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里奧斯村 [6218號村]
~搬磚不成,你至少還有碎片~
4 日目(生存者 2 人)
icon 初日犧牲者
 (dummy_boy)
[村人]
(死亡)
icon Mad Paradox
 (de)
[人狼]
(死亡)
icon 斥魂
 (LW)
[上海人形]
(死亡)
icon 毀滅使者
 (DB)
[共有者]
(生存中)
icon Code: Sariel
 (CSR)
[村人]
(生存中)
icon Immortal
 (IM)
[狂人]
(死亡)
icon 梵皇
 (UCCU)
[占卜師]
(死亡)
icon Dominator
 (Dom)
[妖狐]
(死亡)
[村人勝利] 成功根絕了人狼的血脈。
毀滅使者 「(目送◆Code: Sariel 的離去後,過了半晌才緩步離開)」
Code: Sariel 「(向◆毀滅使者揮手告別,張開翅膀離開了)」
Code: Sariel 「(能阻止我的人選...這幾日考慮一下吧。)」
Code: Sariel 「......你們對力量的看法我有初步的瞭解了,對此我...似乎有點羨慕,也許是這個吧。(記錄完,收起了紙筆)已經很晚了,休息吧。」
毀滅使者 「◆Code: Sariel (指著被自己轟出洞的地方)確實是差一點,但估計只有單方......面。(對方臉部表情的些微變化讓自己一愣,隨後只是輕咳掩飾)」
Code: Sariel 「◆毀滅使者 沒關係,雖然原本是預設你們會有武力衝突才留下來的,但是看來比我記憶裡的更成熟了呢。(微笑,這次有成功的勾起嘴角,雖然只有一瞬)」
毀滅使者 「(瞥見了一旁的◆Code: Sariel後嘆氣)......原來妳還在,見笑了。」
毀滅使者 「......混帳。」
毀滅使者 「(看著離去的人後低下頭許久,握緊的拳才剛往無人的空地一擺,瞬間爆發累積已久的能量)」
Code: Sariel 「留下來聽到最後果然是對的。......如果,我有一天成為空有力量的故障品,屆時能阻止我的人選...。(思考)」
Code: Sariel 「......你們果然是很聰明的人類。(寫著筆記)」
Code: Sariel 「......手段嗎。(望著◆Dominator離去)......好久沒聽見這般的諫言了,雖然不是對我說的...記錄下來也可以吧。」
Dominator 「走了迪納摩,依循H15135路線行動。」
Dominator 「◆毀滅使者 (挑眉)雖然略嫌少了點,但看來還是有那麼一點理性在,不過再繼續多說也沒什麼意義了,就最後再跟你說一句吧。力量不過是手段而已,別本末倒置了。」
毀滅使者 「為何*」
毀滅使者 「所有人追求來的力量都逐漸的強大,僅僅不過是展示方式不同,至於目的為和各有所求,我不需要接收你的批判。」
毀滅使者 「◆Dominator 這句話你吞回去自己消化,說得你的研究像是要普渡眾生一樣,那你的無人機幹什麼配置攻擊系統,不也是為了力量嗎。」
Code: Sariel 「(默默的聽著◆Dominator與◆毀滅使者的對話)......。(有種被刺到的感覺)」
Dominator 「◆毀滅使者 僅以強大與否作為標竿就暴露了你除了破壞以外其他什麼也不會,浪費時間在追求所謂絕對之力,到頭來你也只剩下自取滅亡一途,而你竟然還認為我在找你碴,呵,所以我才說你在埋沒自己的才華。」
毀滅使者 「◆Dominator 我是不認為你有比我強大到哪去,高高在上目中無人自我感覺良好,我倒覺得是被你拉低智商了,還被低智商的你給嗆火大的。」
Dominator 「◆Immortal 雖然用詞上有些許不同,但是想表達的意思大致上相同,你──或者該說你們,真的是很有趣的存在,明明位於不同的時空軸,相似性卻如此的高。(應對方要求將視線移到了光屏上)」
Immortal 「◆Dominator 定義什麼東西…是事實不是嗎,你也好其他人也好,全都是不是嗎?分什麼時空軸什麼的,太累了吧!還有你別那樣看我,我雞皮疙瘩掉滿地了。」
Dominator 「◆毀滅使者 真是有趣的見解,可惜這只暴露了你根本沒有理解我至今所說的話。(連目光都懶得施捨,只是持續的在光屏上輸入著程式碼)」
Dominator 「◆Immortal 朋友嗎,呵,真是有趣的定義。(用意味深遠的眼神打量著對方)」
毀滅使者 「◆Dominator 嗯,也是呢。(收手)嘴上功夫倒是強了不少,你想拐著彎罵自己我也不好阻止,估計是你宣洩壓力的方式吧。」
Immortal 「◆Dominator 讀太多書腦子都變死了就是說你這種人,跟朋友見面聊天幹什麼需要要求?」
Immortal 「◆Dominator 你跟別人講可能說得通但你今天是遇到我……不過大概還是聽得懂一咪咪啦……隨便,反正我只有休息時間才這樣放鬆警惕什麼的~」
Dominator 「◆Immortal 等待那麼渺小的機率只為了見到我,但又無求於我,不是奇怪是什麼。」
Dominator 「◆Immortal 他那是將自己的身體以粒子為單位進行分解與重組,與愚昧人類所捏造出來的超出科學的存在可不同。」
Immortal 「◆梵皇 嘿--(露出自信的笑容看著對方 只有滿意可不會有失望這詞,看著吧!」
Dominator 「◆毀滅使者 (打量了對方一會)唉,為什麼與我相同的存在都如此可悲,罷了,你想埋沒自己的才華與否也與我無關,看在身為同一個存在的情面上,我也姑且嘗試阻止過了,想自取滅亡就儘管去吧。(向著對方擺了擺手,將視線移回自己的光屏上)」
梵皇 「(下次可就不是運氣,是實打的生死對決囉……)
梵皇 「◆Immortal 這份挑戰小女子就承接了。可不要辜負小女子的期待呢──」
Immortal 「◆Dominator 你看來奇怪,但這就是我,老是被既定的東西綁著可是很累的,偶爾來點不一樣的不是很新鮮嗎?再說,你以前不也挺怕鬼之類的東西嗎……」
Immortal 「◆梵皇 雖然不確定下次是怎樣,但我可不會輸!堂堂的Immortal可是我阿?再輸--說實在話我也不知道能怎麼樣,總之等著瞧吧!」
Dominator 「◆Immortal (挑起了眉看向被◆Mad Paradox嚇到的對方)你還是這麼奇怪,不管身處哪個時空軸都是,明明只是個會被突然消失的事物嚇到的愚蠢人類。」
毀滅使者 「◆Dominator 追求的東西不同,完成度與否不需要你的認可。(手上的刺青發出亮光)」
梵皇 「◆Immortal 唉呀,確實此番由小女子拿下了勝利。但大人這樣的程度也不算太糟糕唷,期待著呢。期待著喔、下次您的表現……(逐漸地於面上綻開笑靨)」
Immortal 「◆Mad Paradox 啥,什麼沒變你到是…………靠……別、別以為我又嚇到了……(試圖好好站穩腳步)」
Code: Sariel 「(停下筆記的手)(時空的交點......?我知道這個詞嗎.....?)」
Code: Sariel 「(就算根本是同一人也會因為追求的事物而走上不同的道路甚至發展出不同的人格,入是因為時空交點見面的話,可能甚至會吵起來。)」
Immortal 「◆Dominator 零點幾的機率還是機率不是嗎?信的話就見得到,不信的話等就是了?反正我沒辦法想那麼複雜啦!」
Mad Paradox 「(說完便直接在◆Immortal面前分解消失了)」
Mad Paradox 「◆Immortal …嗯。(看了看人和對方身後的盛況)你一點都沒變。」
Dominator 「◆Immortal 哦?你就這麼肯定我會再來這種除了白白浪費時間以外,沒有其他用途的地方了嗎。」
Immortal 「◆梵皇 我現在才懂你在表示啥(搓了搓髮尾 總之,我當然知道我辦不到,所以就騙自己一樣的找個能辦到的事情?蠻好笑的吧,還是輸了,畢竟真的總是贏得過贗品阿。(聳肩」
Dominator 「◆毀滅使者 不過是看不下去另一個時空軸的自己居然變得如此墮落罷了,不僅愧對你來到這個時空前花費的那幾年,簡直是對納斯德技術的玷汙。」
Code: Sariel 「(揮手打開浮動的視窗,但是又收起改拿出紙筆寫著)」
Immortal 「◆Dominator 但是在這裡見得到阿?不然我以前怎麼叫你馬尾的?你們幾個深奧的理論我都不懂,但我只要知道見得到面就好了不是嗎?(疑惑的看著對方」
毀滅使者 「◆Dominator 我也不敢想像無端就嗆人找事的傢伙會是另一個自己,你到底想幹什麼。」
梵皇 「◆Immortal 正是因為力量不夠才能出此下策啊。 也證明了大人身為人類,難道不是嗎。」
Dominator 「◆Immortal 悲情?我不過是陳述事實,畢竟我所屬的小隊並不存在於你的時空軸。」
Immortal 「◆Dominator 怎麼說得離開這裡後就見不到啥的別那麼悲情好不,黑心肝?」
Dominator 「◆毀滅使者 Intelligence quotient和Emotion quotient都如此缺乏,真難以想像我居然和你是同一個存在。」
Immortal 「◆Mad Paradox 這配置本來就夠麻煩了?下次贏就好啦?太拘泥很累的(聳肩」
Dominator 「◆Immortal (聳了聳肩)你要以此作為稱呼的話就這樣吧,反正你未必會有能使用到這個稱呼的時機。」
Immortal 「◆毀滅使者 人要創新,連我都看出來了大概也不用擔心別人看不出來之類的………我好像在挖坑自己跳的樣子……?」
毀滅使者 「處處都得給你針對,有病嗎。」
毀滅使者 「◆Dominator 可以的話我真希望你不要說話,不會有人以為你啞了。」
Immortal 「◆Dominator 黑心肝眼睛算了你。」
斥魂 「...(解除介入去另一個地方尋找)」
Dominator 「◆毀滅使者 呵,仗著自己和多數群眾一樣愚昧就將比自己聰慧的人們稱為變態,真是可悲的想法。」
Mad Paradox 「◆Immortal (沒有反抗地被拍了拍頭,狼耳隨著對方的動作垂低下來)你也辛苦了。…雖然沒贏。」
Immortal 「◆梵皇 那是懲罰吧,力量不夠才被吊上去之類的(指了方才在自己頸部留下的勒痕 是說怎麼突然提起這個?感覺沒頭沒尾,還是我忘了啥?」
Code: Sariel 「◆毀滅使者 ......我就當作是讚賞吧。在戰場上,沒有足夠的決斷力是很容易死的。」
梵皇 「(畢竟在強大的力量面前,不論是不是追隨者,都將是盤中飧呢……)」
毀滅使者 「◆Immortal 我覺得那幾個字妥妥的寫在他的臉上了。」
Dominator 「◆Immortal 你就慢慢為這種可笑的困擾苦惱吧,在你們還有利用價值的時候,我會勉強自己將智商降到和你們相同的水平以便溝通,所以如何稱呼倒也無所謂。」
Immortal 「◆Mad Paradox 確實是沒錯(搔髮 嗎,總之你辛苦了(拍了拍對方的頭」
梵皇 「◆Immortal 那麼,理解成代替主人前往地獄的職責怎麼樣? 」
斥魂 「....(這裡似乎也沒有....女神大人的氣息)(瑟縮角落)」
Immortal 「◆毀滅使者 我都從外表取的--例如你,電源眼睛。 雖然感覺可能蠻合適的。」
毀滅使者 「◆Code: Sariel 只有丟出訊息卻沒有指示,女王的判斷力令人欽佩。(別過頭)」
Immortal 「我追求的力量可不是拿來咬同伴的。」
Mad Paradox 「◆Immortal 沒事。(晃了晃頭)你至少擋了吊。」
毀滅使者 「◆Immortal 有個挺適合他的,心理變態如何。」
Immortal 「◆梵皇 當然,是這樣沒錯,但那個狀況跟這個狀況可完全不一樣。」
斥魂 「.......(女神大人.....只想、侍奉您」
Immortal 「◆Dominator 我完全聽不懂但我知道你在虧我,混蛋馬尾--不對你剪頭髮了…怎樣我要怎麼叫你阿,嘖。」
斥魂 「....(沒有主人的關係,也算獲勝...」
梵皇 「◆Immortal 少年,你難道不是作為力量崇拜者的人嗎…(打量著對方)」
Code: Sariel 「◆毀滅使者 沒事,我明白你的立場。(試著微笑,不過似乎沒什麼變化)」
Immortal 「◆Mad Paradox 阿-沒派上用場,抱歉阿,因為我覺得你是村那邊的職業來著。」
Dominator 「◆Immortal 或許是因為你的本質比起靈長目而言更接近食肉目,才總會被分配到這樣的結果吧,呵呵。」
毀滅使者 「◆Code: Sariel 抱歉,指示沒下清楚。」
Immortal 「◆毀滅使者 狡詐不到阿(翻白眼」
梵皇 「結束了呢。」
Code: Sariel 「......辛苦了。(嘆氣)」
Dominator 「總算結束了,這場可笑的鬧劇。」
Mad Paradox 「中:啊 原來 真占 註冊了(狼側醒醒)」
毀滅使者 「◆Immortal 開心點,至少你不是狡詐的狐狸了。」
斥魂 「嗯.....結束、了」
Immortal 「我什麼時候可以好好當個人。」
遊戲結束:2018/02/25 (Sun) 00:2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