不到?(意識到對方的視線而不解的回看」
Immortal 「◆Rune Master 天知道你又要幹什麼?!總之都不能!還有絕對不能燒!!」
騎士統領 「嗯,我危險嗎?(在一旁看著◆Immortal)是因為他拿著的是黑暗艾爾而有所排斥嗎......」
Immortal 「◆騎士統領 這才對嗎。(總算鬆了口氣………」
乙太魔導 「(朝>騎士統領看了一眼)沒想到死板的臭小鬼也會戲弄人啊,雖然戲弄的對象不是無機物就是另一個自己。」
Rune Master 「◆騎士統領 中午睡10分鐘的騎士大人,該回去睡覺囉。(笑)」
Immortal 「◆乙太魔導 妳該不會會趁機謀殺吧?或是偷做什麼事情,跟那個幻化一樣。」
騎士統領 「...啊啊,對了。(拿回村前取下的披風,裝好)」
Rune Master 「◆Immortal (有些驚訝的看著對方) Wow,你放棄都不要這個選項啦?」
騎士統領 「◆Immortal (聳肩)好吧。」
乙太魔導 「>Immortal 那你應該會換氣過度吧,姐姐我好心可以幫你急救哦?」
Immortal 「◆騎士統領 ………總之,別靠近我,現在!!!」
Immortal 「◆乙太魔導 在我換口氣的幾秒間有稍微反省一下,妳放一百二十個心。」
騎士統領 「◆Immortal 人格打擊?不,我只是跟艾爾融合而已啊。」
Immortal 「等等等,咬也不能,都不能!!!」
Immortal 「◆Rune Master 咬還能接受但燒不能。」
乙太魔導 「>Immortal 哼,我才沒有誇獎你、反省一下好嗎!」
Immortal 「◆騎士統領 你是經歷什麼樣的人格打擊,才讓你前後差那麼多?我的直覺告訴我你很危險,非常危險的那種。」
Rune Master 「◆Immortal (搖了搖尾巴) 誰怕你啊,你過來我還不咬你,還不燒你嗎?」
Immortal 「◆乙太魔導 謝謝誇獎?」
騎士統領 「◆Immortal 哈哈哈!叫帝劍姐來操練你好了。(沒追上去)哎呀?(眼睛又閃了下藍光)」
Immortal 「◆Rune Master 閉嘴,不然我拔你狐毛。」
乙太魔導 「>Immortal 是是是,總歸一句就是你真的很吵。(雙手抱胸,撇頭哼了一聲)」
Rune Master 「◆Immortal◆騎士統領 感情很好喔。Very good繼續繼續。」
Immortal 「◆騎士統領 阿阿阿阿阿!!!(立刻遠離對方一大段距離)」
Bluhen 「◆Rune Master 嗯~厲害。(笑笑)」
Immortal 「◆乙太魔導 不是我太吵是統領大人太安靜妳才不習慣--再來我也就這時候能吵不是嗎,愛與和平,包容是人生課題。」
騎士統領 「◆Immortal (蹭上去(鼻子也是冰的))姐姐知道你這麼容易受驚嚇的話會怎麼樣呢......?」
Rune Master 「◆Bluhen 是我贏了!怎麼樣?尾巴耳朵藏的不錯吧!」
狂厄刀鋒 「◆Immortal 這不能怪你。(搖頭)」
狂厄刀鋒 「◆Rune Master 嗯。(點點頭)」
Immortal 「辛苦了阿,就差一點吧?抱歉啦!(拍了拍對方的背」
乙太魔導 「>Immortal 真、是、喂!臭小鬼你能不能安靜點!好吵啊!」
Immortal 「◆狂厄刀鋒 我說主子--我盡力了,但第一天就太受愛戴(指著自己的脖子了)」
Immortal 「總!之! 不要隨便用冷手碰我!想嚇死我嗎?!(指著◆騎士統領的鼻子)」
乙太魔導 「啊……真是可惜。(掌心用力拍了下額頭)」
Bluhen 「啊,艾索德贏了。」
Rune Master 「謝謝雷文哥。(微笑)」
騎士統領 「哦,狐勝了。」
Immortal 「阿阿阿阿阿!!!!」
狂厄刀鋒 「恭喜了呢。」
騎士統領 「◆Immortal 嗯?甚麼?我沒聽清楚?」
遊戲結束:2018/02/28 (Wed) 00:3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