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裏闇村 [5210號村]
~裏闇,無村犧、副顯。~
實際時間制 日: 4 分 夜: 2 分[4:2]初日犧牲者靈界資訊自動顯示裏・闇鍋模式登場系列通知不顯示副職業敘述副職業限制:簡單
1 2 3
GQ5ZTY5Z 初日犧牲者
√3点
 (dummy_boy)
[共有者]
[反逆者]
(死亡)
zU0OTEwN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今日悲劇:玉風。
 (兔兔)
[人狼]
[會心]
(死亡)
jc1MGQxY 羽翼可愛小正太
 (111)
[村人]
[燕返]
(死亡)
TJjZDc5N 幻玥琳
聽說上一村三靈w
 (qazqaz2210)
[占卜師]
[氣分屋]
(生存中)
WM0OWEzZ 麻糬
 (wade)
[狂人]
[怠惰者]
(生存中)
TJiMzY5M 某光★
剛剛是神麼巫術?
 (wwwwww)
[占卜師]
[不運]
(死亡)
TRlYmY2Z 劍城京介
 (Phantom)
[狂信者]
[稻草富翁]
(死亡)
2UzODIwM 人潮中
 (w)
[埋毒者]
[疫病神]
(生存中)
GU0Yzk2Y 銀河美少年
 (Getter)
[暗殺者]
[旁觀者]
(生存中)
村莊建立:2012/08/28 (Tue) 18:57:34
五芒星魔法天仙 來到了幻想鄉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來到了幻想鄉
羽翼可愛小正太 來到了幻想鄉
幻玥琳 來到了幻想鄉
麻糬 來到了幻想鄉
五芒星魔法天仙 「還是歡樂村嗎?」
羽翼可愛小正太 「大概吧...」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麻煩看看開村簡介跟名字謝謝」
某光★ 來到了幻想鄉
五芒星魔法天仙 「喔」
五芒星魔法天仙 對 五芒星魔法天仙 投票踢出
五芒星魔法天仙 被踢出村莊了
<投票結果重置,請重新投票>
劍城京介 來到了幻想鄉
羽翼可愛小正太 「神奇的巫術~」
幻玥琳 「昨天有個全輸的裏闇場(?
也有一個全贏的裏闇場(?」
劍城京介 「太扯了 w」
人潮中 來到了幻想鄉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http://touhou.jigokutushin.net/touhou/old_log.php?log_mode=on&room_no=5198 全勝
http://touhou.jigokutushin.net/touhou/old_log.php?log_mode=on&room_no=5200 全敗」
麻糬 「有時候裏闇開的成只是蠻難的」
羽翼可愛小正太 「摁摁...但是今天就開成過~」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昨天也有開成過啊O 3O/」
羽翼可愛小正太 「摁摁OAO」
羽翼可愛小正太 「開吧?
幻玥琳 「開吧(?」
幻玥琳 「又來了(望狗狗」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唉」
銀河美少年 來到了幻想鄉
幻玥琳 「回神啊(戳」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表示抗議
遊戲開始:2012/08/28 (Tue) 19:05:00
登場系列:村人系1 占卜師系2 共有者系1 埋毒者系1 暗殺者系1 人狼系1 狂人系2 (決定者系3) (權力者系6)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人狼) 「O_O」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人狼) 「ㄍㄋㄋ(X)」
劍城京介的自言自語 「狂信者 ...」
幻玥琳 對 銀河美少年 占卜
麻糬的自言自語 「不~」
麻糬的自言自語 「我不喜歡狂人啊有不愉快的回憶」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對 初日犧牲者 鎖定目標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投票時間還有1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某光★ 的下方突然裂出無底深淵,墜落到地獄了
<投票結果重置,請重新投票>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幻玥琳 對 銀河美少年 占卜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對 初日犧牲者 鎖定目標
初日犧牲者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初日犧牲者 成為了人狼的食物)
某光★ 墮落到地獄(未投票/行動)
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初日犧牲者的遺言 √3点
日出, 2 日目的早晨來臨
麻糬 「這麼幸運又當到占?!XD
D1 人潮中 人
銀河美少年 「0.0」
羽翼可愛小正太 「暴斃了」
劍城京介 「某光★ 墮落到地獄(未投票/行動)

這是怎樣?」
人潮中 「小光…」
幻玥琳 「哪怪怪的w」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他是去倒水嗎」
幻玥琳 「裏闇根本沒夢占啊w
D1 銀河美少年 是村」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不是沒獵嗎wwwwwwww」
羽翼可愛小正太 「◆劍城京介 「某光★ 墮落到地獄(未投票/行動)
這是怎樣?」
不是寫了!?」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然後某光大概就是占了吧?」
幻玥琳 「如果是狼暴斃的話就贏了啊ww」
羽翼可愛小正太 「(未投票/行動)」
銀河美少年 「呀呼~得到白單 030/」
麻糬 「遭了?!我.....」
人潮中 「誰有職單…?」
羽翼可愛小正太 「誰能貼一下配置表OAO」
銀河美少年 「村人系1 占卜師系2 共有者系1 埋毒者系1 暗殺者系1 人狼系1 狂人系2 (決定者系3) (權力者系6)」
幻玥琳 「你狂?(望」
劍城京介 「兩占。
不過沒有獵人你們跳什麼啊」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村人系1 占卜師系2 共有者系1 埋毒者系1 暗殺者系1 人狼系1 狂人系2 (決定者系3) (權力者系6)」
麻糬 「沒獵我自己跳出來做啥@@」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狼也不太敢咬吧?怕是狂人之類的」
羽翼可愛小正太 「那就插旗1-5吧~」
劍城京介 「按到大字了 抱歉 (抹臉」
羽翼可愛小正太 「不要跟我說渣占」
人潮中 「(愣」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wwwwwwww」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我都忘了還可能渣www占www」
麻糬 「人側我對不起你們」
羽翼可愛小正太 「我突然想到」
人潮中 「沒村犧 ?」
劍城京介 「首日能行動的只有占卜師和狼吧,這村只有一狼,所以暴斃的肯定是占卜師。」
羽翼可愛小正太 「不過2-4的頭像到底是怎樣OAO」
幻玥琳 「渣共、渣狂好像有看過w
渣占的話 都已經跳占了w」
劍城京介 「沒開村犧!?」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不就是狗狗嗎」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沒」
羽翼可愛小正太 「說不定1-1 2-1都占!?」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有狂人阿 」
銀河美少年 「這頭像超可愛!」
投票時間還有2分,還不投票將會墜落到地獄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對 羽翼可愛小正太 投票處死
羽翼可愛小正太 對 麻糬 投票處死
麻糬 對 羽翼可愛小正太 投票處死
人潮中 對 幻玥琳 投票處死
劍城京介 對 羽翼可愛小正太 投票處死
銀河美少年 對 羽翼可愛小正太 投票處死
幻玥琳 對 人潮中 投票處死
2 日目 ( 1 回目)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0 票投票給 1 票 →羽翼可愛小正太
羽翼可愛小正太2 票投票給 1 票 →麻糬
幻玥琳1 票投票給 1 票 →人潮中
麻糬1 票投票給 0 票 →羽翼可愛小正太
劍城京介0 票投票給 1 票 →羽翼可愛小正太
人潮中1 票投票給 1 票 →幻玥琳
銀河美少年0 票投票給 0 票 →羽翼可愛小正太
羽翼可愛小正太 被表決處死
日落,黑暗的夜晚來臨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人狼) 「啊對了」
劍城京介的自言自語 「兔子主子不要咬我…不要咬我啊 (汗顏」
麻糬的自言自語 「這這是奇蹟?」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人狼) 「我剛剛說的 "不就是狗狗嗎"
是指2-4的頭像。」
幻玥琳 對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占卜
銀河美少年的自言自語 「要殺誰好…?」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對 劍城京介 鎖定目標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人狼) 「咬毒就掰了」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人狼) 「超虐我的哈哈哈」
劍城京介的自言自語 「首日有占暴斃 又有兩占跳,所以我才選擇不跳的啊…」
銀河美少年的自言自語 「總之狼還活著。
人潮中為何投占?」
幻玥琳的自言自語 「要是渣和暴斃的都占 那兩狂不用都跳啊w
我看到隔壁跳就跳了(?」
劍城京介的自言自語 「咬白單吧 拜託了 兔子主子 (汗顏」
銀河美少年 對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鎖定目標
劍城京介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劍城京介 成為了人狼的食物)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悽慘的死狀被發現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被暗殺身亡)
發現了昨日死者的遺書
羽翼可愛小正太的遺言 悲劇了...村CO~
為什麼裏暗村都村啦!!
很悲劇欸!!
天啊!
裏暗跟我有仇!
反正我是可愛的小正太~
ㄌㄩㄝ~死裏暗!
劍城京介的遺言 普通暗殺者CO
N1 - 不能行動
N2

村人系1 占卜師系2 共有者系1 埋毒者系1 《暗殺者系1》 人狼系1 狂人系2 (決定者系3) (權力者系6)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的遺言 村人系1 占卜師系2 共有者系1 埋毒者系1 暗殺者系1 人狼系1 狂人系2 (決定者系3) (權力者系6)

兔子一臉滿身非人味你又不是不知道!偏偏就這場給我當非人啊?
什麼啊真是的。
啊?你說我有什麼非人味?當然是兔味啦!

---
教學:
這場的狂玩法:隨便出占出人家黑!
日出, 3 日目的早晨來臨
[村人勝利] 成功根絕了人狼的血脈。
遊戲結束:2012/08/28 (Tue) 19:15:49
銀河美少年 「OAO」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wwwwwwww」
幻玥琳 「我占狼欸wwwwwwwwwwww」
羽翼可愛小正太 「??」
劍城京介 「.....」
羽翼可愛小正太 「我村啦...」
麻糬 「暗暗殺者?!」
羽翼可愛小正太 「悲劇欸」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狗面那賽」
劍城京介 「為什麼… (黑暗)」
羽翼可愛小正太 「我每場裏暗都村啦!!」
兔子太寂寞會死翹翹 「因為我覺得你超像人的」
羽翼可愛小正太 「狼咬狂!!!
根本!!」
劍城京介 「兔子主子你真的咬我啊 (淚奔」
劍城京介 「我哪有超像人 ... (哭」
麻糬 「自己亂跳也讓真占跳出來了(偷笑」
羽翼可愛小正太 「在一局?」
劍城京介 「我當狼也能被你當作是人就好了 (黑暗)」
人潮中 「?!」
幻玥琳 「反正沒死w」